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期終考,每天只考兩個科目,所以很早便可回家。那天考的只是英語卷二,回到家才十一時。家裏的人都上班去了,我大無私樣的接上互聯網,找樣眼的圖看。天氣太熱了,我把內褲脫掉,只穿上外褲,一邊看圖,一邊撫摸自己的老二。當我看得入神時,有人按了門鈴。我打開了門,看見一個短頭髮、約二十歲的工人。

「我是大廈管理處的,這是我的工作證。」我看了看,他說:「最近天氣潮濕,多戶人家報稱廚房的瓷磚都有脫落,所以逐戶檢查。」「好吧。」接著,我開了門給他。他入了屋,一看就是我那站了起來的弟弟。我不好意思的把門關了,然後回房去,繼續看圖。

他走進廚房,檢查了一會,在我不在意的時候走進我的房間。「你家廚房的瓷......磚......」他不知何時走進來,我不知如何是好,也沒有心理準備,但那些在Monitor上的樣眼圖片盡入他的眼簾。「訽來你也是.....」他開口說。「我......」「我也是!我也常常看這些圖的。」

我看著他,不知應說些甚麼。因為這是第一次遇上同好。「呀.....」這時我見他看著我站立的老二,我有點尷尬。「可以讓我看看嗎?」他指一指我的弟弟。「我......」他坐了在床上,說:「過來吧。」他把鞋、衣服和長褲脫下,只留下腳上的黑色長襪和手上的白色勞工手套,露出了胸肌,我想他是裝修工人,所以肌肉比較結實吧。我走近床邊,他便打開大腿,讓我坐在他的大腿之間。他把我的外褲退到大腿,我的弟弟便急不及待走了出來。

他把頭靠近我的肩膊,用手撫摸我的弟弟。那種感覺真的很舒服,他的速度,加上勞工打套的感覺,實在難以形容,我只是感到莫明奇妙的愉快和興奮。眼見弟弟越來越紅,越來越熱,看來畜勢待發了。他用掌心打圈的磨擦我的龜頭,然後將中指和食指分開,把我的老二放在中間,磨擦兩則。

我開始呻吟起來:「呀......呀......」,他的速度開始快起來。我想射了,但我嘗試壓抑著,我還想繼續享受啊!他越來越快,火力集中在龜頭。我心想:「來......對了......虐待弟弟的頭......把他的頭磨去吧......不......我忍不了......呀!」大砲射出了,玉液灑在床上和他的手套上。

他把手套上的美酒嗅了一嗅,品嚐起來。我靠在他的胸前,確著氣。在網上看過不少同好的網頁,我知道接著到我為他服務了。我回過頭看著他,才發覺他的樣子也不錯。他也若有所思的看著我,我便開始親他的咀。他的口裏有點腥,必是我的玉液吧。我把舌頭伸進他的口中,他便把口水吐進我的口中,讓我細味。

「下面!」他說。我明白他的意思,因為他的老二漲漲的。我吸吮他的弟弟,用力啜他弟弟的頭。我的舌頭在他的老二上搜索,但龜頭的誘惑令我的舌頭誹回在那兒。他把眼合上,興奮的享受著。這是我的第一次替人服務,雖然射了一次,但戰意正濃,我的大砲再次充電了。他高興的叫了,叫了數聲,便把他的玉液全射在我的口中。

我含著精液,再親他,他貪心的把精液吸掉。想不到看 vcd 學來的終於大派用場。他回過氣來,說:「第一次嗎?」「唔.....」「我不只喜歡這樣,10、69、鞋、襪、手也是我喜歡的方法。」「......我們可以再來一次嗎?」「好!這次我們玩其他的。」他把右腳靠在我那再次站起來的老二上,讓他的襪子與我的弟弟磨擦,把我的老二擦得紅紅硬硬。突然他停下來,把襪子脫下,一隻套在我的老二上,一隻用手拿著,放到我的鼻前,讓我感受他的汗味,然後塞進我的口中。
接著,他用手把襪繽動,讓老二在襪子內磨擦著。這種磨擦的感覺,比剛才用手套的更柔軟、更舒服。我盡情享受黑襪的神秘和他的汗味,一陣陣的興奮和刺激,使我再次射了出來。他把襪上的玉液吃掉,再從我口中把襪子取出,放在一旁。

他叫我俯在床上,把頭放在他的鞋子上,然後從褲中取出安全套,載在他的老二上。之後,他有所行動,從後伏在我的身上,用手撫摸著我,把他的老二塞進我的後庭。他有點急,我感到痛礎。「不要......」我請求他。「沒帶那個來潤滑.......」他見到書桌上放了一支潤唇膏,便當作潤滑劑用。

我十分不習慣,但過了一會,我漸漸放髹,讓他不斷的出入。但我不是太興奮,因為我很高興的射了兩次,有點累了。一般暖流進入我的身體後,他叫我向著他。我不其然的啜著他的乳頭,真的想吃到他的奶呢。突然,他的傳呼機響起。他看了看,不依不捨的抽出來,穿回衣服鞋襪。

「下次再玩過吧。對了,我叫阿明。」他說完便走了。他走了後,我才記起他是我那條村的維修工人,有時見到他檢查電梯,有時修理電燈。

考過了試,難得有幾天假期。一天下午,我到圖書館還書後,在電梯機房外,撞見了阿明。因為電梯需要修理,所以他和另外三個工人在工作。「有興趣嗎?」他第一句便問「甚麼......呀」我明白他的意思,點了點頭。他便帶我進入機房。

機房很細小,有點擠。阿明介紹了其他人後,我們便玩了起來。他們脫了工作服,只見他們帶著手套,肌肉結實,實在令人唾涎。首先,我們分成兩組,他們四個對我一個。他們把我搏在機房裏的水管上,不斷的用手套、穿在腳上的足球襪(後來我才知他們組成了一闠同志足球闠,下班後他們都會到球場踢足球。有時我會去看他們踢球,之後跟他們到其中一人家裏,一面看G片,一面幹起來。阿明是一個人住的,所以我們多會去他的家。他們總是要我先嗅他們的球靴,再用足球襪套在我的老二上,守門的阿文更會用手套,讓我射得虛脫。有時他們要我射在他們的手上,有時在他們的球靴中,有時在他們的口中,待我變得無力後,便任由他們擺怖)和工作靴挑起我的性,然後含著我的雞巴。他們每人一次的,我射了四次,弟弟已無力再站起來。

他們看到了,阿明說:「是時候了!」他們把我反轉身,用工作靴的鞋帶緊緊的搏我的老二上,讓整隻工作靴固定的套著我的老二。雖然看不到他們,但他們不斷的往後插。我覺得有被強姦的感覺,但卻很愉快。我也隨著他們的抽插,興奮起來。雖然老二無力站起來,但淫水一滴滴的流出,流在工作靴中。他們不斷地玩,把所有保險套用完了,才放我下來。阿明覺得不夠,把套著我老二的工作靴除下,一邊嗅一邊打槍,另外二人則玩起六九來。剩下的那一個,便是上述的守門員阿文。他把足球襪除下來後,套在我無力的老二上。那時我不知自己興奮不興奮,因為我老二有點麻了,但淫液不斷的流出,把他的襪子弄濕了一片。

接著,他把手指插進我的下體,然後把手從手套抽出來,把他的雞巴插進去,然後咬我的乳頭,令我欲生欲死。他們玩得累了,停了下來,坐在地上。他們見我老二站不起來,但淫液卻還流出來,於是讓我睡在地上,不斷的用手撫摸著、又用長襪套著,即使我那兒已經累得有點痛。

玩了很久,他們的足球襪讓我的玉液全弄濕了,他們才放我回去,但那時已下午五時許,共玩了兩個多小時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