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在一個靠海的小鄉村,那是一個很傳統的地方。我有四個姐姐,我是家裡唯一的男孩。從小我就對男人有一種說不出的渴望,我好希望一個哥哥。由於我上學比較早,在班級裡我又是最小的,又由於我學習好,老師總給我特殊的關照,男生們也都特別照顧我,有時我撒撒嬌耍耍小孩子脾氣,他們也都會容忍我,於是我更覺得自己和別的男孩不一樣,可是還是不明白自己究竟哪裡與別的男孩不一樣。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十五歲。

  那年夏天天氣很悶熱,每天頂著大熱天唸書,好不容易熬過了聯考,考上在南部的一所五專,碰巧隔壁的王哥哥也重考上了南部的一所大學,靠近我讀的五專,所以爸媽就跟王哥哥的爸媽說好,以後我和王哥哥租房子住,彼此好有個照應。

  王哥哥是家中的老二,上面還有一個在外地當兵的哥哥。從小王哥哥就很照顧我,每次有什麼好吃的,都會拿給我吃,在我心裡,他就像大哥哥一樣疼我。正值性發育期的我,對於男人特別好奇,尤其是跟我年紀一樣,或是像王哥哥一樣年紀的,王哥哥長的比我高,大約179公分,而我只有167公分而已。

  王哥哥常常穿著寬鬆的籃球衣服去打籃球,每次他都拉我去,雖然我對打籃球一點也不感興趣,但是只要看到王哥哥打籃球的神情,即使只是坐在一旁,也會興奮的不得了。滿身大汗的王哥哥拍著籃球,汗水把他發達的胸肌表露無遺,不過我最喜歡的是他把衣服脫掉的時候,黝黑的胸膛,讓我的目光遲遲移不開,更讓我心跳不已的是他露出的內褲一角。有時候我也會偷偷的瞄王哥哥的褲檔,或是王哥哥坐在椅子上時,小心地從寬鬆的褲管裡看,到現在為止,王哥哥喜歡的顏色只有黑、白和藍色三種,除了王哥哥,我也偷瞄過其他的男人,只要看到內褲,就不免想像包住的龐然大物了。

  那一年王哥哥已經二十歲了,身體發育得很成熟,已經完全是一個男人,不像我,還是一副小男孩的樣子。租處的床,只有一張窄窄的單人床,兩個人睡剛好可以平躺下,胳膊挨著胳膊,腿挨著腿。夏天裡,蚊子不少,我就這樣睡在王哥哥的身邊,聞著他身上男人氣的汗味,我感到很滿足,不一會兒我就睡著了。

  王哥哥半夜突然爬了起來,他打開電腦,居然看起了G片,老實說我也偷看過幾次,只不過都是網路上抓下來的,王哥哥脫掉了上衣和外褲,用手撫摸著自己的前襠,他那話兒可不小,而且總是鼓鼓的,悅人眼目。小小的白色內褲遮不住巨大的陰莖,彷彿隨時要撐破一樣,忽然,他起身走到我的身邊,我趕緊假裝睡著,免得他發現,他的手從我的大腿慢慢的上來,手指的觸摸,讓我差點勃起,我輕輕的動了一下,王哥哥的手摸到了我的胸口,撩起我的汗衫,按著我的胸腔,吻著我的奶頭,溫熱的舌頭帶著溼黏的感覺,一點一點挑起我的慾望,我的心不禁加速了跳動,下面也有了反應,被束縛在短褲中,好像一隻被關在籠子裡發怒的小獸,蓄勢待發,一跳一跳的,隨時準備沖出來,我想伸手去阻止,一隻溫暖有力的手抓住了我的手,毫不遲疑的把我的手向他的短褲的腰間引去,那隻手牽引著我的手伸進短褲內,沿著一叢茂密的毛髮,向下來到他撫摸我的地方。他把我的手覆在他的陰莖上,牽引著我握緊它。我只覺得口乾舌燥,心跳得更加厲害了。

  這次我更真切的摸到了那根寶貝。它大約有十六公分長,六公分粗,好粗大的一根陰莖。王哥哥的手,隔著短褲,撫摩著,大力的撫摩著,我血脈噴張,忍不住勃起了。

我有一點愛不釋手,不由得彎起手指把它握在掌心裡,試著將它緊緊的握了一下,誰知它好像有自己的生命力一樣,我緊握它一下,它就更膨脹一分,在我的掌心裡源源不斷的釋放著熱力。包皮已經翻了上去,飽滿的龜頭完全露了出來。它不同於莖幹那樣有軟軟的皮膚,而是完全的堅硬,溫度更是比莖乾高出很多,有著燙人的溫度。前端的小口上,已經有光滑的液體滲出。我用手指沿著龜頭下面的那道輕輕劃過,食指與拇指圈成圈,握住了陰莖的幹部,一上一下的套弄著龜頭。這時,王哥哥好像很舒服,不禁微微的起身,裉去內褲,以便我摸起來更加方便。

  王哥哥握住我早已勃起的陰莖,也一上一下的套弄起來。我那裡從來沒有人這麼做過。因此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小腹一陣緊縮,差點就射了出來。我不由得放鬆了握著王哥哥陰莖的手。王哥哥仿佛感覺到了我的緊張,於是也放鬆了他的手,改為輕輕的撫弄我的陰毛。王哥哥的手也從我的陰毛移到我的小腹,他用手指輕輕的在我的小腹上劃圈圈,那若有似無的觸感,又是讓我的小腹不禁一陣陣的發緊,那種感覺好奇特,又緊張又興奮,讓我又愛又怕,回味無窮,我簡直都快受不了了。

  王哥哥用他溫暖的手把我的汗衫脫掉,把我的短褲和內褲也褪了下來,我們已經是赤條條的,他抱著我,翻身壓在我身上。

  「我想.。」王哥哥喘息的說著。

  我不知道,但是渾身的慾望讓我無法平息下來,我輕輕的點了頭。

  王哥哥試圖將一根手指插進我的屁股裡去。由於興奮不已,手都有些顫抖了。我的屁眼兒緊裹著。他讓他彎下腰,又試了試,手指插進去了,但他站了起來靠在床頭旁。

  「彎腰。」王哥哥溫柔說,「這樣才能分開那洞。」他彎下身去,摟住我的腰,我微微顫抖,閉上了眼。王哥哥的陰莖蠢蠢遇動,簡直欲火中燒。他塞進一根手指,接著又按上去第二根。我呻吟著,扭動著臀部。王哥哥插入兩根手指並攪動著。他的陰莖的確太大了,所以不得不克制住自己,免得迫不急待就把龜頭抵上我的肛門硬塞進去。

「別怕,來,放鬆,感覺很棒的。」王哥哥把陰莖塞進我的雙臀之間,試著推了推,沒進去。但他用它擠壓著我的肛門。他又塞進兩根手指,抽出來時叉得很開。又試了幾次,塞進了三根手指。巨大的刺痛讓我叫了出來。他抓住我的兩胯,把我往回拉向他的陰莖。龜頭滑了開去,他又擺正它,重新用力推進。我呻吟著,手裡緊緊抓住枕頭。不過他的陰莖終於進去了。他的整根陰莖全沒進了我體內。我痛的又叫了出來,王哥哥用手撫摩我的陰莖,那種摩擦的快感,從我的小腹傳向我的全身,我感到一陣陣的酥麻。隨著他一下下的動作的加快,他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了起來。我在那一下一下的撞擊下,咬緊牙關忍住那即將逸出口的呻吟,呼吸也不受控製的粗重了起來,快感讓我慢慢忘記了疼痛。

  王哥哥開始不急不徐地.,感覺他自己長長的陰莖在我的結腸內掘進,心中無比自豪。他向後拉我的兩胯,同時份外用力地向前推送,讓龜頭抵得盡可能遠。能如此深入到我體內,王哥哥感覺真棒極了。他頭向後仰,脊背彎曲著,讓陰莖在我體內停留不動。一聲又一聲的喘息聲,隨著快感漸漸地攫緊,王哥哥抽送的速度也逐步加快了。他盯著我的脊背,開始真正地.。我不斷發出輕微的喘息聲,有一會兒我甚至覺得我也許在哭。  

  王哥哥恍若置身世外一般,動作越來越快,張大嘴急速呼吸著,緊閉雙眼,感覺著興奮如掣電般掠過神經系統。後庭傳來的快感沖散了所有的言語。每一寸的抽動都激起陣陣電流,不斷升高的電壓將我緊緊攫住。推進妙不可言,後退如同身遭電擊。這感覺使我的身體向前推送,接著又向後退出,以便享受更多。忽然,他撤出我體內,伏到我胯間,把我的陰莖含到嘴裡,那感覺簡直讓我欣喜若狂。接著他又想重新回到我股間,於是又吐出我的陰莖,迅速跨到我身上,兩手壓低我的雙臀,以便他分開雙腿,進而開始快速地.。

  「噢,噢,噢。」我快要失去知覺了。

  每次王哥哥將整個陰莖送入我體內都使我呻吟不已。他也禁不住呻吟起來。我們倆喘息著,他把我向後拉,貼緊自己,這樣每次抽送時都能感受到胯部撞擊著我的屁股,讓我覺得心滿意足。我挺直後背,抬起頭和肩,筆直地站著,兩手壓在王哥哥臀上,支撐著自己,用力地迎著他抽送。他快速地抽送著,我的喘息越來越快。

  我感覺到體內的張力不斷增強。王哥哥看著身下的我,他知道我正接近噴發的邊緣。我的脊背開始彎曲。他把雙手伸到我下面握緊我的陰莖,一邊不停地抽送。高潮漸漸逼近,我不斷地抗拒著。

  「不要,不要,不要。」我喘息著。

  「不要,啊,不要。」我嗚咽著,「我不行了。我真受不了了。啊,不要,求你了,王哥哥。」

  「喔,要去了,要去了。」王哥哥喘息的加快了速度。

  我開始在王哥哥下面跳動起來,抬起雙肩,髖骨使勁聳動,接著直起身來。他握住了我的勃起,覺得它在手中碩大無比。我感到精液由我的陰莖激射而出,我的肛門快速地翕張著。他自己的陽具僵直著,充滿了壓力,整個身體由於猛烈的痙攣而抽搐起來。某種白色的熱流從他的陰莖噴射而出。他緊摟著我,倆人如同摔跤手般地搖晃著。他把我舉了起來,然後雙腿癱軟了。王哥哥重新倚在床背上支撐著自己。他靠在我背上,同時將最後的精液排入了我的肛門。

  有好一會兒我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我的腦子一片眩暈,神經被高潮後的灼熱炙烤著,狂喜的浪潮抽刷著全身,然後才緩緩退卻。我睜開了雙眼,呆看著王哥哥,緊張慢慢平息下來。王哥哥抱緊著我,我把頭貼緊在他的胸膛,一瞬間,我知道什麼是幸福了。  

這是我的第一次,那時自己還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少年,也不知道自己潛意識裡喜歡的是男人,實際上就是同性傾向;不知道口交,只是憑著自己的本能去做。現在想想,那時真的好傻。如今,搬離了我生長的小城好多年,不知道王哥哥現在怎麼樣了。每當午夜夢迴,想起自己的第一次,常常會勾起我無限的懷念,一個人笑了起來,幸福似乎已經找不到了,究竟我夢中的大哥哥在哪裡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