「那麼,等一下就要麻煩你了。」

一個工作人員和我說,我坐在地板上打著赤膊喝著他們發給我的杯水,心裡很忐忑不安。我下半身現在只有穿著一件泳褲,而且還是比賽式那種超低腰的。前方已經架好了三四架攝影機,還有很強烈的燈光也都打好了,我看到前面的佈景有一個很大的架子,類似單槓那種。對於接下來的一切其實我有點害怕。根據工作人員的說法等一下我雙手會先被高舉綁起來。

「好囉!ODA。我們要開始錄了喔。」一個工作人員走了過來,很客氣地示意對著我彎腰,並用著手勢示意一切的拍攝工作要開始了。4

「喔,好。」這個時候的我心跳加速,畢竟對於等一下要發生的事我一點概念都沒有。更何況這是我第一次......。事情就要從三天前開始說起。



「這位先生,可以打擾一下嗎?」當時的我走在要去書店的路上,突然有一個人叫住了我。看看他的打伴穿著西裝看起來很像是上班族。接過他的名片之後我整個人都傻了,「PLAY。專門拍G片的公司」

.怎麼會,靠!拍G片的竟然找上我。我今年二十歲,是大學生,平常很愛看A片,每天看完後總是興奮難耐每看必射。拍A片的找上我就算了,竟然是同性戀的..

雖然當時我很猶豫,可是對方給了我非常好的價錢,這價錢是我這一輩子從來沒有聽過的數字。原來拍一次G片就可以賺這麼多錢,我心理想,也不過就是被男人捅一下肛門這樣而已,覺得很好賺,於是就一口答應。

他們請我坐上車後,到一間小房間。類似是他們公司的地方。

「請問你怎麼稱呼?」

「小田。」

「你的體格真的不錯。」

「謝謝。」我雖然不是體育大學的學生,但是我平常都有游泳的習慣,膚色也都曬得蠻黑的。

「那小田先生,麻煩你先把你全身的衣服脫掉,我們想先檢查一下你的身體看看合不合乎我們的要求。」

於是我全身都脫了,在場有好幾個工作人員還有類似執行製作,導演等人。在這麼多男人面前被看光還是第一次,而且又是以檢查的眼光,這讓我害羞了起來。

「可以的話,小田先生,我們現在會摸一下你全身。想勃起的話就勃起沒有關係。」

「喔..好。」我點點頭,還沒等我說完已經有兩隻手朝著我胸肌捏去。

「嗯,很厚,不錯不錯。」

「你奶頭敏感嗎?」

「應..應該吧。我也不太清楚...啊啊...」工作人員用著手指輕輕地碰到了我的奶頭,朝著奶頭繞著圈。

「可以。有感覺。」

有個工作人員把我的雙手放到後面,然後一手就往我的屌那邊摸去。他把屌舉起看了看,然後摸摸那兩顆卵蛋,又要求我把腳張開檢查我的屁眼。

「OK小田先生。有幾件事情希望你能夠配合。」

我心裡一邊想是什麼事情一邊把衣服穿好。

「我們希望你這兩天都不要自慰,我們保證當天會讓你非常的舒服。還有拍攝前兩個小時先來我們公司報到,我們先幫你確認肛門裡有沒有很多的髒東西,必要的時候我們會先幫你清理一下裡面。」

「喔..好..」清理?裡面?雖然我有點不懂不過他說什麼我也沒有多想的餘地。

我的眼睛被蒙了起來,現在什麼都看不到。兩手被高高地手銬銬在架子上。我的胸肌被很明顯地撐開,然後身旁有兩名調教師準備開始要調教我,泳褲很緊我覺得有點難過,但是在影片上看起來卻是很大一包,非常養眼。

我感覺到一隻手從我的耳朵撫摸下來,沿著我的耳緣到脖子,因為視覺被剝奪所以感覺更加強烈,我不經意地搖了一下身體。另外一隻手摸著我的胸肌,然後碰到我的奶頭。

[「奶頭黑黑的很性感呢。」

「啊啊啊...啊啊..」那隻手不停地在奶頭上畫圈圈,一會兒又用指尖勾著我的奶頭,有一種好奇妙的感覺。接下來又有一隻手弄著我另外一邊的乳頭,此刻感覺又癢又爽,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好想快點有人來摸我那被緊緊包住快透不過氣的屌。因為緊身泳褲的關係讓我那種好像有人在摸卻又不是的感覺很強烈,讓我更想追求別人的撫摸!

「啊啊...嗯..啊..喔喔~喔..」兩邊的奶頭都被攻擊的狀態下我兩邊的奶頭都硬了起來,突然一個舌頭對著我的奶頭舔了起來,我整個人大聲地叫著,然後響著手銬因身體搖擺的撞擊聲。

「啊啊啊啊啊...!!」這是..什麼感覺。他對著我的奶頭又舔又咬,不時地吸著,有時又沿著乳暈舔著,我控制不住地一直搖著身體,但手卻被騰空綁著。

「很爽吧?」

「啊啊~~啊啊啊~~~」有時候他們兩個一起用著舌頭舔著我的奶頭,然後沿著舔我的腰,背後,胳肢窩,肚臍,現在我才知道我的身體有多敏感。這麼多的快感攻擊著我卻因為被拘束的熱屌而無法得到解脫,現在的我也只能不斷痛苦地呻吟,我相信現在的我在帶子前面應該很淫蕩吧。因為燈光的照射我已流了滿身的汗,還有他們也在我身上倒了水性潤滑劑。

潤滑劑佈滿上半身,調教員把那些潤滑劑均勻地抹著,然後又開始用手指挑弄著我的奶頭。整個身體在鏡頭前是只漂亮的放蕩的野馬,肌肉均勻的分佈著,挑動著所有人的視覺。

我又發出了呻吟,因為調教師把潤滑劑順勢往我的屌抹去。這種感覺真的是好爽,爽到我一直大叫,比單純用手打還爽。因為泳褲緊緊包著,那種壓迫睪丸的快感,讓我不停地浪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

「舒服嗎?嗯?」他一邊說著一邊上下遊走,從屌到跨下,都沾滿了潤滑劑,成為半透明隱約中透出我的屌型。上面的奶頭則是被不停地吹著,弄著,身體不停地搖擺著。

「呼..呼..啊啊啊啊~~~啊啊~~」

我現在只想要求求他們不要在摸我的屌了我覺得我快受不了,那種被間接觸摸的快感和不快感,只會讓我想要更多的刺激,我想要解放啊!

這個時候我的泳褲被扒了下來,但沒有完全脫掉,而是放在我那兩顆睪丸的下面,把我那兩顆球撐住。屌感覺到手掌的包覆,這時候的快感終於直接地傳來。調教員開始替我做起活塞運動,而且因為泳褲頂著睪丸的關係讓我更加有快感,然後我上面那兩顆黝黑不停地被攻擊,干女人都沒有這麼爽過。

「啊...啊...」不停地我擺著頭,搖著身體,感受著四處傳來的快感卻被拘束的痛苦。這個時候我的眼罩被拿下來了。

眼前我看到好幾架攝影機,就這麼無情地對著我拍著。兩手被高綁在架上這麼可恥的姿態,我前面的分身竟然直直地站立著。胸前那兩顆奶頭已經被挑逗地直直地站立著硬得不得了,只要被調教員手指一碰到就敏感地不得了。另一隻手上下套弄著我那快要噴火的大蛇,發出因為潤滑劑滋滋的聲音。 我的緊身三角泳褲終於被扒了下來,接著調教員的手從我的大鳥順勢向下摸去,又抓又捏地玩弄著我那兩顆卵蛋。他先慢慢地摸著,像在擠牛乳般上下抓弄著,另一隻手不忘搓一下我的大屌,馬眼早就流出了一大堆透明的汁液。

「啊啊啊啊~~~」好爽,我現在才發現原來玩弄奶頭和卵蛋可以這麼爽,以前我都不知道只是我還沒有被開發罷了。另一個調教員走到我的背後,雙手開始大把地抓著我的胸肌,然後不時地碰到奶頭,然後繞圓地攻擊著奶頭四周。我覺得我快要到崩潰邊緣了,身體因為快感不停地搖晃試著尋求解放,卻又無奈於被綁住的雙手。

「啊!!喔~~啊!!」突然間我身體急速地向上,手煉同時也發出了極大的聲響,另一個調教員也花了不少氣力才把我抱住,原來是調見員的手指朝著玉袋下面那條線滑到了我的股溝,瞬間好像有一股電流,讓我馬上受到刺激。邊叫邊跳著我就很像是剛被抓上岸的魚一樣。這種感覺很奇妙,很癢但又很爽。調教員手指輕輕地搔弄著股溝,陰囊來回不停地攻擊,我的身體也搖得不停,頭不時地抬起來又向下擺,從畫面裡看來一個高壯的男人竟是一直在掙扎,臉上表情卻又很爽,拍片現場被淫叫聲充斥著。

調教師玩弄完我的股溝之後我整個人已經欲仙欲死,另一個調教師仍不放過地一直玩弄著我那兩顆奶頭。有時兩手一起,有時用舌頭,然後底下那位手指也滑到了肛門口,冰冰的潤滑液碰到我的屁眼時令我縮了一下下。

這讓我意識到接下來就是輪到我的屁眼了,也就是我從來都沒有被開啟過的一道密門。調教師的手指在肛門開口不停地轉啊轉,另一隻手把我的腳扳開,然後不時地按摩著皺折。

「啊啊啊啊啊啊啊~~~!!!!」

調教師舌頭無情地舔著,頓時我感覺好像有千百萬隻螞蟻在爬,這種感覺既癢又爽,言語根本無法形容。我從來都不知道,被舔屁眼竟然可以這麼爽。我不停地叫著,大聲喘氣,下面的屌一直是有精神地高高站著,爽叫到我口水都不自覺地流了出來。

「很爽吧?很爽吧!」調教師說著,然後又倒了更多的潤滑劑,胸部等重新又滑滑亮亮地,另外調教師也沾了一點在他手指,仔細地在我肛門四周塗抹著。

「啊..啊..啊..啊..」

然後,調教師用力地插入他的食指,頓時我感覺到一陣劇痛,冷不防地我大叫了起來,表情扭曲又僵硬。

「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那真的很痛,而且我覺得調教師是故意突然用力地伸入,好讓我更瘋狂地叫著扭著自己的身體。我的小菊花緊緊地夾著調教師的手指,像是要把它吃掉一樣地面對外敵的侵入。慢慢地慢慢地,調教師一寸一寸地挺進,當然越裡面就越緊,我就越痛。

另一個調教師親著我,讓我無法叫出聲來,這也是我第一次和男人接吻。嘴巴因為被封住而只能發出悶哼聲,下體被一根食指進進出出地侵犯,奶頭還是高高直挺挺地,潤滑劑和不時掙扎而流下的汗融合,開始滴到地板上。現在的我什麼都不管了,不管我拍起來是多麼淫蕩多麼沒有尊嚴,我現在也只想瘋狂地淫叫著,搖擺著身體。

調教師絲毫沒有要停止的感覺,手指抽動的速度反而更快。我的緊穴不停地吞食著調教師的手指,每一次的推送感覺都好強烈,應該是因為前列腺也被緊緊地刺激著吧。突然調教師的手指開始急速地振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叫聲好似震動的波傅一樣有頻率地傳出,更直接地刺激著我緊緊黏著他手指的直腸內壁和前列腺,我不禁更加激動地搖擺著我的身體和大聲嚎叫。

另一位調教師移開了我的嘴巴,一隻手又捏弄著我的奶頭另一隻手玩弄著我的分身。本來是很痛苦的感覺可是分身被一摸到突然從陰莖底部傳來劇烈的快感!這種感覺好舒服,「啊~啊~啊~」我還要我還要更多,快,再快一點套弄我的屌!!

突然屁眼裡的手指被抽了出來,但調教師還是繼續在套弄我的屌,只是速度慢了下來。他站了起來拿著旁邊擺放在地板上的道具,經他這麼一拿我才發覺到在我旁邊的小平台上(當然攝影機是沒有照到)放著三四個類似道具的東西。我不太清楚那些東西是幹嘛用的,看著調教師拿個一根綠色的,不算粗的類似棒子的東西。前面的頭是圓的,而且比根粗一點。

這時候我的手被放了下來,終於不用再被綁起來了。調教師把我放了下來,然後把我的身體擺放在地上,沒想到我才自由一下下的手又被張開成大字型各綁在左右兩邊的柱子上。這時候的我在畫面上胸肌被誘人地撐開,兩顆碩大挺力又黝黑的奶頭和乳暈,隱約可以看見腹部的腹肌線條。

「啊啊啊~~」這時調教師又挑弄著我的乳頭。他們把我的腳張開,我在攝影機的畫面裡看到了我的菊穴開口。因為潤滑劑反射著,黑黑的旁邊有一些毛整齊地平梳在兩邊皺折肌上。這樣的我自己看了都害羞了起來,因為在畫面前是多麼誘人挑逗人的姿態。

調教師又用手指探了探我緊緊閉合的開口,又讓我叫了幾聲。然後看著他在綠色的按摩棒上塗上潤滑劑,然後圓形狀的頂端頂著我的屁眼口繞了幾圈然後塞了進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因為比一跟手指粗,所以比剛剛還痛。這時另一個調教師幫我手淫著,但是那痛苦和剛剛不一樣並沒有馬上消失變成快感。屁眼緊緊地夾著這跟綠色按摩棒在畫面裡看起來極具挑逗人之能事,調教師不放過地更挺進了那根按摩棒,然後往後拉,又挺進,又往後拉,速度不知不覺地加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呈大字型被拘束的雙手不停搖晃著但還是無法減少痛楚。可是雖然是這麼痛我的馬眼還是流出了晶瑩剔透的前列腺液。

持續了幾分鐘之後調教師把按摩棒快速地抽了出來。

「啊啊!!!」突然屁眼感覺一陣空虛,竟然還想要被塞東西。不過我不用擔心了,因為我看見調教師把按摩棒放回原地然後從小平台拿了一個藍色的跳蛋....

調教師一手抓著電線,一手扭開開關,跳蛋就在我的眼前滋滋滋地叫了起來。我心想,這是要幹嘛的,心中不免緊張了起來。調教師把跳蛋移到我的屌上,輕輕地碰了一下,我馬上就「嗯哼」地呻吟了起來。震動的跳蛋一下子帶來好大的刺激,不過調教師並沒有久留,不停地在屌身和龜頭之間遊走,不時地還碰了馬眼,還會朝著睪丸震動。

「啊啊啊~啊啊~」震動的感覺真的很爽,尤其是放在我跨下的時候,那種感覺真是無法言喻。突然另一位調教師把我的雙腳舉了起來,並且大大地分開,就這樣我的屁眼又更加清楚地展現在鏡頭面前。突然一陣觸電般的感覺,我大力地挺著我的胸肌,腳不由自主地縮了起來,還是調教師勉強把我抓住我的腳才能維持著「大」字型羞辱地開著。

原來調教師的跳蛋移到了我的屁眼開口,高速的震動刺激著一片片皺折,快感直接地導入,那種感覺很難形容,但此時此刻我只知道一件事──爽。簡單地說,就好像是一直在快要射精邊緣,但還沒有要射精的那種極度快感。我盡情地享受著,臉陶醉地淫蕩著,浪叫地口水都沿著下巴流了下來。

突然,我感覺到開口被撐大,劇烈的痛突然從屁眼傳來。調教師把跳蛋無情地塞入我那緊緊的屁眼,從畫面上來看跳蛋一瞬間就被我的開口吸入。

「啊啊啊啊啊啊啊!!!!」跳蛋在我的肛門裡無情地肆虐,而我的手就算再怎麼掙扎還是被牢牢地綁在柱子上動彈不得。調教師把開關高高舉了起來,在鏡頭裡可以看到我的臉,被大字型張開的大腿,被綁起來的雙手,從屁眼露出來的電線和調教師握著開關的手。調教師故意對著鏡頭轉著開關,突然間跳蛋的速度加快,我的表情瞬間更加痛苦扭曲,從畫面上看起來非常刺激。

「嗯啊~啊...啊...啊.....」高速的振動又使我的馬眼流出被刺激的前列腺液,調教師抓著電線,我以為這酷刑終於可以結束了,誰知道調教師只是慢慢地把跳蛋拉出來,開口被擴張又被強烈地振動著,然後跳蛋露出一半後調教師就用手頂著,不讓跳蛋滑出!就這樣我的開口現在被強烈地刺激。

就這樣玩弄著我之後,調教師又把跳蛋塞了回去。「啊啊..」

然後過一會兒又拉了一半的跳蛋出來,重複著剛剛的動作。我知道我現在無能為力,只能任憑變態的調教師玩弄著我的屁眼。

突然,另一位調教師朝著我的臉這邊走了過來,我的視線看到的是他的三角褲中屌漲到不行的形狀。他把褲子拉了下來,一條狠狠脖起的大屌就這樣在我眼前晃著。它慢慢地接近我的臉,然後嘴巴,「噗滋」一聲地他就把他的大屌塞到我的嘴裡。粗屌一瞬間漲滿著我的嘴,剛開始甚至有窒息感。他開始推著我的頭,幫著吸舔著屌。

「啊..啊..啊...」聽到了他爽叫的聲音。在吸的時候我的眼睛餘光瞄到另一位在用跳蛋玩弄我的調教師從旁邊拿起了一個東西,仔細一看,不正是綠色的跳蛋嗎!?正在讓我幫他口交的調教師故意壓著我的頭不要讓我往那邊看,但是我大概已經猜到他們要做什麼了。我開始不停地搖晃著身體企圖想要阻止,但被調教師強壓著身體。

我感覺到我的開口又被撐大,接著一個強烈振動的跳蛋又進入了我的屁眼!!

「嗯嗯嗯嗯嗯嗯!!!唔嗯嗯~~~嗯嗯嗯~~!!!」雙倍的振動強烈攻擊著我的直腸,但是嘴巴裡被塞滿著大屌,完全無法大聲地叫出來,只能發出一下嗯嗯唔唔的聲音。現在我的體內有兩顆跳蛋!!藍色和綠色的電線就這樣在我的肛門開口外垂著,調教師還不停地拉著電線,使得跳蛋在體內移動著..。畫面看起來我的表情十分痛苦,皺紋都擠出來了。調教師便開始摸著我的屌,試圖讓我覺得舒服一點。前列腺的雙倍振動加上被撫摸的巨根突然產生了巨大的快感,還是讓我大聲地叫著。

我覺得調教師絲毫沒有要讓我脫離酷刑的意思,一邊替我手淫一邊站了起來,後來也掏出了他的大屌,就這樣兩個人的屌把我的嘴巴都塞滿了,突然間都是男生屌的味道。我不敢想像這個畫面,裡面的男優被綁著手,腳大字型高舉,裡面塞著兩顆跳蛋,兩位調教師不停地用著他們的大屌操著男優的嘴巴,兩顆黝黑的奶頭和垂頭喪氣的屌,縮地緊緊的像乒乓球般大小的睪丸....最重要的是被屌塞著的痛苦呻吟聲。

「唔~~~唔~~~」

兩個調教師無情地對著我的嘴抽插著,那兩顆跳蛋也在我的裡面無情地振動著,連我都可以聽到兩顆跳蛋相互撞擊的聲音。突然一個調教師把他的屌抽離了我的嘴,又走到我的屁眼那邊。調教師拉著其中一條電線,然後跳蛋就開始向我的開口擠。一個振動的東西在裡頭穿梭的滋味實在不是太好,尤其是到開口的時候,由一條極細的電線突然擴張成一粒跳蛋的大小,加上又是強烈的振動..。

另一個調教師把屌也抽了出來,兩隻手指分別逗弄著我的奶頭。

「啊啊啊啊啊~~啊啊~~~」調教師並沒有把那顆跳蛋拿出來,而且就這樣維持一半在外一半在那的狀態。這種感覺好像是在排便的時候,括約肌持續用力著卻得不到解放的痛苦感覺。然後調教師又放手,跳蛋馬上自己被吸回去,突然又是一陣填塞感,跳蛋又回到我體內振動著。

「啊啊...!!啊啊..!」

「如何?很爽吧...?嗯?」

我只是一直啊啊啊啊地叫,說不出話來了。調教師持續著讓跳蛋時而一半體內一半體外時而又讓跳蛋塞回,就這樣玩弄了我大概快要五分鐘,終於,他把第一顆跳蛋拔出我體內了。

「啊啊~~~~~」

「怎樣?還想要對吧,屁眼都空虛了咧。」調教師一邊說著一邊來回摸著我的屁股,然後一根手指又伸進了我的屁眼攪弄著另一顆跳蛋。之後也把那顆跳蛋拔了出來,我的括約肌瞬間張大後馬上又緊緊地縮了起來。黑色的,帶點毛的菊洞不時地伸縮,緊緊地關閉著。突然,他又再度塞入了一顆跳蛋,且是以非常快速的動作。

「啊!!!啊啊啊啊~~~!!!」才剛緊緊閉上的括約肌馬上又被強制括張。一下子,調教師又把跳蛋拔了出來,然後,在洞口周旋了一下之後又塞了回去!!注意看了一下,才發現我的屌雖然縮得小得可憐,但馬眼上卻沾滿了因為前列腺被刺激而產生的玉液。

算一算從拍片到現在至少也過了四十分鐘了,打從心裡不禁開始佩服他們玩弄男優的招術。但是我心想,這麼久了差不多也該是屌進來屁眼裡了吧,難道他們想要拍兩小時我的特集嗎?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突然聽到調教師說著..

「好,差不多輪到我的大屌了。」說著,調教師熟練地戴起保險套,抹了一點潤滑劑...子彈上鏜,準備要發射了。可是,喂,有沒有搞錯啊!跳蛋還在我的體內....不、不會吧..他們打算這樣幹嗎?喂..喂...



調教師就這樣,插了進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痛啊...」就算之前被跳蛋還有按摩棒調教很久了,我的屁眼畢竟還沒有適應這麼粗的棒狀物體。調教師的屌又大又粗,不留餘地地塞滿了我整個直腸。加上頂端還有個跳蛋,因為屌挺進的關係被頂到更深入的地方,... 「啊啊..啊啊..啊啊....」調教師不停地一進一出,揮霍著他的巨根。不停高速震動的跳蛋在直腸裡不停地更換位置,一下到前面一下又到深處,調教師挺進的力道有越來越強的趨勢,我覺得我的屁眼一張一合地更加快速也更加痛苦。不過我痛苦的呻吟聲,他似乎是完全沒有聽到就對了。調教師跪著,大腿的肌肉小腿的肌肉很明顯地浮出,因為他正在用力地抽送著。腰部靈活地動著,可以想像每一次的衝刺,都是挺入內部深處的巨炮。

這時另一個調教師又把他的屌塞入了我的嘴裡,那種男人屌的味道又再度充斥著我的鼻子和嘴巴。

「唔..唔..唔...」那位調教師也開始在我的嘴巴裡抽送,而這個時候我屁眼裡的大屌慢慢地拔了出來,然後塞著我的嘴的調教師把我的腳高舉了起來,現在這樣我的屁眼是正對著天花板,羞辱地張開著。我看到攝影機不停地對著我的屁眼特寫,然後調教師又把一隻手指插了進去抽送了一下又拔出來。

接著,調教師拉著電線,我體內的跳蛋開始往洞口移動。雖然總算要把這個快讓我發狂的跳蛋拔出來,但在移動的過程中實在還是讓我痛苦不已地叫著。跳蛋現在移到了屁眼開口,然後強迫使我的屁眼張開,那又是一種極大的痛楚。在跳蛋快要彈出去的時候調教師用手指把跳蛋擋了起來,就這樣跳蛋一半在我體內一半在外面,我的洞口被撐開又被強力震動。

然後我看著調教師又把他漲大的屌移了過來,雙腳站在我的身體旁邊,調教師慢慢地向下蹲著有點類似半蹲的姿勢,然後用手扶著他的屌,頂著跳蛋──一瞬間,挺了進來,屁眼在極快速的時候閉合(因為跳蛋整顆又塞回去)又被撐開(調教師的巨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痛得大叫,但嘴巴卻又被雞巴塞住只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因為我現在的整個是直立的狀態,屌可以更加深入地貫穿我的直腸,我覺得感覺更強烈,更加痛苦。調教師又開始快速地抽插了起來,兩隻腳被高高地舉著,調教師另兩隻手按在我的胸肌上,然後運用著腰力幹著我垂直的屁眼。

跳蛋終於被拉了出來,隨即我的雙手也被鬆了綁。調教師的屌抽了出來的我一度呈現軟癱狀態,被調教師拖行著,然後調教師要我把身體移起來,趴著,對,現在的姿勢就像是狗一樣。鏡頭上是低著頭的我,在被身體遮住光下的黑暗中隱約可見的乳頭,以及縮得小的可憐的分身。調教師走到我身後,用手套弄了一下他大得發漲的屌,另一位調教師走到我的前面,又把屌往我的嘴裡塞。他半跪著,而我的手臂直立地撐著,雙腳被打開,調教師用手指搓一搓我的屁眼之後又向前狠狠地挺進──

「啊啊啊啊啊!!!!」我又再一次痛得大叫,屁眼因為剛剛的抽出而又收縮得更緊了,一瞬間又承受巨大的入侵。調教師大力地進進出出,不停地發出噗吱噗吱的聲音,而我的屁眼則是承受一次又一次痛苦的撞擊。在我嘴裡的屌也不停地挺進挺出,時時我都覺得快要碰到我的喉嚨了。而這時在我前面的調教師坐了下來,並且用手壓著我強迫我的嘴巴要跟著他的屌移動,於是我必須要用腳尖墊著於是這個姿勢讓我的屁股又更高了。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更加強烈的痛楚陣陣傳來,因為屁股抬高的關係屌可以更加地深入,然後又因為現在整個下半身的著力點只剩下腳尖,於是一直往腳部用力讓屁眼被穿刺的時候更加敏感。調教師這時用手撫摸著我的蛋和屌,突然痛的感覺總算有一點消除了,只是不停的活塞運動還是讓我痛到快發瘋。

就這樣干了大概有五分多鐘,有時候抽插的速度慢下來,有時候又突然加快,這樣搞得我快要虛脫了,不禁一直問著自己這場惡夢到底什麼時候會結束。

現在調教師又把屌抽了出來。屁眼又一陣緊緊地收縮。調教師雙手又開始玩弄著我的奶頭,一下撥弄一下上下來回移動,玩了一下之後馬上又站到我身後,蹲好,大屌又毫不留情地插了進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次調教師一插進來就拚命地衝刺,每一次都大力地直抵我直腸的最深處,我感覺整個人都要被貫穿了。現在的我,只是一個踮著腳,嘴巴吸著屌旁邊不時有口水流下來,屁眼被大屌不停挺入,不停發出淫蕩聲的男體,任憑他們擺佈。調教師拚命地幹著,干到都有白色的汁液從屁眼沿著我的屁股流了下來。

突然我覺得調教師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了,然後也越插越用力。耳邊只聽到調教師大聲地喊著:「要、要射了!我要射了!!」然後猛地抽出燙得發漲的巨根,「啪」地把保險套撕開,手中不停地套弄然後一股股白色的精液就這樣噴了出來,沾滿了我的背上。

隨著調教師的高潮攝影師馬上先喊了卡,然後那個調教師用很快的速度把自己身上的精液和我背上的精液擦乾淨。一邊擦的時候一邊笑著問我剛剛還好嗎?我以為已經拍完了,酷刑終於快要結束了,在一旁的攝影大哥們也都沒有在拍。不過我錯了,當我的餘光瞄到另一個巨屌聳立的調教師,又把剛剛綁我的紅繩拿起來向我走過來的時候。



「先把他兩手綁在單架上,好了先就預備位置等我喊卡。」

我的雙手又被綁住了,以鮮明能挑逗人視覺的紅色。這個時候,調教師走到我的身後,導演喊了卡,馬上調教師的一隻手就開始套弄著我垂下來很久的分身。另一隻手指悄悄地又探進了我的小穴,然後,很快的速度,完全不留給我準備時間地,又把他巨大的分身放了進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覺得他的比前一個調教師的還粗,簡直快要被擠爆了。當然,手部自然地擺動掙扎著,胸肌的線條在燈光下非常地漂亮。

調教師前後用力地擺動著,我的身體也跟著前後擺動,單架嘎啦嘎啦地響著,我的表情痛苦地扭曲著。每一次的挺入,我就拉長喉嚨地拚命叫著。菊穴不停地被撐開著,發出滋滋的聲音。

另一位調教師又走進了鏡頭裡,手中又拿著剛剛的跳蛋。我心想不會吧,又要承受剛剛屁眼裡被塞著跳蛋干的痛苦,不過這次跳蛋並不是用在我的屁眼,而且隨著一條粗線綁在我的分身上。調教師對著鏡頭轉開開關,跳蛋立即極速地運轉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巨大的快感開始從我的分身傳來,然後藉著後面的前列腺的刺激,痛楚漸漸地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和打槍不一樣令人快發瘋的快感。之後我開始忍不住地瘋狂浪叫,精液就在不知不覺間像噴泉一樣噴了出來,落滿了攝影棚的地板上...

[ Last edited by 龍蛇 on 2009-8-3 at 05:42 AM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