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柏油路面滾燙的厲害,遠遠地矗立著海市蜃樓。所有的工人都到樹蔭下納涼,室內被烤得變成大火爐,沒有人會願意留在裡面。離工作結束的日落時刻還有一大段空檔,他們習慣了各自摸魚,誰認真工作,反而會成為笑柄。
這是午餐後的休息,阿迪知道自己是新來的,不能學老鳥們大方的坐在舒適的木椅上,叨著煙談粗魯的性事幹這... 幹那個的,講話也得要有分寸才行,千萬不能讓人覺得他是個不懂謙遜、自大的年輕人。自己只是個未滿十九歲的小毛頭,就算別人說了什麼有趣的事,也得忍住不笑出聲來。


他回到屋內,繼續抽著風箱,保持窯子內的高溫。他還沒有搞懂所有燒琉璃的技巧,他只知道不可以一下子把琉璃原料塊放入火中,那會使原料破裂。他現在是負責把原料燒成一個個圓的粗製品,那是製作成品的第一個步驟。炎熱的氣溫下,沒有人受得住身上多出的任何一塊布料,幾乎都是半裸著上身。阿迪也是,脫得只剩件洗白了的緊身牛仔褲。長日受火燒烤的古銅膚色、粗重的勞力練出的結實肌肉在陽光的照射下,狀美的令人噴血。阿迪是工作認真,但有時候會分心於因為眼睛吃冰琪琳而勃起的陰莖,搞得腰 不敢挺直,半彎著的模樣,其實只要是男人,一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所以他決定明天要穿松一點的褲子,這樣也比較通風。


他已經完成了五個圓形粗製品,有點累,不知道可不可以休息一下子,他想。跌靠在柱子上,原本拿在手上的鐵棍滑落在已被塞緊的褲襠上。正好,他想有一點能做為酬賞的刺激。微微閉上眼睛,輕輕的上下左右擺動,享受這一刻可能是這個白天最棒的瞬間。豆大的汗水從額頭流過那張天妒的俊俏的臉龐往下滴,隨著擺動而落在胸上,最好直接摘在已經硬起來的乳頭上,他想。火燒出的鐵味,變成了有效的催情劑。嗯~,他的喉頭不自主的發出呻吟。


嘿!突然一個聲音從不遠的門外傳了過來。那是尤恩。阿迪像幾乎要跳起來了,陰莖在幾秒內訊速軟化,他感受到隨著快速的心跳而顫動的龜頭,有點痛,顫抖持續往後延伸到屁眼週邊,他差點因為這樣的感覺而全身酥軟。他試著想要保留這種身體狀態,但有腳步聲逼近,不得不放棄。
這個腳步聲有點詭異,好象在告訴阿迪:我知道你在裡面做什麼,我可要進來了,不管你現在有多爽,請先暫停。但旋即又起了一個念頭:該不會他已經看到我在...,心中一驚。尤恩進門了,阿迪開始後悔自己沒有先 找個開場白,好轉變這個被自己搞得惹火的氣氛。


尤恩,三十一歲,被派指導阿迪一些簡單的工作及環境的熟悉。十年來的高溫似乎在尤恩身上起不了作用,白嫩的皮膚透著血管的青色,發達的肌肉、俊美的五官讓人看了覺得有點不誠懇,像鎮上專門討貴婦人銀兩的小白臉,但他的言行沉著又讓起這種想法的人覺得可恥。阿迪從進工廠後,就一直偷偷垂涎著尤恩的身體。
阿迪看著這眼前的男人,尤恩透著血管的皮膚令他想起自己剛消退的陰莖。尤恩好象在找什麼東西,沒有注意到還靠在木柱上的阿迪。直到兩人四眼交接,尤恩只讓眼神停留了半秒鐘,阿迪驚覺到自己望向尤恩注視而顯呆滯的眼神,回了神,拿起散發鐵 味的催情棒,繼續工作。背著尤恩,他放肆下部再度激昂。


「你要不要一起去?」尤恩問.
「去哪?」阿迪只轉了上半身向尤恩,扭曲的褲頭絞得龜頭一陣悶痛。一眼從頭到腳掃描了一遍尤思的每一寸身體,包括米色麻紗工作褲前一包沉甸物。
「放下你的工作跟我來就是了。」堅毅的口氣,手拿著毛巾。
磚造的房屋後面,有一口井,因為鹵化早已廢棄不用了。四周沒有其他的人,不遠處就是一面山壁,淩空而出的巨大岩塊呈翻騰狀,似在反射? }內心賁張的性欲。
「別這麼努力,這 不會因為你的勤奮而加你薪水的。」尤恩說著,就拾起井邊的水桶往井 頭放,一手緊緊的抓著繩頭。他沒有多說什麼,阿迪也沒有回話。涮~一聲,尤恩把一整桶的水往自己身上沖。「哇~舒服極了,你要不要試試!水很涼!」


阿迪早已顧不得自己下部的反應了,這一切好象是一種預兆,暗示著可以將自己完全放鬆。他走向尤恩,接過水桶汲了水,也嘩~地潑了自己一身濕。他甩了甩頭,用手撥開遮住眼睛的頭髮。他注意到尤恩米色的麻紗工作褲,因為濕透而呈半透明狀,巨棒一覽無遺
「你喜歡嗎?」尤恩說。著實把阿迪嚇了一跳,裝著無知地想取第二桶水。尤恩示意要阿迪把水往他身上潑,阿迪不敢直接從二公尺外直接潑過去,於是走向尤恩,輕柔地倒在尤恩的頭上。水從尤恩的頭滑過脖子、肩頭、胸前、腹部,直到被工作褲給吸收了一部份,才緩緩到達地面,到達他們兩人之間。


此時,他們兩個靠得很近,夠近了。阿迪正想躲開尤恩呼出的鼻息時,尤恩雙手抱住了他的腰,說:我知道你想要。阿迪心跳加速成為原先的兩倍,幾乎快昏了過去。尤恩往山壁走了幾步,點點頭要阿迪跟著來。他們走到一塊岩石後面,停了下來? C
「在這兒嗎?」阿迪發現這 並不隱密,覺得不安全。  
「你害怕嗎?」尤恩說,「他們不會到房子後面的,放心。」


尤恩用手撫慰著阿迪的頭,好象在告訴他:別擔心。阿迪看著尤恩,煞時又感受到性欲的沸騰。尤恩脫下阿迪的褲子,阿迪沒有穿內褲,巨大的那話兒早己等在那兒,屹立不搖。尤恩蹲下,抓著阿迪的臀,用頭把他推倒在岩塊上,一口含上了阿迪的肉棒,用舌頭繞行龜頭的四周,吸著那青春氣味,再隨著大量的唾液吞下。尤恩很行,他甚至連換氣都不必讓喉頭與龜頭分離。尤恩口腔緊貼著陰莖,溫溫的,讓阿迪覺得很舒服,阿迪倒吸了一口氣,崩緊著臀部,順勢將手伏在尤恩的手上,下半身稍往前傾,陰莖完全地被尤恩吞沒了。嗯~尤恩也不時配合自己的呼吸,在後送的同時發出呻吟,氣息從尤恩的鼻子流出。


「不行,再下去就要出來了。」阿迪將尤恩的頭抱著,想要將他的嘴移開。尤恩不從,只是加快了速度、吸力更強,沒多久阿迪就射精了。熱流在原本就很溫暖的口中四處流竄。
尤恩小心地不讓口中的精液外露,一面抽出一面大力吸著阿迪的陰莖,直到最前端的被拉起的包皮,然後站了起來。尤恩脫下自己的褲子,那是阿迪從來想像不到的? 堣o,雄偉的另人起敬畏之心。尤恩將褲子 在地上,要阿迪趴下,阿迪照做,自作主張地把腎部翹起。他這時還沉醉在剛剛的高潮經驗,全身正從崩緊的狀態中放鬆下來。尤恩將口中的精液吐在手中,顯然尤恩吞下了一部份,右手將精液塗抹在阿迪的屁眼並在四周撫摸,左手在搓揉著自己勃發的陰莖。阿迪隨著尤恩的按摩而緩慢移動身體,看起來極有韻律感。


尤恩將食指往阿迪的屁眼 送,阿迪沒有反抗,他繼續著他的律動。尤恩覺得他的身體已經準備好了,跪在阿迪正後方,挺起腰,雄偉得另人興歎的陽具插入,阿迪抖得厲害。
「沒有關係,我受得住。」阿迪深怕自己會失去這次與尤恩身體結合的機會,忍著痛這麼說。其實,他自己也正因為又一次勃起而興奮著。


尤恩抱起阿迪,他們現在是同時跪著的。這是尤恩最喜歡的姿勢。兩人有默契地交合,尤恩也馬上跟上了阿迪的律動。因為肉體衝撞而發出的聲音,很快地消逝在灼熱的空氣中,只剩下精液與青草混合的氣味。尤恩開始沒命地呻吟「歐~嗯~啊~~」,他似乎不怕別人聽到他的吼叫,他就這麼吼著。尤恩拔出了他的陽具,面部扭曲大並大口大口的呼吸著。並沒有結束。尤恩站了起來,順手將阿迪拉起來。他躺在? 扒穭W,角度適切地略呈一個凸字狀。右手拉起阿迪,阿迪不懂該怎麼做。於是尤恩抱起阿迪,兩人現在是面對面,阿迪用腳緊緊地夾住尤恩,仿佛他突然開了竅,他主動將屁眼移到了尤恩陽具矗立處。尤恩放心地躺在岩塊上,阿迪也再度展現了他天生的韻律感,像為一首歌打拍子的上下蠕動。
「我~可以~射進你~體內嗎?」尤恩幾乎是喊出來的問阿迪。
阿迪點頭示意。
啊~~~~~~
他們兩人並沒有停止動作,而尤恩很滿意阿迪沒有草草了事的意思,於是送了阿迪一個吻。
尤恩溫柔吻著阿迪,嘴、脖子、乳頭...阿迪再度勃起的陰莖在尤恩肚臍眼上打轉。
屋裡傳來鏗鏘聲,兩人相望而笑。「只好下次了!」兩人同時忖著。太陽蒸發著兩人的汗水、精液,情欲還留在青草地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