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訓班結訓後終於可以歸建了,回到熟悉的部隊還是比較自在。這一天告別了幹訓班的教官們,看著他們堅挺的胸膛、厚實的臂膀與一身緊貼的軍便服,口水在怎麼吞也沒機會了,搭上火車,還是回部隊吧!

一晃眼就是兩個月,走著走著看著營區的衛哨,咦!好像是陌生臉孔耶,再走進一點看,哇靠!正哨的弟弟真是帥呆了,白白淨淨的臉蛋、一身緊貼的軍服,哇咧,小腹下那一片稍微鼓起的小山丘,微微可以看見他的屌樣,這麼好的貨色,操咧!正好回來可以享用囉!

「站住!報上姓名與單位!」可愛的二兵正哨渾然不知我到底是誰,問話的樣子,還真不像一個二兵!「我是誰?問你啊?」我故意玩弄他,看看他會怎樣處理這個狀況。「叫你報上姓名與單位,還不報,找死啊?」天咧!第一次遇到二兵跟我說「找死啊」,心中一股火突然想衝出來,算了,還是跟他玩玩看好了。

「問副哨啊!」我一轉頭看副哨,哇咧!踩到狗屎啊!真衰,怎麼這個也是二兵啊!營部連到底在幹嘛?才不在二個月就變成這樣,兩個二兵站大門衛哨,靠!誰排的啊!「報告學長,學弟不認識他!」哇咧……無語問蒼天囉!「你這傢伙給我過來這邊立正站好!」好吧,算老子今天楣運到,我看你要玩什麼花樣!「把背包東西倒出來!」哇靠……你敢倒我背包!好,走著瞧!

「你的識別證呢?」正哨一副正經的問我,媽的!你老子真的很火大了,正想髒話出口時,「阿財,你結訓了啊!」「參謀主任好!」兩個菜鳥一副驚嚇樣,看到主任立刻雙手緊貼褲縫、立得挺挺直直的,我悄悄瞥見正哨二兵的微凸,果然是個好貨色。「主任好,好久不見,已經結訓歸建了!」「好,你回來,後官(後勤官)就可以輕鬆多了,恭喜你升下士囉!」「謝謝主任!」「咦,怎麼這邊有雜亂的東西啊?蔡政挺,怎麼回事啊?」原來這個正哨叫政挺啊,果然是有料夠挺,哈哈!眼見這個菜鳥二兵要出包了,我當然適時要幫他囉!「報告主任,那是我的東西,剛剛拿出來,不好意思」,以前他當後官時,我是他的文書,靠著與主任深厚的關係,我的回答當然與別人不同,不需要拘謹於禮節,「好啦!你一回來就自己倒背包啊!哈哈,你真是奇怪耶!這裡是自己的營部耶,好啦!整理完後,找時間來陪我聊一聊!」,「是,謝謝主任!」。

主任走了以後,我把東西放回背包裡,「班長,抱歉!我剛來部隊沒多久,很抱歉沒有禮貌!」,「是喔!你這小子還真大膽,連少校都要跟我泡茶聊天,你還敢叫我倒背包,我操!」忍不住還是髒話出口、罵了政挺一句話,「班長……」「喂,你在迺喔!男男授受不親耶!我跟你不熟喔!」眼看政挺快招架不住了,「嘿,阿財,好久不見,升班長了喔!」我們唯一的排長終於出現在我眼前,他是義務役預官,平常跟我很有話聊,「是啊,我回來了!聽說,要跟你同居了喔!」原來我的寢室調整到與排長同一間房間,「對啊,新室友,你屁股要洗乾淨喔,嘿嘿!」哇咧,你不要被我強了都不知道就好,還想上我,操咧!

那一夜晚點名,連長介紹我給弟兄認識,原來的士官都被分發到下級單位支援,調來的志願役士官竟然還比我菜,哈哈!天助我耶!晚上點名解散後,張排一直跟我聊受訓的事,不過我看到那個菜鳥二兵蔡政挺,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大概擔心我會找他麻煩吧!

回到營區,當然先去巴結長官囉!問候主任後已經十點多了,還好明天沒有勤務,我可以消遙一下,走著,走著,我往大寢的方向走去,跟老兵敘敘舊、聊一聊營區的一些事情,左看右看,奇怪!那個蔡政挺怎麼還沒就寢啊?

不想問別人,我自己走去中山室,發現有手電筒的燈光!咦,這麼晚怎麼還有人在中山室?我推開門走進去,「班長好!」嘿嘿,原來是你啊蔡政挺,「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就寢?」我心裡暗爽但是很嚴肅地問他,「報告班長,我被罰寫悔過書!」「悔什麼過啊?」「今天倒班長行李的事,排長已經知道了!」活該,要不是看你一臉俊俏,褲子裡好像又有料,要不然早就把你操死!「是喔,排長罰你寫的啊?」「報告,是!」「好啊,我來看看你寫了什麼?」

我一屁股就坐在政挺的旁邊,「你坐啊!站著,腳不會酸啊!」,「報告,不會!」,「坐啦!」我一手就把他拉下來,哇咧,這傢伙的二頭肌還真壯啊!趁著這機會,我摸一摸他的右手臂,真結實,好像被操過一樣,跟我比起來也不差耶!「哇,你有練身體啊,手臂蠻結實的喔!」,「是,平常就寢前都會做伏地挺身與仰臥起坐」,我心裡又開始想入非非了,你這小子,算我沒看走眼,踩到狗屎也沒關係,撿到寶了,嘿嘿!

看看他的文章,沒想到這傢伙還真有學問,「你文筆不錯嘛,很會掰喔」,「報告,沒有啦,還好而已」,「不用在喊報告了,你煩不煩啊!」,這菜鳥還被調教的很好嘛,算他倒楣,遇到我這個色胚,哈哈!我的左手搭了他的肩、拍拍他,哇咧!他身上的體味還真特別,算是麝香味又不是很像,好像又夾雜著其他香味,「你不用擔心,我不會找你麻煩的」,「謝謝班長」,這小子的肩膀終於比較鬆弛了,我又趁機摸了他幾下,看著他微微隆起的運動短褲,我的雞巴不自覺地抬頭張望,「嗯……我剛回部隊,營區有些事還不了解,你要不要陪我聊一聊?」,「是,班長」,「你叫我阿財就好,別再叫班長了,我嘞,就叫你小挺好了」,「喔,好!」
心裡很想吞下這個鮮貨,品嚐他的菊花,不過時間也晚了,隔天他也有勤務,只好忍住雞巴的竄動,送他回大寢睡覺。
一早本能地起床洗臉、刷牙,「班長好…」,「班長好…」,「好」,小挺迎面走過來,「班長早」,「你早啊,小挺」,這菜鳥竟然會害羞,臉紅了起來!哇靠,真是奇葩一個!他又不娘、身材又壯,怎麼會這麼靦腆!「小挺,等一下到排長室找我」,張排已經提早放假離營了,嘿嘿,房間就是我一個人用囉,當然要趁這個機會好好利用一下,「是,班長」。

「報告班長,二兵蔡政挺請示進入」,哇靠,真是正期,誰教的啊,「進來」,「你坐吧」,這小子看一看之後,不知道坐哪理才好,剛好我在整理東西,張排的椅子與桌子都堆滿我的雜物,「你就坐床上好了」,「是,謝謝班長」,嘿嘿,我才要謝謝你,都不知道危險喔!「你等一下沒有勤務了吧?」,「是,班長」,「不是叫你不要叫班長了,懂不懂?」,「是……阿財」,哇咧,好有感覺的一句話,聽的我頭皮麻了一陣,「中午吃飽飯後,午休的時候,你過來我寢室幫我整理東西吧」,「是,阿財班長」,哇靠,這小子實在太有禮貌了,這讓我更想撕破他的衣服、扒開他的大腿、插進他的屁眼裡!雞巴又再亂動了,心中的情慾今天中午一定要解決!

「進來」,小挺因為不需要執勤、穿著運動小短褲進到寢室了,我仔細喵一喵他的身材,嗯……正點,可惜還看不到他的那根屌!「阿財班長,我要幫你整理什麼?」,「我的衣服在那邊,你幫我摺好吧」,小挺坐到床上,開始摺疊我的衣服,我偷偷看他,剛好我的紅色CK被他拿在手裡,「喜歡嗎?」,「咦,什麼?」,「我說CK的內褲啦」,「喔,喜歡,但是不能在營區穿啊」,「是喔,你可以來這邊穿啊」,我開玩笑地說,「啊,什麼?」,「跟你開玩笑的啦,還真的要穿我的內褲啊」,我的雞巴抽動了一下,心中的情慾慢慢地出火,「小挺……」,我坐到床上,「你今天晚上就過來幫我整理新兵的日記好了」,「是,阿財班長」,我把手放在他的大腿上,拍一拍他的大腿,順便看看有沒有其他反應,我突然摸他一下、往他的鼠蹊部位偷襲,「班長,你要幹嘛?」,「沒啦,看你的大腿好像很壯」,「喔,班長你的也很壯啊」,哇咧,小子,你講這樣,不讓你摸一下還不知道我的厲害,我順勢把他的右手抓過來直接往我的雞巴上摸下去,「壯不壯啊?」,「啊……」,「說啊……」,這小子果然又臉紅了,沒關係、不要亂叫就好,好戲在後頭!「怎樣,你沒摸過男人的雞巴啊?」,「班長……沒摸過比我……大的」,哈哈,真得我心!「是喔……我看看你的……應該不小吧」,一瞬間我的左手立即往他的微凸部位摸去,「班長……不要啦」,「你已經摸過我的了,換我摸回來啊,要不然你覺得公平嗎?」,哈哈,這小子真是憨直,「是……那就……」,小挺話還沒說完,我的手早就挑起他的情慾、把他的雞巴弄漲了,他的雞巴在我手中上下撫動著,立刻硬了起來、而且越來越長,鮮明又巨大的龜頭,就在運動褲下呼之欲出,我趁機抽動他的根部,他的硬屌果然又直又挺,在我手中已經硬成17、18公分了,我撫摸他的龜頭,運動褲也漸漸濕了,哈哈,馬眼果然大又明顯,前列腺液噴個不停!小挺害羞地低頭,「沒關係啦,你摸我的看看」,小挺的右手在我的雞巴上停了很久,我的屌早就漲得不像話,直接穿過內褲、頭都伸到外面透氣了!我的左手繼續搓揉小挺的硬屌,右手呢,按著他的右手、在我的巨根上面用力地撫摸,「有沒有感覺啊?我的也很大喔」,「嗯……」,我把他的手直接觸碰我的紅漲得發亮的黑龜頭,馬眼上一顆大粒的前列腺液,直接塗摸在小挺的手上,「你聞聞看」,小挺有點僵硬地聞了右手,「啊……好腥喔」,「哈哈,你的就不腥嗎?」,我立刻把他馬眼搓揉出來的液體,直接撲向他的鼻子,「喔……」,「一樣吧?」,只看他委屈地點點頭,這時,我用他的手把我的內褲脫下,整根陽具就握在他的手中,「你看,這就是我的……」,小挺說不出話來,不過他吞了好幾口的口水,「我看你的喔……」,我立即掏出他的硬屌,哇靠!紅白清晰的龜頭、好像沒人到訪的仙境般清新,青筋浮露的屌身,不僅粗又挺直,一根45度傾斜過來,直逼我的嘴巴流口水!「你用力摸摸看……」,我教他幫我打槍,媽的,太久沒清槍管了,他生疏的動作叫我更想要挺進他的菊花!我試著繼續撫慰他又嫩又可口的青筋硬屌,玩弄他那又紅又漲的龜頭,套弄著他的雞巴,很想一下子把他打出來!「班長,我……有點難過」,原來是他的內褲太緊了,被我操弄的陽具快把內褲撐破了,「我幫你……」,我順勢脫掉他的褲子,直接把他的雞巴硬壓在小腹上,他的兩粒睪丸,在下垂的陰囊中逐漸緊縮起來,我把整個硬屌和蛋蛋硬是把他握在手裡、緊貼在他的小腹,那紅潤的屁眼終於露出來了,週圍又有一圈的小黑色捲毛,看起來就知道還沒被屌過!

我伸右手按弄他的硬屌,左手試探性地撫弄他的屁眼,「啊!班長,好髒喔,不要啦」,嘿嘿,這小子被我弄得不知如何是好,「髒,沒關係,晚上你洗澡的時候我幫你洗」,「啊……班長,你不要再弄我的屁眼了,我…受不了……」,看著他的嫩屌,不打不玩真是可惜!我使勁地上下搓動他的屌身、握住他的硬屌、又吐了口水幫助潤滑,就這樣來回地幫他打槍,只看他的龜頭紅得比我CK內褲還紅,看來還是得要用嘴了,我的口水從未停過,濕潤的雙唇立即含住他的龜頭,來回舔他的根部與龜頭,整根都被我舔濕了,為了解決我的慾望,我要先幫他打出來才行,於是我含著他的大龜頭,舌頭來回地舔摸,他的快感逐漸增加,在他屁股夾緊的時候,一股股熱液往我喉嚨深處射去!「幹,誰叫你射在我的嘴巴!你很爽喔!」,「班長,我不是故意的啦……」,「沒關係,換我的給你含」,我馬上將他的手移開,又將他的頭壓低靠近我的身體,「啊……嗯……」,「你好好地含住,沒讓我射精就不行離開!」,小挺很聽話,好像模仿我的動作,開始品嚐我的巨屌,那20公分的長度,只見到他的喉嚨都被我頂住了,還是剩了5、6公分在外面,我移動我的雞巴抽動他的口腔,硬是把他的喉嚨頂到最深處,他嗯嗯啊啊講不出話來,喉嚨被頂得很難過,眼淚不自覺地飆出來!「好吃吧,你好好地吸,沒射精,別想走!」,小挺根本不知道光靠他的品蕭功力與技巧,根本不能解決我的需要,他還是依樣畫葫蘆,繼續含弄著我的硬屌,搓動我的黑黑亮亮的龜頭。「你這樣不行啦」,小挺吐出我的陽具,「要不然怎麼辦?」,「我教你」,我把他的雙腿抬起來、放在我的肩膀上,「班長,你要幹嘛?」,「別出聲音,要不然你就會倒大楣!」,我威脅他、又把他的屁眼搓揉了幾次,「唉,還是很緊」,我慢慢地把食指伸進他的屁眼裡、緩慢地抖動著,他唉了一下,「別叫,嘴巴閉住」,我繼續把中指放進去,兩隻手指大角度地轉動著,他的屁眼更加紅潤了,逐漸撐開的屁眼就像菊花綻放,「哈哈,爽喔!別人都沒有機會嘗試喔」,管不著髒不髒了,因為套子臨時也找不到,我把口水吐在手上,塗摸在整根陽具上,黑亮的龜頭又更加濕潤了!等小挺開始嗯嗯啊啊時,我的屌立刻插進他的菊花裡,哇咧!真緊,還好有口水的滋潤,要不然根本插不進去!靠咧!小挺怎麼肌肉這麼緊縮,這樣子哪能頂到底?「喂,你放輕鬆啦,夾得我進退不能耶」,「我……怕啊」,「別怕,晚上再來幾次就不會怕了」,「哇!我不行啦,那很髒耶」,我靠,「我都不怕髒,你怕什麼?」,「我……」,「來,我來幫你」,我把小挺抱了起來,利用他的體重,增加插進去的力道,「啊!痛啊,班長!」,「別管痛,等一下就舒服了」,趁著姿勢轉換,我的硬屌終於全部深入小挺的菊花裡,頂到深處、我進進出出的抽動著、又利用我的蠻腰扭動整根陽具,在他的穴穴裡轉動又抽動,他痛到後來變成習慣了,那45度角的插入,讓他的屁眼整個慢慢舒張,我把他放下,將他的臀部抬高,用手指頭輕輕地在他屁股上劃圈圈,他酥麻了一陣陣,屁眼又更加有彈性了,「好,再忍一下」,我向下45度奮力地挺進、來來回回抽動與扭動他的屁眼,兩顆大球不停地撞擊他的陰部,啪啪聲響不停!沒料到他突然一緊縮屁眼,「靠咧!我射了……」,他的緊縮讓我的龜頭猶如突然被真空吸乾,一股一股濃濃白白的汁液漸漸從他的屁眼流出來。

「班長,我拿衛生紙擦一擦」,小挺先幫我擦乾淨再幫他自己擦,「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吧?」,「嗯……」,「晚上記得來找我」,「好……」,「洗澡就來我這裡洗吧!」,「嗯……」,這小子真是乖啊!準備好我的硬屌,晚上一定要再讓他的菊花處處開,噴他滿臉都是豆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