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揚家剛剛搬到我們這個社區住宅才三個多月,可我從已開始就暗暗喜歡上了他,每次我都是把窗帘拉開一點縫隙,然後在後面偷偷地看他從樓下走過.他的個子高高的,肩膀寬寬的,身材絕對一流,也難怪,他的大學是在北方某所體育學院讀的.高旭揚的父母在我們市裡很有關係,他現在很順利地就在市裡一家合資企業工作.追他的女孩簡直排成長隊,每當我看到他開車帶著漂亮女孩子,心裡總是酸酸的.唉,我怎麼能向他開口呢!!我知道,他的性取向絕對是異性戀,這是我親眼所見。

兩個月前的一天深夜,我還在陽台上擺弄剛買的高倍望遠鏡,下意識的我將鏡頭對住了旭揚的視窗---他竟然沒有拉上窗帘!由於時間已近深夜,我家的陽台背著月光完全是黑影,他的房間在月光的照射下,還開著微弱的台燈,我看見了!!

旭揚赤裸著全身,站在床邊,頭仰著,臉上是極度愉悅的表情,他一邊大口喘著粗氣,身體還一邊有節奏的顫動,他的手垂在下身.顫抖...顫抖...大幅度的將胯往前抽送...慢慢的,我看清了,在他的下身,有一個長發披肩的女孩正在給他..。

之後,兩人都躺倒在了床上,運動員出身的旭揚似乎意尤未盡,又一個翻身躍到了那女孩兒的身上,他們瘋狂地接吻,旭揚從她的脖頸一直吻到她的腿,兩手還在她身上揉捏著,我聽不見,那女孩此時一定在愉悅的呻吟.突然,旭揚健美的臂膀一撐,瀟洒的扑到了女孩兒的玉體上,然後高高抬起下身,挺起他碩長的劍,重重的壓住女孩兒,狠狠地插入她...接下來是兩人在床上激情的翻滾,或上或下,我在這邊看的早已硬的不得了,只好自己解決...終於,旭揚再次壓倒了女孩兒,他的健美的長腿緊緊扣住那女孩的兩腿,然後盡情的抽動,時而猛烈,時而舒緩,女孩早已經受不住這般折磨,瘋狂擺動著頭發,極力迎合著這個籃球系高材生的每一次插入和撞擊.旭揚真是馬力十足,又接連不斷的插了幾十次,才盡情的在她的體內噴發...遠遠地觀戰的我,早已看的口幹舌燥,大汗淋漓。

這一夜,我徹夜難眠...我真的好想得到旭揚!!可...可我們剛認識了不到兩個月,我還記得有一次偶爾聽他談到gay時,態度簡直厭惡之際---那一次,我的心被深深的傷害了,可沒有任何人能知道,包括繼續和身邊的女孩高談闊論的高旭揚.我渴望能得到他,哪怕是一個吻,一個擁抱,可我知道那幾乎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可你們恐怕還不了解我這個人...雖然今年我只有20歲,但我天生就有一種不服輸的勁頭,越是看上去不可能的事我偏要去碰它一碰!高旭揚,我一定要得到你,即使不能得到你的心,起碼我也要品嘗一下你的身體!

於是從第二天開始,我就開始制定我的計劃,我把它定名為"獵揚計劃"。

下午,我就同另外兩個哥們兒去找高旭揚,邀請他還有他的女友晚上一起去唱歌,我知道他是個喜歡熱鬧、愛出風頭的花花公子,在新女友面前出出風頭正和他意。果然,他一口答應,還要自己做東。我看了看西裝革履的他和他身邊新潮靚麗的女孩,昨晚上好像野獸般的瘋狂,今天白天卻衣冠楚楚。人真是奇怪的動物。

當晚,高旭揚果然意氣風發,我更是借此和他進一步拉近了關係。大家可別指責我,我一不圖財,二不圖命,“食色,性也”,我就想和他共赴巫山,雲雨一番。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裡,我們漸漸混的熟了.那一次,我們四五個人在酒吧一塊兒喝完啤酒,天氣悶熱,有人建議去游泳.幾個人醉醺醺來到游泳館,可管理員一看這樣子,堅決不讓下水去.旭揚趾高氣揚慣了,同其他人乘著酒意就要動手.還好我稍微清醒一點,急忙攔住,最後達成妥協,我們幾個可以先在旁邊的幾個更衣室休息休息,酒醒了才能游。

我的心怦怦直跳,莫非能…
游泳館的休息室很多,長長的一排門並列在走廊兩側.我陪著旭揚走進了一間雙人間,其他人因為有女友,所以雙雙栖息.旭揚的前任女友此時已被他甩掉兩個多星期了.這一段時間裡,我再也欣賞不了"現場直播"了.唉,這樣的表演,觀賞時讓人口幹舌燥,沒的看時更讓人飢渴難忍。

由於喝的是扎啤,所以酒勁不大,旭揚只是斜靠在床邊閉著眼抽煙.我裝作無所事事,卻仔細打量起橫列在我眼前的運動帥哥來.今天他穿了一件休閑上衣,咖啡色的內裝只是薄薄的一件,由於緊身的緣故,他的發達的胸肌隱隱的凸現著.他的雙腿舒展的伸在床邊,兩腿間卻看不出什麼鼓凸的東西,微微有點令我失望。

我盡量自然地坐到他的床邊,向他要煙抽,他笑了笑:"小孩子家的,抽什麼煙!"他的牙很齊,竟然很白,他的笑也確實迷人.我故意扑向他,從他的懷裡掏煙,那一刻,我壓在了他的軀體上,他的胸膛好寬,好硬.他倒是絕想不到此時我的心理,幹脆把煙盒掏出來,一手高高的揚起,我也幹脆完全騎到他的腰身上,裝作很固執的去奪煙。

這時他們幾個進來了,見到這種情形,一個個怪笑著:"幹嗎呢,幹嗎呢,光天化日下竟敢強奸瀟洒帥哥?"高旭揚聽到這兒,竟然也哈哈大笑起來,這種玩笑沒人會當真.誰知他竟然一個翻身,將我緊緊壓在了他的健壯的身體之下,一邊笑著說:"我們要做愛,你們快滾吧!"幾個坏小子竟然一擁而上,把旭揚按在了我身上不能動,其中一個還用手在旭揚的腰胯上往下推壓,一時間怪笑聲響做一片。我被旭揚壓著,幹脆裝作不能動彈,嘴裡卻同他們一樣笑罵著。我的感覺卻是從來沒有的爽,終於和我心儀已久的帥哥如此親密的接触。高旭揚向來放蕩無羈,乘著酒興,竟然開始動作起來。他配合著別人的按壓,一下一下的“幹”起我來了!我馬上有了反應,我很尷尬,於是拼命夾緊雙腿,盡量不讓自己的那裡硬的讓他發覺,可沒過多久,我竟然發現他的胯間有個東西卻漸漸地硬了起來,竟然還慢慢地頂住了我的腿。

這時候,門外傳來幾個女孩子的笑罵聲:“你們幹嗎呢,要死要活的,別不正經了!”旭揚兩臂一撐,腰身一抬,把按在身上的數雙手當開,一個瀟洒的縱身下了床,邊向外走去邊脫去外套:“走,下水去!”其他人一哄而散,房間中只剩下我躺在簡易床上,回顧著剛才的滋味。我的那裡這時才終於硬硬地挺了起來,我的欲火被他們折磨的有些想高漲,這裡人來人往的,只好趕緊下水冷一冷了。

等到我換了游泳褲來到泳池時,我才發現我的欲火恐怕還不好冷卻。旭揚已經開始游了,他的體育運動員的身體和素質這時才真正令我大開眼界,他是搞籃球的,游泳技術也這麼棒,飛濺的水花中他那矯健的肌體令所有人艷羡。

第二天的下午,我去找高旭揚,沒想到看見他和一個女孩子在草坪邊有說有笑的,我的心裡說不出來有什麼感覺,有點酸酸的,還有一絲恨意.我故意大聲地叫嚷:"呵,旭揚,這麼快就又有了?"那個女孩一愣,高旭揚卻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嘴裡說:"臭小子,瞎嚷什麼,當心挨扁!"我裝作大笑著做開,心裡很不是滋味,就聽見旭揚說:"甭理他,這小子向來滿嘴胡說."

晚上我在他家再見到他時,他身邊已經沒有了那個女孩兒.他見面就朝胸給了我一拳,但不疼,一邊說:"臭小子,今兒幹嗎坏我好事!"我接過他遞過來的啤酒,說:"你小子誘騙清純少女,我就要替天興道.""我操,什麼清純少女,沒談兩句我就看出來了,這娘們兒早她媽熟透了.還當我是清純小男生呢!"

我哈哈大笑。

沉默了一會兒,他抬起頭問我:"小子,怎麼沒見你泡過妞兒,你該不會還是清純小男生吧."我猛地灌了一大口啤酒,對他說:"女孩都看不上我嘛."

"誰?誰看不上了?我可是是聽說你小子屁股後面一大群追求者,你反倒一個不理!是不是眼裡另有人選了?跟哥說,我幫你擺平."

"操,你擺平?你把他擺平了自己先上!"

"靠,我是那重色輕友的人嘛!你說吧,她是誰?"

我沉默了。

旭揚一仰脖,把手中的啤酒喝幹,走過去又開了一罐,然後坐到我的身邊來。

"小子,我..."話沒說完,內間的電話響了,"等會兒."他起身走進了臥室。

那一刻,我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這個想法並非偶然,而是蓄謀已久,當時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那麼大的膽量,掏出整天帶在身上的那包藥面,用激動的有點發顫的手將藥全部倒進了他隨手放在桌上的那罐啤酒中.他還在接電話,我又用手指將洒落在桌上的白色粉末刮落地板上.一切都做的不漏痕跡,然後坐到沙發上,又大大地喝了一口啤酒。

這個電話好像接的時間很長,最後我聽到他和電話那邊吵了起來.他出來之後一句話都沒說,拿起啤酒看也沒看,一口氣咚咚喝幹.然後躺倒在沙發上,大口喘著氣."怎麼了,跟誰呀?"我試探著問.他長出一口氣:"吁----跟家裡"然後掏出煙來點上,"沒事兒你回去吧,我想一個人靜會兒."下逐客令了,可我剛才的藥豈不?"好吧,"我答應著,"對了,用一下廁所?"

他沒有說話,只是悶悶的抽煙.我自己走進了廁所.那包藥是上次一個江湖游醫來社區住宅兜售的"密制回春丸",其實就是春藥.被管委會查處的時候,我夾在人群中偷拿了兩包.不知道效果如何,先用用再說.大概過了三分鐘,我推門出來,只看見他還是靜靜的躺在沙發上,房間裡彌漫著煙."我走了."我對他說."嗯...嗯...你..."聲音不對啊,我急忙走到他跟前.旭揚此時已經是大汗淋漓."旭揚,你很熱嗎?我給你拿毛巾."我用手撫摸他的額頭.沒想到他一把抓住我:"小...嗯~~~熱..."大概是藥下多了,他下意識的要將上身的衣服脫掉,我急忙給他幫忙脫衣服.然後是內裝,然後...高旭揚就赤裸著精壯的上身躺在我的面前。

"嗯......熱...."他自己要脫掉褲子,我也沒辦法.我只好給他解掉皮帶,然後把他的長褲褪掉.他的腿真的好性感,健美的,沒有一絲贅肉,小腿上微微有一層腿毛,大腿光滑健壯,大腿根的陰毛卻長長的,從黑色的內褲裡露了出來.我終於再次見到他的裸體了,而且如此近,用手可以撫摸得到.我不僅渾身顫抖起來.我的"獵揚計劃"終於大功告成了!

我將他扶起,嘴裡卻對他說:"旭揚,到臥室睡吧."他嘴裡含糊不清的回答著,渾身卻再沒有更多的力氣,藥是下的多了.我擁抱著赤裸的他,將他的長臂搭在我的脖子上,將他拖進了臥室.還沒到床前,他已經癱軟在了地毯上,他的陽物早已一柱擎天,撐得那短短的內褲已經容納不下了!

我幹脆也趴到了地毯上,問道:"旭揚,還熱嗎?內褲也脫了吧."他渾身燥熱,但四肢卻沒有一點勁,嘴裡應著:"...熱...脫...""沒問題."我一把拽起他的褲頭,順腿脫了下來。

這下,這位體育學院的籃球運動健將,這位風流瀟洒的帥哥,卻是完完全全暴露在我的眼前了.他的發達的胸肌,結實的腹肌,他的硬挺挺的男性鋼槍,我馬上就要全部占有,我要毫不留情的占有他,讓他這個男人味十足的小伙子也嘗嘗男人的滋味.征服他,征服他!!

我爬在他的胯間,開始大口的含盡他的屌,一含起來還真有感覺,我想吸的更深,但他那的陰莖實在太長,我怎麼努力也無法完全吃完,之好將吞進的部分在嘴裡慢慢品嘗,細細摩擦.那美味,簡直妙不可言.慢慢的,在我的挑逗下,他的春藥開始發揮作用了,他開始喘粗氣,然後主動將陰莖在我的嘴裡抽送起來.他要泄欲。

我豈能輕易讓他射出?於是我壓倒了他的青春的裸體上,和他接吻.他的堅挺的陰莖已將我的下身頂的生痛,並且他還在不斷的頂,他要插入!這時候,他竟然一個翻身,將我壓在了身下,他的男性的本能爆發了,他需要一個洞穴,來存放他那碩長的器具,他還要摩擦出欲望的火花,要噴薄出激情的種子.他的運動員體質,越發使他性欲高漲.我要先奪了你的處男權!我使勁將他從身上推下,自己卻騎到了他的後腰上,他的臀部結實,肛門閉的緊緊的.還沒被破過呢.以往都是你從前面破別人,今天讓我來給你這位體育帥哥開開苞.我將自己的內褲也脫掉,將潤滑劑涂好,然後挺身進入了他火熱的活力軀體.那一瞬間的感覺,怎生一個爽字形容!

高旭揚啊,旭揚,我終於得到了你!雖然你還在迷藥的控制下,但你的健美身體已被我享用,你的後庭之洞已被我鉆探.我加緊了摩擦的幅度,不管他痛苦的呻吟和哀求.等等,他在哀求,他清醒了??!!運動員的體質就是不同啊,可一時間他還難以恢復體力,這更刺激了我的征服欲,我瘋狂的插入,抽出,節奏越來越快,力度越來越強,到最後,我發現高旭揚竟然也配合起來了!!我一邊幹著他,一邊喘著粗氣說:"...旭...旭揚,我...我愛你....我愛.....你真的...好...好迷人......"他痛苦地掙扎著,斷斷續續的罵:"...我...我..操你...你........快...下來...我怎麼早...沒....啊~~啊~~噢~~啊~""你操我...我...現在...在...啊~...操你呢!!你...想操我...我...等會兒...滿足...你...嗯~"

我更加瘋狂的抽拉著,我的手也早已攥緊了他的粗大的陰莖,上下套弄著,摩擦著,他畢竟精力不凡,這麼久了還是堅挺的不得了,硬是一滴也沒射,好吧,哪就別浪費了.我將他翻過來,忍著巨大的爽感,從他緊閉的肛門中拔出我的老二,然後我重新扑到了他的大腿根,開始含住他的堅硬陰莖,開始吮吸他的年輕的精華,我吸,我吸,我的汗珠滴滴嗒嗒溜著,他的秀發也早已濕漉漉的了.我的手也沒有閑下來,繼續在他的腿根處盡情撫摸,梳理著他那長長的黑毛,時不時還拔下一搓放到他的嘴裡,他的肌膚是那麼的光滑,那麼的健美,他挺挺的鼻梁,俊朗的五官,此時更加激起我的無窮的欲望!快了,快了,他開始大聲的呻吟了:"違{1}規{1}詞{1}嗯~~啊~~啊~~嗯~~啊~~~停~~`別~~"我繼續猛吸,猛搓,他的平坦的腹肌分明的呈現出六塊,卻一起一伏..."啊~~啊~~~啊違{1}規{1}詞{1}我~~啊------------他射了,完全射到我的嘴裡了.那麼多,那麼熾熱的青春的精子,那一剎那,我竟也情不自禁的射了,射的滿地都是,我一下子全身癱軟,壓在了他的裸體上,身下粘津津一大片...旭揚張大了口喘著氣,他想動一動,可肛門撕裂的痛,火辣辣的難受.可前身的陰莖還有一定的硬度,昂著頭在顫抖.迷春藥的勁兒還沒全過,他雖然年輕精壯,一時卻難以動彈.我這時從他身上戀戀不舍地站起來,從他的書桌裡掏出他的數碼攝像機......他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從上次旭揚被我下了春藥到現在,已經將近一個月了.這段時間裡,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下意識的躲避著他,雖然我有拍下的他的裸體鏡頭.是我沒有膽量,還是我不夠"心狠手辣"?可我還是忍不住,一到夜晚就拿起高倍望遠鏡偷窺他的一舉一動.看得出來,在這一個月裡,他的精神上也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以前那個英姿勃勃的運動健兒,現在變得郁郁寡歡.看到他獨自躺在床頭抽煙,那帥氣的臉,憂郁的眼神,一時間我心裡說不出的各種滋味。

終於,我決定晚上到他家和他談談,談什麼我也沒有太多心理準備.反正他的裸體以及他被奸的全過程都在我手裡.他見到我的第一眼,看得出來,充滿了怨恨.他手搭在門框上問:"你來幹什麼?"他整整高我半頭,所以我很不習慣他這麼居高臨下的問話,於是我定了定神:"來給你送幾張照片,從一部電影中翻拍的畫面."說著,我掏出了四張他的裸照,遞給他。

他看了一眼,立刻把它撕的粉碎,然後一把揪住我的領口,狠狠的把我按到門框上:"你這婊子養的!!王八蛋!!"他發怒的樣子簡直是另一種男性之美,我禁不住伸出手去握住他要伸出的拳頭:"旭揚,我那兒還有幾張壓好的光盤,你要嗎?沒準兒,你的同事,你的女朋友喜歡看..."高旭揚痛苦的鬆開了手.接著,我摟住他的我摟住他的腰,連推帶拉把他帶到了屋裡,然後隨手把防盜門鎖上."你想怎麼辦?"旭揚惱恨的問。

"只要你答應和我作愛,我就歸還你一張光盤."我不緊不慢的回答道。

"呸!你這變態!!"他簡直要瘋了,"你簡直不是人,我他媽揍扁你!"

"來啊,來揍我啊."說著,我走進他,把臉貼近他那俊朗的臉,在他的耳邊輕輕的說:"光盤上的你,好性感,簡直要讓天下人著迷."

聽到這話,他一下子沒了話,但一把把我推開,轉身坐到了沙發上.我步步緊跟,靠近他坐了下來:"別耽誤時間了,旭揚,我們開始吧."說著,我把手放在了他的大腿上,他沒有任何反應,於是我得寸進尺,將手慢慢的向他的胯間游走,隔著薄薄的西褲,我能感覺到他的腿肌是那麼的堅實.在他大腿根的正中間,我停住了.我伸出一根手指,繞著他並未勃起的陰莖畫著圈,然後是五根手指抓放,哼,我就不信你不翹!

於是我蹲到了他的面前,兩手從他的膝蓋處往上撫摸,一直撫摸倒他的腰際,然後解開他的皮帶,拉開他西褲的拉鏈----他的包裹在白色內褲中的男根的輪廓立刻顯露在眼前.好大!我將頭埋在他的襠中,隔著內褲,用嘴開始挑逗他的性器官.我的兩根手指夾住他的根,舌頭在他的龜頭上舔著.漸漸的,他有了感覺,他的陰莖開始硬了,開始變得灼熱,我幹脆伸出手來,攥住了他!他猛地一挺!就在這時,高旭揚想要站起身來,他想逃避!我豈能讓你白白走開?趁他站起身的那一刻,我順勢將他的褲子一把拽到底,他急忙俯身想提起西褲,我又一下子拽開他的內褲,將他那已經硬了的陰莖一口含到了嘴裡,使勁的吮吸和玩弄.他用手要推開我埋在他腿中間的頭,我又把手向後環住了他的臀部,兩手開始在他結實的臀部摩擦,這邊,在我猛烈的進攻下,他的陰莖已經挺的直直的,挺挺的插在我嘴裡。

嗯,不急,慢慢的才有味道.我鬆開嘴,一路向上親吻著,小腹,然後是他健美的胸肌,最後,我輕輕的咬住他的乳頭,用舌頭舔著,再用牙齒輕輕的咬.一會兒的功夫,他的乳頭也變得硬了起來.於是我抱住他的上身,挑逗著他的乳頭,將已經被我挑起性欲,有點渾然的旭揚慢慢的推到了臥室裡,沒有寬大舒適的床,怎麼能讓這位風流瀟洒的體育帥哥施展的開做愛本事?

不知不覺,我們已經到了床邊,我抱緊開始喘氣的他,慢慢的將他壓到在床上.他縱是有全身的力氣,此刻已被我挑逗的渾身酥軟,再加上我有所挾持,他心有顧及,這麼輕易的就被我再次搞上了床.怎能辜負這美景良辰?我三下五去二脫掉衣服,也將他脫的精光,兩具年輕的軀體緊緊的疊在了一起。

他急促的喘著,這大概是他第二次被男人搞吧,反正上回是我奪去了他的初次.一想到這裡,我更加情不自禁,我瘋狂的在他身上親吻,親吻他那光滑、健美的肌膚,他雖然心裡一百個不願意,可他毫無辦法,只能任我肆意的輕薄和蹂躪。“翻過身去!”我命令他。

他一動不動。好吧,我自己動手。我使勁將極不情願的旭揚翻過身,他到是不加反抗,否則憑他的運動身手,我可不一定能得逞。他被脅迫下的順從,越發加重了我的成就感和征服欲,我將手指放到他的肛門處,開始試探著往裡插,先疏通疏通道路。我剛插入了一點,他就痛的呻吟起來,並試圖掙扎,我騎到他的大腿上說:“上次不是給你開過了嗎,怎麼,還不習慣,我的帥哥哥?”旭揚終於開口了:“快點!!你這混蛋!我...我...忍著...你他媽快點!""等不及了?我偏要慢慢的享用你。”說完,我將潤滑劑涂抹到兩根手指上,朝著他的後洞,一插到裡!!“啊————”他疼的大聲叫了出來。我接著開始抽送我的手指,他的痛苦呻吟在我聽來如此美妙啊。由於從來沒有人從後面開辟過這位體育帥哥的身體,他的裡面好緊,我的每一次插入都讓他痛不欲生。好了,不折磨你了,來真的吧。我將潤滑劑厚厚的抹到自己早已等不及的老二上,朝著剛剛疏通好的高旭揚的肛門開始插入,插入!他痛的下意識抬高臀部,不想卻正好迎合了我的進入,我腰一使勁,壓倒了他的下身,也深深的插入了他的後身!他此刻不敢輕易動彈,否則只能加重自己的疼痛。可以說,到此時,我才完全從精神和肉體上控制了他。“旭揚,叫床讓我聽聽,快!你叫不叫!嗯!~~”“啊~~你~~輕~~~啊——啊————”他使勁的擺著頭,想掙脫這種痛苦,嘴裡不由自主的呻吟,“噢---啊---啊-----啊--我一邊插著他,手卻伸到了前面,然後握住了他已經有些軟了的陰莖,我來好好爽爽你!我攥住他長長的陰莖,配合這身後的每一次抽拉,開始幫他手淫。前面爽,後面痛,不要緊,後面馬上也要爽了,我的摩擦已經使他的陰莖再次堅挺起來,開始變粗變長,溫度也越來越熱。他的痛苦的呻吟,又變成了激情的叫床了!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啊在我的大力抽送下,他的肛門已經被我操的火熱,我的陰莖也痒到了極點,我要射了!!

可他還沒射,於是我放緩了挺入的速度,專心致志給他打槍。幹脆,我抱住他高大的軀體,翻身讓他朝上,現在他躺壓倒了我的身上,利用他身體的重量,我開始朝上捅他的肛門,這樣雙手能自由的在上面給他手淫。沒想到,被一個帥哥壓的感覺也這麼爽,捅!捅!他終於忍不住了,在歡快和痛苦的呻吟中,他高高堅挺的大炮終於噴射了!!一股白色的精液朝著天花板射去,又一股,我射在他體內的有一部分竟然倒流了出來,我們兩個都爽到了極點!

又過了一個多月,這已經是夏末了,天氣不僅沒有變涼的跡象,反而變本加厲的熱辣,仿佛想把最後的熱量全部噴潟出來。

我躺在床上,空調開得很大,可內心卻熱燥難耐。手中的六張光盤只剩下一張了,本來我完全可以再繼續刻上那麼十幾張,可最終還是沒有。不知道為什麼,我漸漸的覺得自己是卑鄙的,之前旭揚一直把我當兄弟的,這一個多月我究竟對他幹了什麼!每次我拿著光盤去,不是帶著要挾的氣勢,更覺得是一個借口,一種理由。當然,這借口是卑下的,這理由是齷齪的。我沒敢在他面前趾高氣揚的指使,到後來簡直像是匆匆忙忙完成某項任務。我更像是陷入了這個自己設計的惡性循環之中,不能自拔。我其實從一開始就有一種愧疚感在心裡,可每當我站到高旭揚面前時,我又把這種愧疚深深的掩蓋起來。我只有通過享受他的肉體來麻醉自己,來欺騙自己,可和他每一次欲仙欲死的做愛都會使我陷得更深!!我越來越怕失去他!!可為什麼,為什麼現在我能想的這麼深刻?我明白了,這個循環因為暫時沒了光盤而似乎走到了盡頭,我必須面對內心深處早已有了但卻被自己藏的深深的那個想法,接下來怎麼辦?思量了好久,好久。

晚上,當我再一次踏進他的家門之前,我站在防盜門外久久沒有按響門鈴。可當我按下去的那一刻起,我就再沒什麼猶豫。他開了門,連頭也沒抬起看我一眼,轉身走回臥室。我望著他高高的背影---他瘦了,真的瘦了。他坐在床邊,點著了一根煙。我走過去,從他的煙夾中抽出了一根。“旭揚,還記得上次在游泳館嗎”,我故作輕松,“我要抽煙,你還說我小孩子家的..”“......是...現在我明白了,我真是小看你了...”他的磁性聲音中滿含著憤怒。我掏出那張光盤:“這是最後一張,我的硬碟也全部格了,我...我...對不起你...”

他有些吃驚的抬起頭看著我,我的心猛地一顫,他真的瘦了很多!!

他有點遲疑的接過,然後又看著我:“你......”“我...我終於想明白了...我是個卑鄙小人...我對不起把我視為兄弟的大哥...我的錯永遠不能被原諒...我也不敢乞求你的原諒...我想說的是...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來彌補我的過錯...但是我只有一樣必須講實話...不論你多麼憎恨我...我愛你...”我越來越語無倫次,可我越來越覺得有很多話想要說下去...吁---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站起身來,走到我的面前,“站起來!”我有些遲疑的從沙發上站起,他的帥氣的臉離我這麼近:“你真的沒有光盤了??”“沒有,我發誓!“我趕緊肯定地說。“砰!”我只感到眼睛一黑,接著就好像飛了起來,落在了軟軟的床上。他狠狠地照我的腦門揍了一拳!!然後我被他揪住衣領,拽了起來,又被他狠狠地摔倒。雖然摔在床上,可他的力量好大,我只感覺五臟都要倒了出來。你知道我當時的感覺嗎?我真的覺得好像在贖罪,我的愧疚感好像因此而少了許多。“旭揚,我願意接受你任何的...懲罰。”我感到自己的鼻孔在流血,可我還是這麼說。過了許久...只聽見他慢慢地說:“我們扯平了。”怎麼......這麼......這樣....就...我....他....我眼前直冒金星,我的頭好暈。然後我就感到一條溫熱的毛巾敷在了我的額頭.....。

星期天的早晨陽光明媚,難得一天之中這個時候這麼涼爽。我睡在哪兒?我...有一個人的胳膊摟著我...我光著上身,他...他光著全身!“你醒了?”迎接我的是那雙明亮而魅力的眼睛。“旭揚?我...”我一時沒了話。“臭小子,現在還痛嗎?”昨天晚上的事我全部想起來了...“不,現在沒什麼感覺。”我老老實實地說。“那...下面聽我說...”

接下來,他對我完完全全的講了他這一段時間來的一切感受,從發瘋似的憤怒,到充滿狠意的沖動,他說有幾天他想殺了我!!沖動之後是理性的考慮,然後是麻木,他說這時他內心有一個東西慢慢的要萌動------漸漸的,他似乎對我每次的到來有點期盼----他體味到了某種以前不曾有過的快感,不完全是性的。他從我身上漸漸的找到了一種以前體會不到的情感。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我不能不相信自己的身體,旭揚的手已經伸向了我的腰下面:“昨天晚上我好後悔,擔心你別真的受什麼傷,現在看沒事了,我可忍不住了...昨晚一夜我...都快...”說著,他已經拽下了我的褲子。我只覺得渾身都是軟的,那種感覺好舒服。他一把掀開我們身上蓋著的薄被,一個縱身騎到了我的身上。他的陰莖早已硬的直直的,在我的胯間戳來戳去,勾的我也情不自禁起來,漸漸的呼吸急促起來,身上熱得不能行。

他把我的胳膊按過我頭頂,他健碩的長腿壓住我的腿,然後他撐起身體,開始含我的乳頭,吮吸著,輕咬著,很快,一股麻酥酥的感覺從我的胸膛擴展開了,我的全身都被他挑逗的酥軟了。他真是做愛的高手。見到我的乳頭硬了起來,他坏坏的笑著說:“好性感哦~再讓哥哥嘗嘗你下邊的味道吧...”他的嘴唇開始往下親吻著,從胸膛到小腹,一直來到分身處。我的那裡早已經堅挺著,他迎上去,一口含住了!我好爽!!好爽!!!

他的嘴裡的溫度好燙,我在裡面又舒服,又熱燥,禁不住在他嘴裡抽送起來,他的舌頭好厲害,舌尖舔的我又痒又爽,時不時還使勁的吮吸幾下,弄得我呻吟不已。突然,他停止了動作,我一下子仿佛從激爽的浪尖掉到了海底,我禁不住浪叫起來:“哥...哥...旭揚哥....別停啊...別...”他鬆開嘴,大口喘著粗氣:“啊...電話...”

我此刻才聽到床頭的電話響個不停。我恨死那個電話了!!

旭揚也是戀戀不舍的爬下我的身子,匍匐到床頭去接電話。我躺在他身邊,聽見原來是他的同事詢問工作上的事情,還是個女的!!很明顯,那個女的別有用心,東扯西扯套近乎。我受不了,趴到旭揚耳邊小聲說:“揚哥,別耽誤時間,我先開始了。”沒等他反應過來,我飛快的爬到了他的大腿旁,從他的臀部開始往前吻起來了。他的肌膚真是光滑健美啊。漸漸的,我吻到了他的前身,我幹脆把他原本交疊著的健碩的腿分開來,然後趴在他的大腿上,頭埋到他的雙腿間,開始給他口交。

我慢慢的將他的碩大吞進口中,一邊含還一邊用舌頭撥弄他的龜頭,他的下身立刻開始顫了起來,可還必須一本正經的回答那個女人的無聊詢問,他想用另一只手推開我的頭,可他此時此刻簡直爽的沒了力氣。我完全含住了他長長的陰莖,然後一上一下的埋頭摩擦他的堅挺。他禁不住交出了聲:“啊--”“怎麼了?”電話那邊關切地問。“沒..沒什麼..剛才..剛才...讓...讓小貓咬了一口!啊”“旭揚,你還養小貓啊,看不出來,好又愛心哪,我也喜歡養寵物的!”那女人興致大增。什麼?我是小貓,好吧,瞧我的,給你來個更猛的---嗯違{1}規{1}詞{1}

“阿---是啊....我...嗯......啊---是啊”旭揚被我玩弄的哭笑不得,卻又欲罷不能,只好認我挑逗。他的陰莖越來越熱,越來越硬了,他開始情不自禁的在我嘴裡抽拉起來,電話也語無倫次,只聽他最後說了一句:“對不起...我...有客人來了...下次再聊...bye..”趕緊掛斷了電話,又狠狠地拽掉了電話插線。然後旭揚使勁推開了我的嘴:“好啊,趁人之危,現在讓哥哥好好幹幹你!”我急忙想逃開,沒想到他一把把我按住了。我怎麼會有體育學院出身的他有勁!!他將我朝下按住,壓在我的脊梁上說:“哥哥要進入你的身體,行不行?”“哥..你來吧..”我正求之不得呢。於是他挺起下身,將我的肛門稍稍掰開,挺起他的陰莖插了下來。一陣撕裂的痛擴展開來,他只插進了一個頭。

“等著...”我趴著沒動,估計他是在擦拭潤滑劑,他伸出指頭捅入我的肛門,涼涼的潤滑劑也涂滿了我的後洞。“好了,這回一插而入!”說著,他再次抬高下身,挺起陰莖,果然一插而入,全根沒入。伴隨的是後道的充實和涌脹。他動了動下身,我這時才感受到了更大的疼痛。我禁不住叫了出來。

“第一次嘛,沒事。我第一次...是你小子幹的,這回哥哥...哥慢點來,慢點有味兒。”

說著,他開始動了起來。先是上下插送了幾次,然後是輕輕的試探的摩擦,漸漸的,我的感覺好了起來,疼痛感也變得麻酥酥的。漸漸的,他也步入正軌了,有淺有深,速度也由慢而快,他嘴裡噴出的氣也越來越熱,噴到我的脊梁上燙燙的。他的速度已經停不下來了,我的配合也情不自禁起來。

他猛地一下挺了下下身,將我往前一趕,雙手撐在我的頭兩側,不再壓在我的身上,然後專心致志幹了起來。他的個頭高我很多,所以整個軀體比我的長,我的頭正好往上抵住他的脖子,我感覺到他的汗水順著脖子流到了我的頭上,他是如此的投入!

“啊~~啊~~”他開始叫了起來,我又配合著緊了緊肛門,夾得他更爽了,他的動作開始大幅度起來,他的速度和撞擊的力量也越來越猛,每一次插入好像都比上次深,每一次體會都比上次爽,我們的配合越來越默契,我的感覺越來越好,他的抽拉也更加瘋狂,我爽的叫出了聲!“叫...大聲叫...我...我愛...愛聽...嗯嗯嗯嗯違{1}規{1}詞{1}~~阿~~叫啊!!”他一邊猛插猛拉,一邊鼓勵我。我於是不再忍了,我要大聲的呻吟,我要讓全身心地愉悅都伴隨著叫床聲宣泄!!“啊...啊...噢~~噢....啊------啊------噢------噢----嗯啊-哥...哥...別別停...哥...使勁...使...勁哪...嗯....啊...好...好...好舒...舒服..服...哥...旭...旭揚...哥...好哥..哥...”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只有一個字:爽!!

旭揚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性欲,一邊縱深起伏,一邊也呻吟:“寶...寶貝...小...啊...愛死...愛死我...我了....噢...你..你敢....夾我...我老二....噢...啊....爽....再夾一下...啊...我...插...幹...幹...死你...啊...啊...啊....我要....我要....射....”

他的射字還沒說完,我就感到一股滾燙的熱流潟入了我的身體裡....又一股....好熱...好猛....他一下子癱軟在我的裸體上,帶著極度的愉悅,極度的滿足。在他的催情之下,我竟然自己泄了...泄的床上濕了一大片...我也癱軟無力。於是我們兩個擁抱在了一起,兩人的腿交叉的絞在一起,他的薄薄的一層小腿毛搔的我好不舒服,我貼著他雄健精壯的胸肌,手肆意的在他寬闊光滑的脊梁上撫摸,他長長的陰莖竟然慢慢的又有了硬度,我騰出一只手,一把攥住了他正在重新勃起陰莖,笑著問他:“揚哥...你好厲害...這麼快...”“哼...你不知道...我們搞籃球的...體力一向充沛過人...”他嗅著我的秀發說。“精力過人?”“對!下面我們換個新玩法,怎麼樣?”“啊?不要...我的腰都疼死了...”“沒事兒,待會兒咱們去吃甲魚湯,現在先讓我排排性欲...來吧..”“嗯-------噢-------”

室內頓時春光旖旎...我們兩具年輕活力的軀體,再一次合到了一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