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職業特殊所以我在自己生活的地方我總是把自己同志的身份隱藏得很深,所以每次出差我總是希望能有“艶”事發生。正是基于這種心理所以每次坐火車我都一改往日的矜持,貪婪地找尋著獵物,因爲在別人看來煩悶的車厢氣味却最能激發我原始的嗅覺。故事就是在一次列車旅途中發生的…….

那是一個燥熱的盛夏,單位派我去北京參加一次工作會議,因爲時間倉促,我只好乘夜車前往。臥鋪沒有了,好在人不算太擠,但也沒有多餘的空座可坐,我只好一節車厢一節車厢的找著座位,就在我走到第三節車厢末的時候,我的眼睛呆住了:他30歲的樣子,頭朝著過道,側身蜷躺在一個三人座椅上,上身穿著一件迷彩背心,上臂很發達,把袖口撑的滿滿的;下邊最要命,只穿著一條綠色的軍用八一大褲衩,腰間蓋著一件淡綠色色軍用半袖襯衫,脚上穿著綠色的棉綫軍襪。那條腿全都暴露在外面,結實而且富有彈性。窗口旁的挂鈎上挂著一條軍褲,從穿著上看是個軍官了,軍銜是上尉。

他的座位臨近車厢交接處,對面的座位上放著一個特別大的木頭箱子,可能是聯防員的位子或臨時辦票用的。我小心地在他躺著的地方貼邊坐下,把包放在對面的大箱子上,這個坐姿多少有點彆扭,但不這樣,我怎麽有機會接觸他呢。我輕靠在他膝蓋上,胳膊輕搭在他大腿上,手垂在他的大腿內側,幷在他大腿內側慢慢游動,感受著他結實的肌肉和滾燙的體溫。見他沒有什麽反應,我把手向上移動,揭開了蓋在他腰件的襯衫的一角,他內褲立時展現在了我的眼前,我繼續向上移動,手指輕輕地放在他的襠部,小心翼翼地隔著布內褲感受著他的JJ,開始他的JJ還軟軟的,隨著我的撫摩慢慢地膨脹了,我手指也稍稍加大了力度,幷有節奏地一捏一松,漸漸地他的JJ支起了高高的帳篷,我可以很清楚地沿著他內褲的邊緣看見他黑漆漆的叢林地帶。

我正摸得起勁,他突然改變了呼吸的聲音,嚇得我趕緊把手收回來,我的臉漲得通紅。他睜開眼睛看了看我和他下身,然後緊握著拳頭,高高舉起,胳膊上的青筋根根外露,我以爲他要動武呢,誰知他伸了個懶腰,閉眼繼續睡了。我怎麽還敢放肆,收斂起來。不一會兒,他把靠近椅背的腿支了起來,靠在椅背上,貼著我後背的腿緊緊壓在我後背上。我不由得驚喜:這是對我的默許還是暗示?一不做二不休,我乾脆結結實實靠在了他支起的腿上,胳膊壓在了他的大腿上。

由于他的雙腿已經分開,從我這個角度看,他的褲筒一覽無餘地展現在我的眼裏。這時的我頭腦已經暈了,膽子也大了,手順著內褲褲筒伸了進去,先是感覺到密密的雜草,然後就是緊緊收縮的核桃,我邊用手指輕輕擠壓著核桃,邊觀察著他的表情,他手背擋著眼睛,但我能感覺到他呼吸開始不均勻起來。我那不安分的手更加深入地摸索著,突然碰到了那個硬邦邦的棍子,已經和先前大不一樣了,包皮完整地露在外邊,頂端已經些許粘液,我把它握在手心裏,不緊不慢地把玩著,時而一緊一松地握著,時而溫柔地一上一下地套弄著。有時,他的大棍子還會在握手裏輕輕地抖動幾下。我乾脆把另一隻手也伸了進去,團弄著他的蛋蛋……過了好一會兒,突然感覺他的大肉棒劇烈地變粗變硬,哈哈!他的高潮快要到了,誰知他一把抓住了我握著他鶏巴的手,不讓我再動下去,我可以感到他的精液正一股一股地退了回去,慢慢地他的JJ也不象剛才那麽凶猛了,但還是有少量粘在我的手心上。待平靜後,他坐起身來,似笑非笑地問我到哪下車,我們居然是同一個目的地。還問我什麽時候坐在他旁邊的,我反而不好意思起來,見我尷尬,他主動聊了起來。他是XX部隊的副連長,早就結婚了,不過老婆孩子都不在身邊。

一次他們連會餐,他被戰士們灌多了,都不知道怎麽回的宿舍。只記得他醒的時候軍裝已經被吐髒了扔在了地上,光著身子,身上只剩下一條子彈內褲,一個戰士正撫摩著他的大腿,他的JJ不知什麽時候已經漲的老大老硬,可能太久沒有和女人做了,在小戰士的挑逗下他興奮極了,那一夜他們在一起做了三次,除了被小戰士口交,他還第一次做了一回1號選手,用他的感覺來講,那一夜比和女人在一起還刺激。突然他話題一轉:“喜歡我嗎?”我默認了。“跟我來,”他說完就朝厠所走去,進去的時候給我使了個眼色。我太想占有他的肉體了,看看周圍沒人注意就跟了進去。他一把把門鎖上然後緊緊地摟住我,我們瘋狂的接吻,他拼命地裹吸著我的舌頭,他嘴裏散發著甜甜的烟草味道。

我把手伸進他的背心,他的胸肌好發達,我指尖用力捏著他的乳頭,直到他發出了呻吟聲。在他的示意下,我脫下了他的內褲,他的滾燙的鶏巴立刻蹦了出來,青筋暴漲,大鳥沖天,紫色的龜頭透著光澤,太大了,我勉强地將它含在口裏,他指尖伸在我的頭髮裏生怕我吐出來,有幾次插得太深,弄得我直嘔,他邊享受著我的口交,邊隨著我的吸吐發出呻吟。不一會兒,他的聲音大了,儘管他刻意壓制著不發出聲來,但我能感覺出他已經要出來了,突然他猛的把大鳥從我嘴裏抽出來,幾下手淫過後射出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我幫他擦乾淨龜頭,撫摩著他滲著汗水發亮的身體。他突然問我,我也幫你弄出來吧。

我正求之不得呢,他粗魯地解下我的褲帶,拉下拉鏈,連著內褲和外褲一起褪到我的膝蓋處,張開嘴一口把我的JJ含了進去,他的口腔真深,每次都好象要碰到了他的喉嚨,每吸一次,我都渾身發麻,過了一會,他把我的JJ抽出來,用舌頭從上到下的摩擦,他告訴我,雖然和同性作過好多次,但這是他第一次爲別人口交,問我舒服嗎。我靠!我哪里還有那麽多廢話,抓住他的頭髮把我鐵一樣硬的大雕塞進他的嘴裏。可能太興奮了,沒用十幾下,我就感覺要飄了,他好象也感覺到了,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隨著我發出的“啊”的一聲悶響,我射了,滾燙的精液射在了他的嘴裏,他好象幷不介意,依然吸吮著我的龜頭。瘋狂之後的我們反而不知道說什麽了,我們收拾好衣服,先後走出了衛生間,昏暗的車厢內人們還在酣睡著,有誰能猜到一個工程師和一個軍官剛才在翻雲覆雨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