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腳分別被銬在木馬的二側的鐵圈裡,隨著木馬前後的搖擺,深深插進直腸的鐵棒更加肆虐無阻,好痛好難受啊!

「雷,我求你….放了我,至少….至少別把我銬在木馬上,我求求你….啊啊….」彷彿永無止盡,搖晃的木馬帶給羅伊莫大的痛苦。

那個被稱作雷的男人熟稔打好領帶並穿上筆直的深色西裝,他走到苦苦哀求的羅伊面前,欣賞他冷汗直冒的俊顏「怎麼這個玩具你不喜歡嗎?還虧我特地從古董店買回來,只玩一下實在是太浪費了,你今天就好好的待在上面吧!下班回來我自然會放了你,不跟你多說了,晚上見。」看著雷伊消失隱藏一角的樓梯時,羅伊絕望的大叫,等他回來,不如先讓他死了算了。

為什麼自己會落的如此境界…….他己經被雷折磨了整整二年,可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維持一定速度的搖晃,木馬上的鐵棒亳不留情的插入抽出插入抽出,拌隨暈眩讓羅伊視線逐漸朦朧…….他由衷的希望能回到二年前……那個自由滿足的生活…….

火大真的很火大,我看著躺在辦公桌上的B企劃案,在首頁的最上頭打上著雷.漢克的名字。

在昨天之前我是滿欣賞他的,做事努力又幹練,還有一點深受女同事的喜愛,這也難怪了,身高185有著一副好體格,再著那張臉長的也不差,個性溫和內斂,就像個老好人,誰知道呢!至少看起來是如此。

但是我現在卻非常的痛恨他,在昨天和總務課的傑克聊天時,他無意說出了一件足以令我心碎的事情,一直以來我暗戀的麗莎.萊恩小姐居然和雷.漢克有了一腿,在週末的夜晚,他們上床了。

這種事大伙看起來並沒什麼大不了,可是我卻耿耿於懷,我也長的不差啊!為什麼麗莎不選我,還拒絕過我,這讓我非常的納悶自己倒底是那一點比不上雷,論長相我有自信去當明星都不成問題,論事業我花費了近七年的心血,由最低階職員,一步步升到現在營業經理的位置,好吧!我承認我有點小心眼,說我是心胸狹隘的男人也行,這次我一定要雷.漢克付出他傷害我男性尊嚴的代價。

即使經理室的門沒關上,但雷還是維持禮貌在門板上敲了二下,我抬頭看他,向他點了下頭「你坐下。」在這個小房間裡有著一組小而精緻的沙發。

「是,經理。」雷慎重的選了最靠近我的位置坐了下來。

「這份企劃書是你做的嗎?」我再三翻閱然後問他。

雷馬上直起腰身「經理是我做的沒錯。」

「渾蛋,這份企劃案若真實施你知道會造成我們營業部多大的損失嗎?枉費

你身為組長居然這麼不小心,裡頭露洞百出,你說公司往後怎麼敢將重責大任交給你?」我極端嚴厲的責問他。

他似乎愣了一愣「怎….怎麼可能….我明明…..」他喃喃自語忽然站了起來,倒嚇了我一跳「經理,您是不是那裡弄錯了?」他迷惑的看著我。

深藍的眼睛,彷彿將人帶進夏日的海洋世界,一瞬間我竟迷失在那蔚然的藍眸。這問題教我怎麼回答,這份企劃案那裡有什麼錯,只不過是我在找他的碴罷了「算了,你下次注意一點,拿回去重改,好了,你回去做你的事吧!」我三言兩語便將他打發。

我都覺得自己這次的表現相當情緒化,但雷從我手裡接過被退回的企劃,我試圖在他臉上想找出憤怒和不悅的神情,可是,沒有,一點也沒有「經理那我回去了。」

「下去吧!」真是服了這個傢伙,我將臉埋進手掌心,用力擦了下臉,這傢伙真不簡單,同僚都知道,雷是一個相當負責任的人,他不容許自己在工作出現任何一點差錯,可謂追求完美和嚴以律己的人,這次我如此狠批他,他居然沒有」變臉」可真出忽意料之外。

星期五是快樂週末來臨的前一天,下午四點鐘,我忙完了事情,想叫秘書去倒杯茶念頭一轉,算了,自己到茶水間弄,走動一下也好。

拿著銀行贈送的不銹鋼杯,我走進了茶水間,以為沒有人,事實上一個高大的身影正立在熱水器旁。

是雷,他驚訝看了我一眼。我對他點了下頭,打開頭頂上的櫃子,拿了一包紅茶包出來。

「紅茶?我還以為經理喝咖啡。」雷有些訝異的說。

「喔,我平常是不喝咖啡的,我不喜歡苦苦的感覺,很奇怪吧!茶葉比較符合我的屬求,健康又潤喉。」我一邊解釋著一邊把茶包用開水濾過一遍,才放進杯子沖滿熱水。

「我高中有一個同學也不喜歡喝咖啡。」他聳肩的說。

「喔,為什麼?」

「因為他家裡是賣咖啡豆的,他說厭煩咖啡了。」

「哈哈,你那位同學真天才。」我還是第一次聽見這種說法。

「誰知道呢?天才和白癡只是一線之隔」未了,雷還對我眨了下眼。

如果我嘴裡有紅茶,現在肯定會噴了出來,這傢伙搞什麼啊?我從來不知道他原來也會開玩笑。
伸手打算將櫃子的門關上,大概是裡面大大小小的東西沒堆好,二盒咖啡就要往我頭上砸了下來「小心。」雷的手臂護住了我,突然被他拉扯我失去平衡居然跌在他身上(我只比他矮了五公分).…反射性的我像小狗動了動鼻子嗅聞....不屬於自己淡淡的煙草味如草原清新的味道…..

「經理你沒事吧?」他關心的打量我,並將掉落地上的咖啡撿起放回櫃子。

「嗯….沒事,我先回去了。」拿著茶杯我迅速逃回了經理室,唉~雷那傢伙會深受女性的喜愛看來不是沒有道理的事,可靠、夠味道、穩重、精明…….去他的,我幹嘛一直說他的
優點啊?

還是想想明天假日要和那個美媚一同快樂happy才是。

當雷下班後,回家第一件事便是到地下室看看那個傢伙怎麼樣了?

結果羅伊早就昏厥在木馬上面,地上漬了一灘由精液腸液和尿液汗水融成的水漬。

雷也不叫醒羅伊,解開羅伊手腳上的束縛便將他拖了下來,檢查了他的身體狀況,發現羅伊的後庭紅腫不堪,雷在角落找到一個項圈把它套在羅伊的脖子上,將皮製項圈的鐵鏈扣在牆上的鐵環這才離開地下室。

將一回來放在客廳的公文包拿進房間,並脫下西裝換上綿質的黑色休閒服,雷便到廚房做菜,他做了二份,自己在廚房吃過晚餐,清洗過餐具後,把剩餘的一份端到了地下室。

羅伊依然昏迷不醒,雷皺起眉,捉著羅伊的頭髮,啪啪啪地在他臉上甩了幾個耳光,羅伊這才昏昏沉沉的醒來。

「你要洗澡還是先吃飯?」雷給羅伊選擇的機會。

現在他什麼都不要,只想去死。

看羅伊不回答,雷冰冷的又說:「還是你想在木馬上再坐上一回?」

雷的威脅達成了效果,羅伊眼裡帶淚「我現在全身都難過,吃不下飯,想先洗澡。」

雷點了個頭,解開繫在鐵環上的鐵鏈,羅伊因為經過一整天的折磨沒了力氣,只好用爬的跟在雷的後面,雷從口袋掏出了一把鑰匙轉開設在地下室一角的浴室的門「進去。」雷命令羅伊。浴室算是寬大,擠下三個大男人都綽綽有餘。

在雷的監視下,羅伊爬進了乾淨貼著粉藍磁磚的浴室,雷轉開浴缸上的水龍頭將水溫設在不冷不熱剛好的溫度,招來羅伊壓著他的頭,從瓶子擠出洗髮乳清洗羅伊一頭褐色的短髮。拿著蓮蓬頭就往頭上的泡沫沖,一瞬間泡沫和熱水流的滿臉,羅伊難受的掙扎,甚至用手去擋,雷很生氣的關上水壓,將羅伊拖到自己大腿上,手掌直接往羅伊的屁股大力轟了上去,因為受到木馬一天的折騰,現在任何的刺激都會讓羅伊痛不欲生「哇啊啊啊….雷饒了我,別打了……」雷連打了十幾下才停手「你再敢不聽話,今晚就吊著睡。」聽見可怕的威脅羅伊低下頭強忍著淚水。「請不要這麼做,我會乖乖聽話。」

沒有說什麼,雷接續替羅伊洗澡的動作,尤以羅伊的下面雷可謂仔細,用修長的手指挖掘著羅伊的秘穴「好像有點受傷了。」他喃喃自語,仔細的沖掉羅伊身上的泡沫,用乾淨的的毛巾擦乾羅伊,他在鏡子的架上拿了一條藥膏(因為羅伊在雷的虐待下常常傷痕纍纍,所以一些藥品都放在這裡以便隨時取用),擠出藥膏在手指上,雷將藥膏仔細塗抹在羅伊受傷的秘穴後,又再置物箱裡拿出一個丟棄式針筒和四公分高度的玻璃瓶,將針筒的空氣推出,針頭插進玻璃瓶內吸滿消炎劑,直接在羅伊手臂上打了一針。羅伊知道那針筒裡裝了什麼,默不作聲任由雷擺佈。

「你先出去,記得把飯吃了。」雷抬起剛毅的下巴示意羅伊出去。羅伊只好爬了出去,艱辛的爬回自己休息的地方(順便一說,雖是地下室,卻有十四坪大)一個由毛毯鋪設的小角落,看見放在地上的牛排和薯條,他卻一點胃口也沒有,只有旁邊的開水吸引住他,拿起水杯一口氣就把水喝光了,他躺了下來,可是瞥見旁邊的食物又想起雷的交待,他感到害怕,若不吃,恐怕會遭到雷的修理,只好拿起盤子上的刀叉勉強吃完。

雷將浴室整理乾淨後順手鎖上門便回到羅伊休息的地方。他先檢查他有沒有吃飯,看見空無一物的盤子他滿意的哼了聲。抬起腳踢了踢羅伊「起來,現在還不是你睡覺的時候。」羅伊戒懼的問「還有什麼事嗎?」

雷盯著羅伊可憐兮兮的模樣,心想今天也折磨他夠了,姑且放了他一回。

從五花八門的玩具裡,雷挑出貞操環將它套進羅伊的陰莖上鎖住,貞操環上有著一條鐵鏈,雷將鐵鏈穿過釘死在地上的鐵環用把小鎖鎖上「這二天我讓你好好休息,記住別給我搞花樣。」把燈關小後他便離開了地下室。

羅伊拉扯鎖在自己敏感地方的鐵環差點哭了出來,鐵鏈並不長,只有短短的二十公分,這下羅伊只能像隻狗被定在原點,動彈不得了。

雖是如此,羅伊也沒有力氣多想,疲憊的他很快的睡著了。

週末我和大學時代的女性友人一同來到了酒館,我們聊了自己身邊的一些事情,其實艾蜜莉和我從來沒有做愛這層方面的關係,純粹是談天說地的對像

大概是說的太高興我忘情的喝了不少酒,頭昏眼花我居然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是雷.漢克那個傢伙,怎麼他也來這種地方…….

聽不見艾蜜莉跟我說了什麼,我醉的很厲害,連站都站不穩了,艾蜜莉這才驚覺,她苦著一張臉,這下怎麼送我回去是她最大的煩惱吧!

一雙強而有力的臂膀撐住了我,什麼時候艾蜜莉的力氣變大了?連也聲音也變成男的?「妳好,我叫雷和羅伊同公司是羅伊的部屬..…..這是我的名片……」

「喔,雷很高興認識你……羅伊實在是喝醉了,我本來想請酒保替我扶羅伊上出租車…..」

「艾蜜莉小姐,交給我吧,我是開車過來的,現在時間也不早了讓我送經理回去吧!這樣也可以省出租車費了。」

「唔,這樣也好,羅伊清醒一點,我讓雷送你回去。」我昏昏沉沉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任由雷扶我上出租車。

不知道過了多久,雷喚醒了我「經理…..己經到家了,你鑰匙放那兒?」

我睜開沉重的眼皮,出現的是熟悉的綠色門扉「啊…在我褲子口袋裡……」我下意識的回答。一個東西跑進了我的褲袋,有些癢癢的,我扭動了下身體。

「經…經理請你別亂動。」一向面不改色的雷居然語帶顫抖,這讓我覺得很有趣。

雷從我口袋裡掏出了鑰匙,我將整個重心靠在他身上讓他扶著我走進去。

雷詢問我房間在那裡,我回答不知道,他歎了一口氣,只好自己找,這間房子只有二個房間,很容易看出主臥房是那間,雷確認後讓我在自己的床上躺了下來,並脫掉我的皮鞋,他還好心的倒了杯水讓我喝,雷厚實的手掌撫過我的額頭,讓我覺得很溫暖,我捉住他的手在臉色摩擦著「你好暖和,別走,留下來陪我。」我不知道那根神經不對了,居然說出這種話,我想現在只要是任何一個人,我都會說這種話吧!(我的酒品很不好,喝醉酒就會想要跟人撒
嬌)

「羅…羅伊…真的可以嗎?」雷的語氣驚疑卻帶點欣喜。

什麼可不可以?「唔,我好熱喔……..」我自己動手鬆開領口的鈕扣,現在是盛夏,熱死人的季節。

「我來幫你。」雷坐到我身邊替我解開了衣扣,接著低下頭吻我,接吻了長達一分鐘在我以為自己會因為呼吸窒息死亡時,他才依依不捨的放開了我。

「你的身體好漂亮。」雷脫光我的身上所有的衣物,他自己也一絲不掛。我還來不及反應,整個身體被翻了過去,雷的手掌伸到我的下面,輕輕的愛撫「啊….啊啊…..」可能是太久沒有跟女人一起,我興奮的射在雷手上,雷伸出手指在我的後穴輕輕鑽動著,我感到不適的想逃開(這傢伙在做什麼啊?)卻被一個硬物抵在後面,一個長驅直入,裂開般的劇痛讓我哀鳴出聲。「哇啊啊啊……..」身體的某一個部份好像被弄壞了,「羅….伊….我….愛你…..」彷彿來自遠方的飄浮的聲音述說著。

是夢,是夢……

可是下體的疼痛卻告訴我昨晚發生的事性是真的,雷那個該死的傢伙對我做了什麼?噁心加上羞辱和憤怒讓我不停的顫抖…….這次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在床頭櫃上找到了小鬧鐘,己經早上10點了,糟了,來不及上班了,我嚇的差點跳起來,移動身體的結果就是腰骨傳來的陣痛,這時我發現枕頭邊留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早安羅伊,別擔心,我會替你向公司請假,請好好在家休息。』

渾蛋,誰要他多管閒事,我將紙條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己經想好要怎麼報復他了。

我捏著筆想像雷待會進來的畫面,不竟感到有點緊張,也有些興奮,在我巧妙的設計下,我將這一季的營業損失全推到了雷的身上,這也讓他遭到革職的命運。

果不其然接獲人事命令的雷鐵青著一張臉站在我面前「經理請問這倒底是怎麼一回事?」

迫力的視線緊盯著我,我像只烏鴉發出嘎嘎的聲音「呃…..即然你己經接到人事命,就打包包袱滾回家去吧!這己經是事實無法改變的決議案。」

雷知道我存心要他走路,他咬牙深藍的眼眸出現一絲懇求「羅…..經理,算我求你,請你千萬別把我開除,至少不要現在。」

「把你開除的是公司不是我。」我尖銳的反駁「好了,你認命吧!別再來吵我了,快出去。」我無視雷眼裡深切的期盼,幾近無情的斷絕他的要求。甚至不聽他任何的解釋,現在的我只想他快一點消失,好讓胸口難受的梗塞消失。

「經理拜託……….」

「出去。」雷緊握拳頭,一向溫暖的藍眸降為冰冷的寒霜,知道不可能挽回什麼的他默默的走了出去。

我揪住頭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我只知道自己永遠不能忘記他最後看著我陰鬱、憤怒…..和哀傷的神情。上帝,請您寬恕我今日犯下的罪過吧!我不安的祈禱。

6個月後,佛羅里達州荒涼的公路上發生了一起車禍,因為車子的油箱破裂不幸引燃爆炸,車主羅伊.斯特林在此次意外中喪失性命。

被鎖在原地動彈不得的羅伊,因為一股尿意,他坐起身來,將唯一觸手可及的塑料盆拖到跟前,不准在非經許可下使用浴室的他,想要解決排泄物問題只能靠這個盆子了。

解決生理需求後將裝了排泄物的塑料盆盡量推離自己卻又構得著的地方,羅伊便躺了下來,他回想雷的孩子梅爾因為自己的關係而消逝的一條小生命便感到愧疚不已,他不知道那時被開除的雷正急需一筆穩固的薪水,甚至是更多的錢,才能負擔兒子的肝硬化醫療費用,在現實的交迫下,雷心力交瘁到處籌措這筆龐大的費用,可是因為缺錢情況下,梅爾沒有受到很好的醫療設備照顧下拖了三個月病逝在家裡。

上帝,看他做了什麼好事,他從來不知道雷結過婚也離了婚,更不知道他有一個4歲大的孩子,那傢伙真的很會隱瞞事情,羅伊歎了口氣。

熟悉的開鎖聲,讓羅伊緊繃著赤裸的身體,果不其然是雷,他的精神狀況看起來很不好,紅著一雙眼睛,羅伊警覺從地上坐起來,他感到害怕,不尋常的事情好像要發生了。

看見雷手裡拿著一束桔梗,羅伊這才想到今天是梅爾逝世忌日,依照前年的經驗這一天他會被折磨的非常淒慘,看著雷一步步接近,羅伊卻無處可逃,他像隻兔子只能將自己縮成一團,希望雷放過他。

雷將桔梗放在羅伊身上「羅伊看起來你很有自知之明,我剛從梅爾的墓園回來,想見他可愛的笑容,卻已不在身旁,不知怎麼令我格外想念你,所以匆匆趕回來……你怎麼抖的那麼厲害這麼不想看見我嗎?….」

「雷….我不是故意的,你放過我吧!我求你…」在雷技高一籌的精神虐待下,羅伊緊繃的神經像斷了線發出尖銳高分貝的頻率。

駭人的殺氣一閃雷的藍眸,他將羅伊壓在自己底下,解開自己的褲頭,精悍的堅挺闖入羅伊的小穴,強力的抽插引起羅伊的嚎叫「停…停下來啊……要壞掉了….啊啊……」即使是懲罰,雷也面臨到高潮,在抽出一剎那,白濁的精液噴在羅伊的下體。

羅伊癱軟在地上休息沒多久,被雷拖到了鐵架前,四肢被鐵銬鎖住,隨著輪子的轉動,身子被高高的吊離地面,雷在羅伊的下面塞進了一個粗大的按摩棒,羅伊的秘穴早就在雷的強姦下受了傷流了不少血,現在被塞進更粗大的東西,他忍不住呻吟哭泣了起來,還沒有結束,龜頭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套住,尿口也被插進細鐵絲,羅伊害怕的不停掙扎,實在不知道雷在玩什麼花樣。在雷將手裡的控制器打開,羅伊體內的按摩棒開始橫衝直撞,羅伊被搞的氣喘連連,雷拉了一把椅子坐在房間中央,欣賞羅伊痛苦和慾望交雜的表情。「羅伊….真正的重頭戲來了,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撐住。」雷若有所悟看著他,羅伊迷茫的抬起頭,還有什麼比的上現在更惡劣的事情?

雷站了起來走到一台電壓器前面,電壓器的一條電線連接著羅伊陰莖上的鐵套子,在羅伊膽戰心驚注視下,雷抬起一根手指往電壓器的一個按鈕按了下去。

以為會有什麼大事發生,可是沒有,除了體內的按摩棒不停的蠢動,什麼事都沒發生,羅伊才鬆了口氣放下心來「10,9,8,7….」這時雷卻突然報起數來,羅伊眼裡露起疑惑不知道他在做什麼「3,2,1」忽然一個電流穿過敏感的部位,羅伊被這股突如其來的電流電的哀鳴大叫「哇啊啊…啊啊……」像只被烤過的鴉子,羅伊汗水淋漓,所幸要命的電流只有短暫的2
秒鐘。

「這個效果很好呢!」雷讚歎的說「羅伊我讓你有個心裡準備,這個電壓器最特別的地方就是它有時間設定,每隔五分鐘發電一次,意思就是過五分鐘你會再次嘗到電流滋味,一次電流只有二秒鐘,我讓你一回合有4分58秒休息的時間,很不錯吧!」

羅伊這才真正知道這場酷刑的可怕,不只是肉體更是經神上,恐懼化成憤怒的力量「雷你這個傢伙為什麼不去死,你下地獄去啊……哇啊啊啊……..」五分鐘一到,電流又穿過羅伊下體。在反覆的電刑下,羅伊抽搐著身體「我操你全家….你去死…..最好在地獄發爛…….哇啊啊啊…啊啊…..」

彷彿黑暗的主宰,坐在房間中央的雷看著被吊在空中,滿身大汗,俊顏扭曲的羅伊,他哀傷一笑「羅伊,你知道我要結婚了嗎?」

神經緊繃等待下一次的電流,羅伊以為自己發昏聽錯了「結…結婚?」

「是啊!我的未婚妻就是美東著名財閥的萊昂斯家族千金。」

聽見雷真得要結婚了,羅伊心裡竟有一絲不識滋味,哼,誰要嫁給這種變態,誰就倒大楣,等等,倘若雷真要結婚…..那他打算如何處置自己?

「你….你要殺了我嗎?」明明很想死,可是當死亡真正降臨,還是讓人免不了恐懼。

五分鐘一到「啊啊啊………」羅伊扭動遭電擊的身體,他快承受不住了。

雷像是聽到什麼訝異的睜大眼「羅伊你這個意見很不錯啊!」他走到他前面「讓我想想用什麼手法讓你死的難忘,用利刃把你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還是切開你的喉嚨倒吊後把血慢慢放干.…..對了你的屁眼帶給我不少的歡愉,應該留下來用馬福林加以保存,你覺得呢?羅伊。」

羅伊簡直聽不下去了,他現在只想嘔吐「別這麼麻煩,你一槍斃了我比較快。」

「哼!你想的倒容易。」雷將羅伊體內的按摩棒亳無預警抽了出來,痛的羅伊差點昏了過去,雷慢慢的將手伸進羅伊的秘穴,一步步的挖掘「嗯,鮮血的潤滑下,想進去你的身體裡是容易多了。」羅伊連動都不敢動,因為雷的半隻手己經伸進他的身體裡面「雷…..求你…..把手拿出來……」奇異的感覺和完全被佔領,彷彿身體己不屬於自己般,羅伊的神志逐漸飄渺。「羅伊你給我聽清楚,我不會讓你死的那麼容易,這話二年前我就跟你說過了,不是嗎?」

「是…說過了那又怎麼樣?」

「那就好,即使我娶了黛娜,也不會放過你,這輩子你只能是我的性奴隸。」雷拉下羅伊的頭髮親吻他的唇「別擔心,在新房子,我也為你準備了地下室。」

「鳴………」因為下面遭雷的手臂固定,電擊下的羅伊只能僵硬著身子發出斷斷續續的哀鳴,他覺得此刻的自己像是木架上的玩偶,隨著主人的手擺動各種姿式,永遠沒有休止的盡頭。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