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偉和同學道別後便一個人走回家,腦子裡還在想著剛剛補習班老師在台上所講解的數學題目,「唉~我果然是數學白痴,那麼簡單的題目竟然解不出來!」小偉自言自語的說著。過了彎角便可以看到小偉的家,不過由他家的燈光看來,和他相依為命的奶奶還回來,今晚又是他一個人了。其實,一個人在家已不是第一次了,自從小偉的父母親飛機失事之後,小偉就開始和奶奶過著相依為命的生活,雖然還有奶奶陪伴著小偉,但是奶奶年紀大了常常需要去醫院作檢查,有時一檢查就是三、四天,所以小偉已漸漸習慣一個人在家了。打開家門、走進客廳,才正要開燈的時候,一雙手用力的將小偉摔倒在地,小偉還來不及反應,身上雪白的制服已經被扯破了,單薄的身子在微弱的月光映照下,就像是一隻待宰的小綿羊,小偉像驚弓之鳥似的撐起身子往屋內跑,沒想到被那一雙手一把就給拖了回去。小偉奮力的掙扎、聲嘶力竭的喊叫,眼前的陌生人粗暴的撕破小偉身上所有的衣物,小偉不斷的抵抗,換來的是陌生人無情的垂打,小偉漸漸的失去了意識,在他閉上雙眼前,他所看到的是一個戴著面無表情面具的人眼神兇殘的看著他,他所感覺到的是有根粗大的肉棒撐裂了他的肛門……

「小偉,你醒醒啊!奶奶就在你旁邊,你別睡了,趕快醒來告訴奶奶是誰這麼狠心向你下這毒手啊。」小偉的奶奶抱著陷入昏迷的孫子哭喊著;「奶奶,您別難過了,我答應你一定會找出兇手替小偉報仇的。」一個三十出頭的男子握著奶奶的手說著。「阿剛,小偉這麼的單純、這麼乖,到底是誰這麼狠心傷害我的寶貝孫子啊?」阿剛,十幾年前和全家坐飛機出國旅行,誰知道這一次的出遊竟成了天人永隔,整架飛機兩百多人只有阿剛一個人奇蹟似的生還。阿剛第一次看到小偉的奶奶是在空難的法會上,那時阿剛看到一個慈祥卻悲傷的老婦人牽著一個小男孩站在一對夫婦的照片前流著淚,而一旁的小男孩只是蹲在地上玩著手中的小汽車。阿剛不知為什麼,拿出口袋中的手帕給小偉的奶奶拭淚,就這樣阿剛便和小偉的奶奶培養出如同祖孫間的情感。數年前在英國拿到心理學碩士學位後,回國開了一間診所替一些心理失調的病人看病。

走出了小偉家阿剛不小心撞到了一個男子,連忙的道歉之後阿剛仔細的看了男子一眼,眼前的男子大約年近三十、身材結實。「你是葉老太太的什麼人呢?怎麼會從他們家出來?我以前好像沒見過你。」那男子疑惑的問著阿剛。「喔!我算是葉老太太的乾孫子,因為她孫子小偉出了點事,所以我來探望她老人家!」

「這樣啊!我也聽說了他們的事情,真不知道是誰這麼殘忍對一個小孩子作出這種泯滅人性的事情。」

「是啊!現代人大概因為壓力太大了,往往造成自己心理產生了一些問題而不自知,最後就做出了一些連自己都難以想像的事。」

「或許吧!不過這種行為仍是不可原諒的,對了!我叫小克,就住在隔壁,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請儘管開口。」「只怕到時會太麻煩你!……你叫我阿剛……」阿剛和小克在交談了一陣子後,便離開了這個地方。

「醫生,我最近還是常常夢到我在救火的時候親手將一個小男孩丟進火堆裡,就在一旁冷冷的看著那個小男孩哭喊、掙扎,我好痛苦!醫生,我怎麼會做這種夢?」一名男子躺在長椅上說道。

「你這是因為職業的關係造成你的壓力過大,你給自己太大的責任了,所以你會有逃避責任及壓力的想法,不過你又沒有正常的宣洩出你的壓力,所以淺意識轉化成夢境,讓你在夢裡獲得紓解!」阿剛仔細的為他身後的病人解答。

「是嗎?那為什麼我不但沒有解脫,反而還會有罪惡感呢?」

「雖然在夢境裡你獲得了抒發,但是回到現實的環境中,道德感及責任感反而更加壓迫著你的心理,以致於造成你現在這種情況,我建議你找個適當的方式將你的壓力發洩出來!時間有點晚了,今天暫時就到這了,我們下次在繼續吧!」

「我想我可能不適合當消防隊員吧!」病人笑道;「怎麼會呢?你別因為這樣就放棄你多年來的理想,在說你現在穿這消防隊員的制服也不錯看呀!」阿剛微笑著回應病人:「剛剛的救火行動還順利吧?」

「完美的出勤,不過也真不好意思!衣服沒換就來看病了!」病人略帶羞澀的回答。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呢?你穿這制服真的很吸引人,我想一定會有很多女孩子被你給迷倒的!」

「醫生,你就別再誇我了!時間真的有點晚了,我要趕快回宿舍了,不然就慘了!」病人作了個鬼臉後便轉身離開了診所。阿剛在病人離開後便將門窗關上,只留下桌前的檯燈陪伴著他略行孤單的身影。

病人快步的走著,心理直擔心若過了宿舍的門禁時間就要討一頓罵了。就在經過一條暗巷的時候,一根木棒毫不留情的揮向他的後腦勺……

在暗巷裡,一個戴著面具的男人正粗暴的用刀子撕扯著病人的衣服,一時間病人身上的衣服已殘破不堪,厚實的胸膛以及黑紫的奶頭若隱若現,戴著面具的男子像隻野獸般的狂舔病人的身體,男子用力的將病人的內褲扯下,一條沉睡中的陰莖正服貼在睪丸上面,男子用手抽動了幾下,病人的陰莖像是獲得了滋潤似的逐漸的茁壯,男子將自己褲頭的拉鍊拉下,掏出早已勃起的陰莖,在對準了病人的屁眼之後,便開始用他的大屌用力的對病人作活塞運動,每一次的抽動都像是要用他的屌刺穿病人的身體似的。男子的腰不斷的挺進,男子的手不斷的套弄病人的陰莖,一股電流流竄過男子的脊椎,一道又一道的精液射進了保險套裡,而病人同時也射出了他在人世間的最後一道精華……

阿剛在祭拜完昨晚從他診所離開的病人之後,便走進後面的房間想看看消防隊員的遺容。「你怎麼會在這?」在阿剛的面前是前些日子剛認識的小克。

「大山是我的同窗好友,我們一直到高中畢業才逐漸的失去聯絡!直到前幾個禮拜我們才在街上偶遇,可是沒想到、沒想到才短短的幾天,他就…就……」小克已泣不成聲了。阿剛將手搭在阿克的肩上安慰著小克:「哭吧!用力放聲的哭出來,這樣你會好過一點」或許是獲得了阿剛的鼓勵,小克盡情的放聲大哭。

「剛剛真是讓你見笑了!」小克不好意思的說道。

「怎麼會呢?其實人感到不愉快或是有壓力的時候就一定要適當的發洩出來,不然很容易出問題的。」

「你好像對心理學蠻有研究的?!」「我是英國心理學的碩士,唯一的收入就是當當心理醫生!」阿剛笑著回答。

「原來你是心理醫生,這樣如果我心理不正常的話,你可不可以免費幫我醫治呢?」小克正經的問道。阿剛看到小克這麼正經,先是楞了一下接著便回答:「可以!我一定會好好的幫你醫治的!」……回到家後的阿剛一直在想著小克下午怎麼會這麼正經的問他那個問題,難道小克心裡藏著什麼事情,還是不可告人的秘密?

小克換上了柔道衣服開始對學生上課,看到學生們穿著柔道制服、揮著汗水練習,小克竟望得出了神,連阿剛來到旁邊叫了小克好幾次都不知道,直到阿剛搖了搖小克的身體,小克才驚覺起來。

「你怎麼了?發呆道連我叫你都沒聽見!」阿剛關心的問著,而眼睛卻打量著眼前的小克,小克的身材真的不錯,結實雄厚的胸膛,粉嫩的乳頭若隱若現,看得阿剛都不自覺的勃起了。

「喔!沒…沒什麼?我只是在想到底殺害大山的是誰?以及這件案子和小偉的案子有沒有關聯!」小克故作鎮定的說道。「咦!你鞋子下面踩著什麼?」小克指著阿剛的皮鞋說。

阿剛把鞋子底下的東西取下兩人一看,小克驚訝的說道:「怎麼會是大山的名字胸章?」,阿剛連忙的解釋:「大概是大山離開我診所的時候不小心掉到地上,結果被我採到的吧!」

「喔!對了,你找我有什麼事?」小克不在意的問著。

「是這樣的,這兩天我乾奶奶作身體檢查今天晚上不在家,所以我乾奶奶想請你到家裡幫他照顧小偉!」;小克聽完後接著問到:「怎麼你不去呢?」;「因為我晚上有點事情要處理,所以只好麻煩你了!」阿剛誠懇的回答。小克因為阿剛的拜託,答應了下了課就直接去葉家照顧小偉。

由於今天的進度較慢,再加上等家長來接小孩子放學,小克來到葉家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在稍微看過小偉之後,小克便走到浴室去洗把臉,在洗完臉病稍微用濕毛巾擦了一下身體之後,小克便打算走到樓下的廚房煮碗泡麵吃吃,就當小克要進入廚房的時候,所有燈光突然熄滅了!小克四處在找手電筒,突然一根球棒擊中了小克的後背……

小克漸漸地甦醒過來,雙手被反綁在柱子上的小克,眼前站立著一名帶著面具的男子,身上除了一條黑色的子彈內褲以及腳上的運動襪和球鞋外,可說是一絲不掛。那名男子雙手撫摸著小克的胸膛,小克只是冷冷的看著眼前的男子,男子用手指搓揉著小克的乳頭,沒幾下子小克的乳頭便堅挺了起來,而小克也閉上了眼睛享受著這一切,男子伸出了舌頭輕輕的舔著小克粉嫩的乳頭,雙手則溫柔的將小克的柔道服解開,接著便將小克腰上的褲頭帶給卸下,小克的褲子一下子就滑到小腿上,男子將小克的柔道服的褲子給脫去,舌頭隔著內褲順著小克陰莖的形狀滑動,不一會兒小克的陰莖像是要把內褲撐破似的,男子將小克的內褲用力的一扯,一條火紅的肉棒砰然地彈出,男子毫不猶豫地將小克的肉屌一口吞入,小克受到男子溫濕的含入,不自覺的低吟了出來,男子聽到小克的浪叫聲更加賣力的用嘴服務著小克的大屌,含入肉棒的同時,舌頭還會延著小克的龜頭、冠狀溝、馬眼溜動,有時用力的吸吮、有時溫柔的含吻,小克感受到他前所未有的感覺。

男子站了起來走到了小克的身後,先是舔了舔小克的屁眼,舌頭還不時的進入小克的菊花裡,受到這樣的刺激,小克的龜頭流出了更多的前列腺液。男子將手指插入小克的屁眼裡,一根、兩根的插入,小克雖然感到有點疼痛,但夾雜興奮的感覺卻讓他默默的承受這一切!男子脫去了內褲一根火熱的大屌挺立著,男子套弄了幾下性器並吐了口口水在龜頭上,接著便往小克的屁眼挺進,小克感受到巨物的入侵,開始扭動身體想躲過男子的挺進,但無奈男子緊抓著小克的腰,一往後拉,男子的陰莖便整個被小克的肛門給吞入了!小可緊咬著牙不趕叫出聲,怕一不小心惹毛了身後的男子,而男子奮力的抽插,一手則握著小克的陽物幫他打手槍。隨著男子的抽插,男子的卵蛋也拍擊著小克的兩片臀肉,而身體撞擊的聲音夾雜著抽插屁眼的噗滋聲,伴隨著男子的低吟以及小克的淫叫迴盪在整間屋子。

小克在男子的插入以及手淫下感到龜頭一陣緊縮,一道又一道乳白色的液體噴射而出,男子由於小克的射精連帶闊約肌的收縮,感受到強力的吸力在吸著他的龜頭,男子也忍不住的低吼著射出他極度想發洩出的精液。男子在射精後一時攤軟跌坐在地,小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繩子解開,並用擒拿手將男子押倒在地,隨手拿了原本綁著小克的童軍繩將男子綑綁住,在穿戴完衣物後便對男子說:「阿剛,自首吧!你別再殘害別人,傷害自己了!」接著便把男子臉上的面具摘下,而面具下的臉則是阿剛。

「你怎麼知道是我?」阿剛問道。

「小偉出事那天晚上,我看到有人從大門走入屋子裡,過了幾個小時之後那人大搖大擺的快步離開,當時我並不引以為意,但當我知道小偉出事之後,我推斷應該是當晚從大門出入的男子所為。就當晚我所看到的情況看來,出入的人應該是葉家的熟人;接著沒多久大山出事了,而在大山案發的巷子裡我找到了兇手所遺留下來的衣服釦子,而在大山公祭那天你所穿的衣服也正巧少了一顆釦子,再加上今天你到我那時,鞋子下面大山的徽章,這一切種種都讓我們不得不懷疑你!」

「喔!是嗎?你真的是太會編故事了!可惜沒有人會相信你的!別忘了這是我乾奶奶家,而我現在被你綁著,假如警方看到了這種情形,你說他們會相信誰呢?」小剛邪邪的笑著說。

「別忘了!我來這是葉老太太請我來的!」

「是嗎?你怎麼能確定是我乾奶奶叫你來的呢?」

「為什麼他不能確定?阿剛我一直在祈求希望兇手不是你,但是沒想到你…你竟然這麼殘忍像小偉下這毒手!」小偉的奶奶從一旁的房裡走了出來。

「奶奶!你不是去醫院坐檢查了嗎?」阿剛訝異的問著。

「那是騙你的,小克前幾天來這跟我講了許多事情,當時他說兇手是你,我不相信!沒想到…沒想到小克的推測都是真的,你好狠心呀!你好狠心!我視你如同自己的孫子,而小偉也看你像自己的大哥哥一樣,你卻……」小偉的奶奶哭泣著說著。

半年後,阿剛由於自己所犯下的數起姦殺案而遭槍決,而小偉也在阿剛槍決的當時奇蹟似的甦醒過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