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天氣熱的令人想扒下一層皮,大家都躲在家中吹著涼爽的冷氣,可這時的我,偏偏想到公園的籃球場去打一場球。

  我,20歲,身高186,雖然不是特別帥,不過一張酷酷的臉孔,可是風靡了不少女生,只不過可惜的是,我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同志。到了公園,我去稀奇的看到一位約18歲的學生在那邊練習投籃,我心中想著:也好!可以一起玩。於是,我走了過去。

「同學,一起玩好嗎?」我走過去大聲說。

「喔!好啊!」回答我的是一張英挺的臉孔,單眼皮,小麥般的膚色,一口白牙,一個高挺的鼻子,和流滿汗水的身軀。難到他那張帥氣的臉,我的下腹一陣燥熱,陰莖不由自主的勃起。我們兩人打了一會兒籃球,直到我再也無法控制我想幹他的慾望。

「呼!等等,好熱啊!我們去買飲料好了。」我找了一張有樹蔭的雙人椅坐了下來。

「好啊!」他走過來坐在我旁邊,我依稀還能聞到他那股汗騷味,令我的下部又腫大了幾分。

「嗯!我去買。」我趕緊起身,只怕在待下去,我便會在椅子上幹了他。

  回來的時候,卻已不見他的蹤影,我心想:他到哪裡去了?我看了看椅子上,籃球還在,所以他應該還沒離開。一想到他,我又忍不住自己的慾望,於是我帶著飲料和籃球,打算到公園旁廁所好好的打一槍,解放自己的慾望。到了廁所外面,我把飲料和籃球擱置在一旁,走進最裡面的那間廁所,正當我要脫下褲子時,突然聽到隔壁傳來一陣低吟聲。

 「唔…嗯…」那是一種很像淫叫的聲音。

  於是,我偷偷找了一個小洞,往另一邊的廁所瞧,不看還好,我這一看卻讓我看見一樣驚人的事。剛剛那位籃球男,竟然褪下的全身的衣物,靠著廁所的牆壁,一隻手上下套弄著他那跟粗大的陽具,另一隻手不安份的在全身游移。

   他那根粗大的性器大概有18公分長,小麥色均勻的分布在全身,碩大的胸肌因為興奮而不住的在顫抖,那濃密的陰毛從腹部一直連接到陰部,卷曲腿毛性感的分布在他健美的大腿和均稱德小腿上。看到這裡,我已經忍不住的把褲子脫下,套弄著我的陰莖了。

  「嗯…喔…喔……阿…」他口中發出喃喃的叫聲,小麥色的健美身軀不住的顫抖著。

  看著他性感的樣子,我就口乾舌燥,恨不得能把他狠狠的幹一頓,突然,他換了一個姿勢。他把他那性感的屁股抬起,像隻狗的趴在地上,手指還開始玩弄他那肛毛濃密的小穴,而我真是幸運,因為他剛好把屁眼對著我這邊,我除了能看到他的手指玩弄著屁眼,還能看到那菊花一開一合的迎合著他的手指呢!我家快速到套弄著我的雞巴,而他也開始稍微大聲的淫叫起來,看來他也快射了。

  「喔…幹…來了…嗯…嗯…啊啊啊…」雖然從我這個角度看不到他射精的樣子,不過我卻清楚的看見他的全身肌肉,正劇烈的抖動著。

  「阿…阿…阿…」好不容易他好像射完了,可是這次卻換我的高潮來了。

  「嗯…阿…」我的精液如泉湧似的,一波接一波的射了出來。

  「阿…」解放的感覺真好,而這時令我驚訝的事發生了!

  「喀啦!」老舊的廁所門這時被打開了,那位籃球男孩正光溜溜的站在外面打量著我。

  「你剛剛看的很爽嘛!」他看著我說。

  我尷尬的不知道該說甚麼,他卻進來開始吻我,他的嘴唇堵的我說不出話,我貪婪的吸允著他的舌頭,他的口水。

  「唔…嗯…」我把他推出廁所外,開始沿著他的頸子吻下去,我一手捏著他咖啡色的奶頭,另一手不斷的撫摸他的下腹。我用牙齒輕咬著他的奶頭,還能聞到他身上那股汗味,不過我還時覺得不夠刺激,我鎖上廁所外的門,拿起剛買的冰紅茶往他身上倒下去。

  「阿…阿…喔…對…那邊……阿阿…不可以…」他被我舔的語無倫次,我開始舔到他的下腹,他那濃密的陰毛還不斷的搔著我的下巴。

  我的唇繼續往下舔,來到了他的雞巴,我毫不猶豫的一口含下他那粗大的性器,用舌頭繞著他的馬眼,我能感覺到他的馬眼不斷的再分泌淫液。

  「阿…不要…阿…幹…」不管他的淫叫,我繼續刺激著他的龜頭,當然,我的手也沒閒著,我一隻手捏著他健美的胸肌,一手撥弄著他的屁眼。

  「嗯…喔…那邊不……不可…阿阿……」他英俊的臉上充滿著淫蕩的表情。

  我的嘴依依不捨的離開他可口的大雞巴,來到他那濃密陰毛下的菊花。

  「阿…」在我將舌頭前端刺進去的那一秒,他突然全身抖動了一下。

  我把他抱到地上,將他的雙腿打開,屁眼朝上,我開始吸允他的屁眼,一邊吸,還能一邊聞到屁眼的汗味、淫水味、穢物味交織成的奇妙味道。

  「阿…喔…喔…喔…阿阿…」他激動的不斷扭動,一邊迎合我。

  「要來了喔。」我對他說。接著,我提起我那粗大的陽具,將龜頭的前端挺進他的屁演一點點。

  「阿…幹…」他爽快的浪叫著,於是我將整隻陰莖全部挺進。

  「喔阿阿…阿…幹…好爽…幹死我…」他不斷的扭著他的屁股,想讓我插的更深入。

  我不斷的幹著他,接著,我換了一個姿勢,我把他倒過來,像狗一樣趴在地上。

  「喔…幹死我…快…快幹我…」他不顧尊嚴的要我幹他,屁眼一直分泌出淫水。

  我把他推到牆上,抬起他的一條腿,更猛烈的進攻他的菊花。

  「說你是賤貨。」我身上流滿汗水,而他古銅色的肌膚上也是。

  「我…阿阿…我是…賤…賤貨…阿…幹…快幹我……」他被我幹的連話都說不清楚,只能不斷的浪叫著。他突然抱住我,我把他的兩隻大腿抱起,讓他一邊和我接吻,一邊被我幹。

  「唔…嗯嗯…嗯…」他的舌頭和我的舌頭交纏在一起,我已經分不清楚他身上的到底是和水還是淫水了。

  「阿…」我能感覺到我快來了,於是我加快速度猛烈衝刺。

  「阿…阿…阿…幹…」他被我加快速度的撞擊幹的爽歪歪的。

  他一手幫自己打槍,一手不斷撫摸著我的胸肌,「阿!阿!阿……」我把雞巴抽出,再他臉上射出一股又一股的白漿,而他也再此時把精液射在我的腹部上
。我累的躺下來,與同樣躺在地上的他相視而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