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麟是個做攝影的身高有185,家住在台北,而住家附近有一所大學,裡面可真是有許多的帥哥,特別在夏天,每次見到他們俊麟的雞巴都是硬的,真想找個處男好好的玩玩,一天俊麟想了個計劃,沒想到真的實現了。


在一個周六的下午,學校招了新生剛開學。俊麟換了衣服,自己給自己印了些假的名片,印的是某某模特兒公司的攝影師,在校內的生活區裡,俊麟的運氣真好,有一個男生才剛洗完澡,在要往宿舍裡走時,這可是個大帥哥,短髮,顯得十分的陽光,身高有178,穿著運動褲,兩條大腿看起來又修長,俊麟看了就迎了上去,"先生,打擾一下。"說完俊麟拿出了名片,他很吃驚,但還是拿過來看了,俊麟看出來他有點興奮。


"先生,你的身材很好,我們公司找業餘模特,我感覺你很合適。"


"真的嗎,那我?"


"你有時間可以找我,我給你拍照一下。"


"太好了,我也想找個業餘工作,我現在就有時間。"


"可以到我們公司去嗎?"


"可以呀,你等我一下。"


很快,男孩跑了出來,換了身衣服,"我們可以去了嗎?""好的,我們公司離這很遠,我們用開車的過去。"途中,男孩告訴俊麟,他叫小義,今年20歲,是一年級的學生,對台北這裡很不了解。我們到了一個鐵路橋下,四周都是農田,一個人也沒有。俊麟說"我們公司就是前面的房子,我們先休息一會兒。"小義坐到了一塊石頭上,俊麟看小義穿著球鞋,就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皮尺,"來,我給你量身材,先看看你的腳多大。"說完俊麟就抓起小義的腳脫了他的鞋子,小義好像有點不好意思,但也沒有反抗,俊麟抓著小義短襪裡的腳,細細地欣賞著,真美,"先生,你的腳型很好。"俊麟說是量,實際是邊量邊盡情地玩小義的腳。然後俊麟又讓小義站起來,俊麟手伸到小義的牛仔褲裡要量小義的腰圍,小義臉紅了,但沒有反抗,俊麟的膽子也大了起來。"先生,我要給你試穿衣服,你要是穿著自己的外衣我不好拍,我們公司裡人很多,你可不可以把衣服脫了我給你細量一下。"小義想了一下,但還是慢慢地脫了衣服,還脫了牛仔褲,眼前很快是一個只穿著貼身黑色三角內褲的帥哥。俊麟一下子看直了眼,"先生,你快量呀。"俊麟這才回過神來,但俊麟無法控制自己了,猛然的撲上去把小義按倒在地上抱著他狂吻,"哦,不要,不要這樣。"俊麟沒有管小義,雙手抓著小義的胸膛狂捏。"啊,你放開我,你,救命"小義拼命地掙扎著,俊麟用手按住小義的嘴,拿起旁邊一塊石頭,"你再叫我就砸死你。"小義嚇的停止了叫喊,俊麟拿皮尺把小義的手捆到了後面,威脅說"你叫吧,這裡沒有人,你再怎麼喊也沒人會來。"小義的胸膛是標準的運動型的,兩隻乳頭像兩個紅櫻桃,俊麟緊握著小義的乳頭放縱地吸著,並叼著小義的乳頭扯咬,"求求你,放了我吧。"小義無助地哀求著,奮力地掙扎,但小義那裡是俊麟的對手,俊麟抓著小義的內褲扯了下來,雙手抓著小義的腳用力分開小義的雙腿,一頭栽進小義雙腿之間,好美的地方,毛絨絨的黑毛,兩片屁股緊緊地閉合著,真正的處男,"不要,不要,"小義扭動著身子做無謂的掙扎,俊麟深深地舔吸著如處男地的芬芳,小義才剛洗完澡,沒有一點的異味,俊麟的下半身早就抬了起來,俊麟脫下褲子拿出挺起的雞巴,跪在他雙腿中間,"不,不要,求求你,我,我還是處男。"",玩就玩你這處男。"俊麟雙手抓著小義的乳頭,"你再動我就捏爆你的乳頭。"一挺身插進了小義的屁眼,好緊,處男緊密的屁眼阻止著俊麟的前進,俊麟再一用力,一直頂進小義處男的屁眼,"啊"小義一聲慘叫,哭的像雨打落的梨花。俊麟這時痛快極了,拼命地幹著,抽插了不知道多少下,忍不住了,一陣狂射精液射進了小義的屁眼,大量的精液伴著小義的處男血流到了地上。


小義一動不動地在地上哭著,俊麟起身,脫下了小義的短襪,捏著小義的腳休息,這個男人太帥了,幹的也太爽了,這腳也這麼美,俊麟忍不住就嘴裡吮吸著小義的腳趾,捏著小義的腿。俊麟捨不得就這樣只幹了小義一次,就把衣服還給他穿上,拿著小義的內褲說:"你跟我走吧,要不然過一會不知來多少個工地男人,至少我可以保證你的安全。"小義也不知道路,便無助跟著俊麟,可是小義走路已經有點困難了。


俊麟帶著小義走了不遠到了俊麟的房子,這可是俊麟玩小義最好的地方。俊麟兩下就又扒光了小義的衣服,扔到了床上,先拿了個繩子把小義的雙手結實地捆在後面。"求求你,放了我吧。""放了你,行,先給我舔乾淨。"俊麟掏出陽具送到小義嘴邊,按著小義的頭,捏開小義的嘴,插了進去,小義無助地哭著,俊麟捏著小義的乳頭,看著帥哥光著身體哭著給我口交,真是爽極了。可是小義口交的水準實在太差了,俊麟就把小義按在床上,使小義的頭伸到床外,俊麟騎到小義頭上插進小義的嘴裡,壓著小義的屁股欣賞著小義的屁眼,屁眼已經被俊麟幹的腫了起來,還出著血,俊麟看著小義被幹的紅腫的小屁眼,又有了興趣,於是俊麟抬起身,抓起小義的一隻腳咬在嘴裡,猛幹著他的嘴,漸漸地,俊麟感覺陽具又在小義的嘴裡起來了,於是向前跨了一步,跨坐在他的胸膛上,俊麟雙手抬起小義的屁股,並分開小義的腿,眼前是一個白白嫩嫩的小屁股,俊麟把右手中指,對準小義紅腫的屁眼,猛然再插了進去,奮力地摳著,"啊,不要。"小義又開始慘叫,俊麟向後坐到小義臉上,肛門坐在他的嘴上,"唔"小義發不出了聲音,俊麟控制著小義的雙腿使他動不了,手指在小義的紅腫屁眼裡奮力地開拓著,高昂的陽具在小義的乳頭上跳動。俊麟摳了小義好一會兒,感覺小義的屁眼沒有勁了,俊麟不想讓他再喊叫,便拿起自己的內褲塞進了小義的嘴裡,再使小義臉貼床跪著,屁股高高地抬起,俊麟又把手指在小義的屁眼內一陣地攪動,才跪到小義後面把陽具對準小義紅腫的屁眼,一用力,插進了一寸,小義痛的想扭動身子,俊麟伸出雙手捏緊小義的乳頭,小義的上身抬不起來了,屁股又被俊麟壓著,動不了了,小義的屁眼還是很緊,俊麟一點點地向裡面挺進著,伴著他絕望地哭聲,俊麟終於把陽具像打樁機一樣頂進了小義的屁眼,開始全力地抽插。有了前一次的射精,俊麟這次時間幹的更長,小義的直腸一陣陣痙攣,擠壓著俊麟的龜頭,讓俊麟感覺到十分地舒服,俊麟感覺幹了小義有一百多下了,才又一陣爆射射進了小義的直腸裡,這時的小義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


此時俊麟也感覺累了,但還是捨不得放棄眼前的帥哥,就把小義的雙腿捆在床頭上,同時最大程度地分開了他的雙腿,使小義的下身全部向上高抬著,俊麟看了一眼小義的屁眼,紅腫冒著血絲,已經合不上了,小義的陰毛被凝固的精液和血粘到了一起,俊麟又舔了舔小義的腳,小義哀求而又無力地看著俊麟,臉上滿是淚水,俊麟看著這白嫩的身子,不但捨不得放下,更產生的狂虐的心理,於是俊麟拿過來一個酒瓶子,對準小義的屁眼插了進去,"唔"小義呻吟了一聲,翻起了白眼。


俊麟感到餓了,於是丟下小義出去吃飯,一個多小時以後,俊麟酒足飯飽地回到了房內,小義已經醒了,正在不斷扭動著身子,看到俊麟過來,又拼命地扭動了幾下,動不了,又絕望地哭了起來,俊麟把小義屁眼裡的瓶子又往裡按了按,從小義的嘴裡拿出內褲。"求求你,放了我吧。"俊麟又脫了衣服,把自己的雞巴放在小義臉上,"屁眼和嘴,任選一個吧。"小義扭動著頭,只知道哀求。俊麟解下小義腳上的繩子,小義的雙腿落到了床上,瓶子衝擊著小義的屁眼又使小義痛的一陣顫抖,俊麟拔出瓶子,撲到小義的身上,俊麟體力已經恢復了,俊麟在小義的屁眼裡盡情地幹著,小義是動不了了,只有輕輕地扭動和哀求,過不久俊麟又有了射精的感覺,陰莖便從小義的屁眼裡抽了出來,抱起小義的頭,又插進小義的嘴裡又是一陣抽動射了進去,小義被嗆得一陣咳嗽,精液順著他的嘴角流到胸膛上。俊麟抱著這個白嫩的光著身子的帥哥玩具睡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又幹了一炮,才把小義帶出去依依不捨地放了。


過沒多久,俊麟竟然在路上又遇到了小義,沒想到小義看到他不但沒有逃開,還含羞帶怯的低著頭揮了揮手,臉上已是一片潮紅。俊麟心想,這小子該不會對我還有意思吧?一邊向小義走去。
小義說:俊麟哥哥,我口渴了,你帶我去你家好嗎?
俊麟心想這正是求知不得的好機會,當下吻上了小義的唇,一邊帶往自己的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