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 天趙雲若拖著疲憊的身軀邁進T 大學校的大門,因為昨天晚上被梁智薰
他們淩辱的筋疲力盡所以今天早上睡過頭了,這時已經上課有一段時間了正好K
場上沒什麼人。

正當他走進教學樓走道的時候,突然在她的面前站著一個人影,手上拿著一個掃把。趙雲若抬起了頭看了看這個曾經借助照片淩辱過他的人陳伯。沒錯就是他,他那副可怕的嘴臉在趙雲若的大腦裏是永遠揮摸不去的!

這時陳伯乘著四下沒人用他那粗糙的大手隔著他那件粉紅色的上衣用力地搓著她的乳頭,由於昨晚趙雲若被梁智薰他們淩辱得全身青一塊紫一塊地到今天早上都還沒有完全的恢復,這時又被這樣地搓揉使得趙雲若覺得很痛但又叫不出來因為他心裏很明白要是被人發現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我的小寶貝,這幾天我沒幹你是不是想我了啊?!哈哈……要不要找個沒人的地方讓我來滿足你的欲望啊?!”

陳伯一邊說一手拉著趙雲若那柔順的頭髮把他拖到了T 大舊校舍得一個底下室裏. 那裏可能是因為太久沒有人進去過裏面髒亂不堪到處可見密密麻麻的蜘蛛網. 陳伯用力地把趙雲若推到牆邊用自己的身體壓著他,把他的粉紅色的上衣脫下仍到一邊,尖挺奧人的胸部毫無遮掩地暴露在陳伯的眼前。

陳伯用嘴開始吸趙雲若的乳頭,用牙齒輕輕咬著那如花生米大的乳尖。另一隻手伸向他的褲子隔著他的內褲時輕時重地揉著趙雲若的雞巴,這樣上下的“攻擊”沒用多少時間就使趙雲若的雞巴流出了淫水濕潤了他的內褲,

陳伯看時機成熟一下子扯下他的白色內褲,使喚趙雲若像母狗一樣爬在地上,自己脫下褲子露出黝黑而早就堅挺的JJ毫無防備地插進趙雲若的小穴,由於用力太大使的趙雲若痛苦地流下了淚水。

這時陳伯的雙手也沒有絲毫空閒的時候用力搓揉著趙雲若的雙乳,慢慢地進入高潮。

“爽……爽……太爽了,哈哈這真是上天給於我的優待啊!讓我能幹到號稱為T 大創校以來最漂亮的校草真是死而無罕,我的小寶貝,你爽嗎?能和我作愛是你的榮幸啊!哈哈……”

陳伯越想越興奮,就越有幹勁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而且力度越來越大!趙雲若被插得下體有種撕裂的疼痛,哭喊著:我求求你放過我吧!“可是陳伯他只是一味地尋求自己的快感絲毫不去理會趙雲若身心的痛苦!

經過數百下的抽插,陳伯終於忍受不住大吼一聲把濃厚的精液射在趙雲若的小穴裏!只到自己的JJ變軟時才從趙雲若的小穴裏拔出來。

一把抓住趙雲若的頭髮把他的頭按在自己已經軟下來的JJ上,說道:“我的小寶貝,快把它給我舔乾淨!”趙雲若看著這又粗又黑上面還粘滿了自己的淫水和陳伯的精液散發著一股噁心的臭味。趙雲若的眼角又流下了淚水!

“快點……是不是要我把你的淫照帖出來給全校的人看啊!”陳伯對趙雲若
大吼到。

“求求你,不要啊!”趙若芸哀求到。

“那你還不給老子快點,要是我覺得不爽的話,後果………嘿嘿……!”

趙雲若含著淚水雙手托著陳伯的陰囊,儘量地張大自己的櫻桃小嘴,把整根的JJ深進嘴裏,香舌慢慢地舔著JJ頭. 還時不時地前後抽插著。使陳伯爽得倒吸一口氣!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一下子就過了2 個小時. 隨著一陣電鈴聲劃破整個
T 大的寂靜。

下課了

“他媽的,趙雲若今天是在搞什麼,這時候還沒有近來學校?我的老二已經有點癢癢了,連震給他打給電話問他在哪。”梁智薰說著點著了一根煙吸了一口。

“老大他的手機是關著的。”連震向梁智薰說道。

“媽的,他是不是要我們把他的照片和G 片公開出來啊!”宋理乾滿臉不高興地說道。


你他媽的急什麼,說不定是昨晚我們幹得他太累了,害那小賤人今天怕不起
也不一定,嘿嘿,你們說是不是啊!“梁智薰滿臉淫笑地說道。

“那老大我們現在要幹嘛啊?要去他家找他爽嗎?!”宋理乾迫不及待地問道。

“算了……算了乾脆今天就讓那小賤人休息一天吧,我們晚上再去幹他,走
我們去溜達溜達. ”梁智薰向宋理乾和連震各拋了根煙說道。

“媽的,今天是怎麼了。那麼大的一間學校一個好看的也沒有?”宋理乾懶洋
洋地說道。

連震聽了回答說:“是我們幹膩了那T 大的校草趙雲若,所以你才覺得沒什
麼美女吧,嘿嘿!”

他們說著說著就來到了舊校舍得走道裏. 梁智薰突然停了下來用他那靈敏地
如同狗一樣的鼻子嗅了嗅!

“不要吵。”梁智薰停止了正在爭執的西門和連震的聲音。

“又怎麼了?”宋理乾很不耐煩地問道。

“你們聽是那個小賤人的聲音”梁智薰說道。

“哪有啊?”連震問。

“跟我來!”梁智薰邊走邊向他們兩個打了個跟過來的手勢。

經過了一個走道他們來到了地下室的門口。果然裏面時不時的傳出來陳伯的打罵聲和趙雲若的抽噎聲。梁智薰探進頭去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時陳伯給了趙雲若一巴掌,吼道:“媽的,小賤人,今天你沒吃早飯嗎?那麼沒力,K,給我吸大力點. ”趙雲若捂著被打得通紅的臉眼角又流下了傷心的淚水。

在門外看得一肚子火的梁智薰握緊了拳頭一下子沖了進來,朝陳伯的後腦猛擊了一拳。

陳伯被這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拳打得倒在地板上,宋理乾和連震也沖了上去對陳伯一頓拳打腳踢,這場景把趙雲若嚇壞了,忙抓了他那粉紅色的上衣把自己全身粘滿了陳伯精液的裸體遮擋住,梁智薰示意把陳伯架起來。

宋理乾和連震一人抓住陳伯的一隻手把他架了起來。梁智薰走上前有是一拳把陳伯打得吐了口血說:“我K,我的人你也敢碰你他媽的是不是不想活了?”

陳伯忙求饒道:“是……是……是我不對我該死!”

梁智薰對在一旁已經看傻了的趙雲若問到:“你個賤人為什麼背著我們和這
種人上,是不是要我把你的G片傳到網上啊?”

趙雲若忙解釋說:“是陳伯拍到了他的裸體照逼他這麼做的!”

梁智薰越聽越氣一把抓住陳伯的頭髮說:“底片在哪,他媽的你最好給我乖
乖的交出來要不老子讓你死得很難看。”

陳伯這時已經嚇得半死了忙說道:“好好,底片在我家裏我帶你們去拿。”

梁智薰示意趙雲若把衣服穿好,跟他們一起去取底片……到了陳伯家,梁智薰大腳一踹把陳伯踢出了幾米遠說媽的動作快點,把底片交出來。陳伯手忙叫亂地找出了底片交給了梁智薰。

梁智薰一把奪過底片看了看從口帶裏拿出打火機把底片燒了,回過頭看看了
陳伯說還有沒有啊,要是讓我知道你還有的話我就讓你死得很難看。

陳伯忙解釋到“真的沒了……真的!”

“沒了,很好,由於你上了趙雲若,我覺得很不爽所以我要……”說著梁智
薰拿出了一把匕首一下子捅瞎了陳伯的雙眼。

“啊……。啊!”

一陣陣發自肺腑的喊聲響徹整個房間. 要不是陳伯他家在郊區,這聲音一定響片全城。

趙雲若看到了這一幕真的傻了,他現在害怕及了,心裏的報復念頭灰消雲散!他雖然知道梁智薰很恨但沒想到竟然連人的眼睛也敢捅嚇,他開始擔心自己和正在醫院裏躺著的林語芯擔心。

“走”梁智薰拿紙擦了擦匕首上的血示意宋理乾和連震帶趙雲若走。

BMWZ8 行駛在要去高雄的林蔭路上,道路兩旁的景色向後飛馳著。隨著迎面而來風的輕拂趙雲若臉上的流水已經被吹乾,美麗的的臉上只是留下了兩條淚痕。

“你放過我吧!”

趙若芸沙啞地對坐在她身邊的梁智薰說著,梁智薰看了她一眼哈哈大笑了一聲回答道:

“嘿嘿,我的心肝寶貝,怎麼啦?難道我的”老二“不夠猛你想要換人啦?你覺得有可能嗎?!慢慢享受吧,要是我哪天干得不爽了或許可以放過你的,哈哈!”

趙雲若看著梁智薰那副邪惡的嘴臉意識到了自己想要脫離他們的魔掌是件多麼不容易的事啊!“

過了一會兒就到了離T 大的校門口的不遠處,梁智薰轉過頭對趙雲若說:“把你的內褲脫下來給我,下車自己走進學校,給你個面子要不被你的同學看到你和我們在一起,嘿嘿!到時候你就不好辦了,快點,本大爺我沒那麼多耐性。”

現在的趙雲若還沒完全從剛才的恐怖一幕完全的回過神來,對梁智薰的要求當讓是言聽計從。他將自己褲子脫下,退下內褲,,把內褲交給梁智薰。

梁智薰拿過內褲將它靠近鼻子嗅了嗅洋洋得意地說到:“恩……蠻香的嘛!看來你這個小賤人能拿到T 大校草的稱號一點也不過分哦!”

趙雲若聽到梁智薰怎麼說臉上有泛起了紅暈,可是他不想和這些人面前逗留,於是他打開車門下了車。

“,我們放學再來接你哦!記得在老地方見!”宋理乾在後面喊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