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我高二的時候發生的事,現在想起來都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有如神跡、夢境。

我常常做一個相同的夢,夢裡我尾隨一頭公鹿進入一處森林,牠引領著我,進到一處幽深的水澤,然後,在四處冒起的煙嵐中,森林裡的樹木都隱沒了,只剩下我跟那頭公鹿,然後我靠近他,說:「你不要再跑了,我已經追你追得好久了。我再也沒有半點力氣了!」

公鹿遂轉過身來,緩緩站了起來,牠的身形在變,變成一個健壯男孩的模樣。而我知道,那個模樣就是:「唐」。

「唐」這傢伙,啟蒙了我!對於男孩肉體產生懵昧不明的愛情這件事,他可說是最初的開端。



我們學校裡常有一些發育得很好的男孩,頂著光環!像天使一樣,不但身材棒,臉蛋更是帥又有味道。只要聽到到隔壁班女生發出像海浪般一波又一波的驚呼!我們就知到又有哪個帥哥正在路過了。

每次聽她們發出這種差點被人強姦般的哀叫時,我心中就想:

「她媽的,這些八婆,這次又見到那隻鬼了?」

當我再也忍不住好奇,而將頭轉向走廊觀望的那一刻,迎面而來的,可真是一道金光射入我的眼眸!

出現在走廊的,是穿著特別訂做的緊身卡其褲,上衣繃開兩顆鈕釦,露出十分陽剛氣味的一年級學弟:「唐」!

看見他,我兩眼傻愣在現場,口水差點沒流下來。

「唐」這傢伙,渾身散發男性荷爾蒙,像一頭健壯的公鹿,優雅地在校園中行走。

每次當我看到他時,便感覺到一股熱浪從我的小腹衝、衝、衝上咽喉,然後不由自主地張開嘴巴,發出一聲絕然地喟嘆:「噯--」

(天底下怎麼有這麼美的事物啊!)

真的真的,絕對沒有忽ㄌㄨㄥ你!世界上就真的有這麼美的人,這美超越了帥不帥、好不好看,身材棒不棒,而就成為一種全然的整體,能夠一瞬間將你籠罩在光裡面。令你整個人都要攤了、軟了、酥了、糊了。

「唐」就是這種人,只要看到他,我便有如吃了元氣丸,一整天精神亢奮,讀起書來也特別帶勁。所以我也在不知不覺中加入了隔壁班八婆們的行列,用眼神迎接著他的到來,也目送著他的離開。

因為他們低年級的教室要經過我們教室前的走廊才有辦法到達樓梯,所以,幾乎每天我都會有一到兩次的機會見到他的面。(這是在不刻意的情況下喔!)

那時對同性之間的事情原本也還懵懂,以為自己也是可以跟女生談戀愛的,沒想到遇到他,竟讓我整個人震懾了,一生的渠道也因此改向。

說來,我今天能走在同志之路,還真的是要謝謝他哩。因為他正式開啟了我心中密室的第一扇門。

校園裡流傳著關於他的豐功偉跡,聽了讓我的心癢得不得了!事情是這樣的:

有一天,天氣高溫,炎熱得要死,教我們數學課的女老師前一堂課也有他們班的數學課,「唐」在上課之前去水龍頭沖水,將短短的髮澆濕,整件白色的夏季制服也都濕淋淋的,黏在肌膚上,說多撩人便有多撩人!

而且聽說他刻意將釦子解開到第三顆,也就是腹肌前的那一顆,然後在講臺前跟老師問問題,可他問問題時的眼神與態度又充滿了挑逗與深情的凝視。當場令女老師一陣心慌老鹿亂撞、一管鼻血雄雄噴出來,送到保健室去。

他也因此聲名大噪,全校轟動。

更酷的是,他將被老師噴出的血濺到的衣服脫掉後,揉一揉後還深吸一口氣,然後露出邪邪的笑,那種表現,其實現在回想,不過是小男生的臭屁、青春漫漶,可在當時,在我的心裡,這簡直酷到不行!他像一頭散發麝香的青春公鹿,讓四十歲左右的女老師也「凍未條」,簡直就是我愛到不行的青春偶像。



我漸漸克制不住我的腳,只要看到他在洗手間、或走在前去福利社的路上,或者放學去圖書館、去打球,我就會情不自禁地尾隨。

我喜歡他的背影,從他的背影中我看出他應該是有在練身體,比例完美不說、連二頭肌也是鼓鼓的,當然還有那結實凸出的胸膛,我只要一看到,真的整個人的體內就開始分泌一種讓我發軟的體液,一點也不誇張!

他真的是太完美了。

而這一切的一切都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在學校外面租房子!因為他是外地來的孩子,必須租在學校附近。這可為他已經達到一百分的成績再多加一百分!

完美的人加上獨自住在外面,這一切都像是老天爺故意的安排!



我永遠記得那一天,五點多下了課,我一個人逛到籃球場散步,晚上還要留在圖書館看書,傍晚時間總得來做做運動。

通常我是不打籃球的,因為那太劇烈!也太累。我怕晚上會睡著,所以都只有在操場的跑道小跑步,或走一走、繞圈圈,當作在散步,有運動到就好。

結果那天去籃球場我就被黏住了!唐在那裡打籃球,穿著一件短褲的他露出健壯的腿,而且更讓我流口水的是:他竟然罕見地露出好看的胸膛、肌肉,在夕陽光照中打著赤膊,身影俐落極了。

我就好像看到了一尊天使,在球場上縱橫、揮汗。他像一隻有力道的公鹿,在我的眼前奔跑、跳躍,令我目眩神迷!

我的眼光盯在他的身上,每一道筋骨、肌肉、線條,還有身上在運動過後布滿的汗光,我整個人快暈了。我藏在褲檔裡的底迪已經硬得不得了。但是面對天使你跟本就沒輒,我只好在貪戀了好一陣子之後,將目光收回,往我既定的目標:跑操場,繼續努力!

跑著跑著,突然聽到身後有著亦步亦趨的腳步聲跟著我跑,我不經意回頭,整個人差點跌到跑道邊的草叢裡去!

我的天!唐竟然裸著上身在我的後面跟著我跑,我一時腿軟,整個人癱了下去。

他超過了我,回頭過來看我,大吃一驚後我真的腿軟了,遂蹲了下來。他繼續往前跑,不時回頭過來看我,我索性停下來,蹲著,不再動作。

唐繞了回來,緩緩地走靠近我,他說:「你還好吧?是不是腳抽筋了?」

(我是看到你漂亮到不行的身體,整顆心忍不住抽筋啊!)

我搖搖頭,喘著大氣,表情扭在一起,令他無法分辨。一口氣說不出來。

(啊!你不要靠近我,我連遠遠看著你都感到心痛了,如今你偎我偎得這麼近,簡直就令我顫抖……)

「你要不要緊?臉色那麼白?我扶你去教室好了。」唐蹲下來,一股汗味從他身上向我襲來,我的眼睛盯著他胸前兩粒淺褐色的乳頭,以及身上縱橫淋漓的水濕水濕,原本還沒那麼軟的我,真的就腿軟了。

(可是我的小底迪可硬得很哩!)

我點點頭,努力掙扎著說出:「謝謝。你扶我到洗手間好了,我的腳好像真的抽筋了!」

(當然,這是我撒的一個小小的謊,不這樣,我與唐的邂逅就沒有更進一步的劇情……)

他攙著我,我故意一拐一拐地讓他扶著。偎靠在他赤膊的身體旁,我的底迪硬鼓鼓地撐著我的褲子。

「你是二年九班的,對不對?」

「是啊,你怎麼知道?」我有點驚訝他怎麼會知道。

「我們教室在你們樓上,每次經過,你們隔壁班的女生總愛鬼叫鬼叫,害我都不太想走你們前面的那條走廊。」

「可是,我看你還是很常從我們班經過啊!」

「那是因為……,喔,是嗎?你那麼注意我?」

「……」我一時支支吾吾,語窮了,這傢伙講得這麼明白,叫人怎麼回答呢?

「你好可愛喔!」唐說。

我不懂他的意思,於是抬頭看他,用眼神問他。

他竟然伸出手來,輕輕揉我的耳朵。才一剛碰到,我整個人就像觸電一樣地彈開!

「你幹什麼?」我的反應有點過於激烈。他喊了一聲:

「哇---」

「幹嘛?」

「剛剛你的耳朵好紅,沒想到現在蔓延到整張臉了。你的臉紅通通的!更可愛囉!」唐說。

「你……」我一時不知該說什麼是好,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兩步。

「你的腳沒事了吧!」

一時之間我穿了梆,原本假裝抽筋的,一下子被拆穿。我又支支吾吾地不知該說什麼是好……。唐走過來,一隻手伸出來搭我的肩,說:

「學長,你喜歡我對不對?」

我的眼中一團火球,眼前的夕陽又大又美!我的耳中轟然一聲,嗡隆隆。

「你……為什麼這麼說?」

「你的眼睛啊!你的眼睛騙不了我。你的眼睛裡告訴我的更多,你不止喜歡而已,還想要得更多……」

(這該死的眼睛!我真的流露太多了嗎?是不是應該去買支墨鏡來戴!)

「剛剛我在打球,還有之前,每次遠遠地要經過你們教室前的走廊,我都有注意到你。我每次特意經過你們教室前的走廊,就是因為我知道你會看我,你對我很好奇!我也很想知道你是怎樣的人哩,你知不知道你的視線會燙人耶!」

「你有被我燙到嗎?」

「嘿嘿嘿……」

「你之前就發現到我了?」

「是啊,你很可愛啊。身材瘦瘦小小的,正是我喜歡的型。」

「你……你……不會吧,你也喜歡同……」

「喜歡同學啊,沒什麼不對的吧。老師不是都教我們要相親相愛嗎?」

「是啊,可是……你不會覺得我太瘦小了嗎?跟你比起來,我覺得你簡直就是我心中的神……」

「神女天涯原是夢嗎?你很ㄍㄧㄥ勒!走啦,到洗手間去。我們去相親相愛一下……」

(哇勒!我的心馬上撕裂成兩半,一半跟著他前去,另一半留在操場原地接受西晒日。)



尾隨著唐的背影,我與他一起到了洗手間。一路上我的底迪硬邦邦的一直沒有消退,看著他的赤裸的背脊,還有裹在運動短褲裡的結實而翹的屁屁,尾隨著他的我感到一種恍惚。我心想:

「這是真的嗎?為什麼一切正在發生的,都像一場正在進行的夢……」

唐領我進到一間最偏僻的洗手間,他一間間去開廁所的門,一方面摀著鼻子,說:

「好臭,好臭,是誰那麼缺德啊?大便都不沖!」

我看著他赤膊著上身,巡視廁所的模樣實在有點唐突,忍不住微笑了起來。我打開水龍頭,沖沖我的手臂,洗洗我的手掌。唐突然快步走過來,拉住我的手,往其中一間乾淨的廁所廁身進去,也把我一起帶了進去。

(我的心蹦蹦跳!我不曉得他竟然這麼直接而大膽!果然是個狠角色……)



唐快速地將我的手抬高,並脫掉我的運動上衣,他俯下頭,就親吻起我的乳頭。他的頭靠在我的胸前,吸著舔著,另一隻手則將我摟靠近他,在我的背部摩娑。

他咬我的乳頭,我忍不住叫了一聲!他停止了動作,手指放在他的嘴邊比了一,示意要我不要出聲。我的心跳得很快!而且很亂,這一切都進展得太快,我甚至有點懷疑眼前的這個人,真的是我心中的公鹿、我的天使嗎?

這是天使的面目嗎?

他吸完了我的乳頭後換去吸另一邊的乳頭,空出的一隻手則來摳我原本被他咬過的這顆乳頭,他說:

「爽嗎?喜歡嗎?」

(我也不知道耶,好像這是我期望很久的,哈得要死的,怎麼現在竟無法思考無法回答他這個問題。爽嗎?爽還需要想嗎?)

他舔完另一枚乳頭後將舌頭往下移動,開始舔我的肚臍。這時我開始覺得進入狀況,是啊!我夢寐以求的,我的唐,正在舔我,正用他柔軟的唇舔我的肚肚。這應該是我最幸福的時刻。我抱著他的頭,撫摸著他的頭髮。一遍又一遍。

他站了起來。肌肉的線條就像我癡戀的那般漂亮!他身上剛才流的汗,在他的身上鋪了一層光澤,結實的肌肉硬邦邦的,靠我靠得如此近。他在凝視著我。

我忍不住將自己投到他的身上去!我想用瘦小的身體去抱住一棵健壯的樹!我緊緊地抱住他,要將他抱成我的全部。他的嘴在我的耳廓邊吹氣,悄聲地說:

「學長,你的底迪已經好硬囉!我的也好硬囉,怎麼辦?你可不可以幫我吹?」

我蹲下身,脫下他的褲子,也脫下他裡面穿的白色的內褲,一股濃得化不開的腥香撲鼻而來。他的底迪很有精神地在我的面前點頭。

好俊的底迪!真的是帥得沒話說!真是一支我夢寐以求的好底迪!

(我做夢也沒想到第一次看見別人的底迪,就看見一支一百分的好底迪!)

我張開手,用口腔幫他含住,他按著我的頭,自己一前一後地移動了起來。

「喔,這真是太爽了!學長,你好行,學長,你好好……。」

「嗯……嗚……嗯……嗚……」我再沒有第二張嘴巴說話,只能嗯嗯嗚嗚地回聲。

我想我一定是失了神,時間一下子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這時我真體會到了所謂「剎那即是永恆」的道理。)

他將我扶了起來,也將我的褲子褪到膝蓋。然後換他幫我,他先在我的小底迪周圍用舌尖輕舔,已經硬了超過三十分鐘的我親愛的小傢伙,我忍不住要讓他吐吐苦水了!

他抬起眼睛看我,我實在再也無法忍受了,我說:

「唐,幫我吹,我要出來,不出來我受不了了……」

他則笑笑地將我的褲子再穿回來,一手輕輕拍我的小底迪。說:

「你等會兒不是還要去圖書館唸書嗎?打出來你就不用唸了!」



我愣了一下!連我還要去圖書館唸書他也知道,這傢伙倒底有什麼不知道呢?正當我想發問的時候,他也將自己的短褲穿了起來,並且將赤膊的上半身貼緊我、抱住我。

「你要問為什麼我知道對不對?因為當你用全部的熱力投注在我身上的時候,我感受到了啊!而且我也發現了你,我也喜歡你。你以為只有你會注意我,我都不曾注意過你嗎?嘿嘿……那你的觀察力也太不敏銳了。」

我將頭埋在他的胸口,我全身在微微顫抖,我說:

「你喜歡我,你真的喜歡我嗎……?」

「傻瓜學長!……」

這回倒是換他撫摸著我的頭髮了,輕輕柔柔的,順過一遍又一遍。

「你不出來可以嗎?你受得了?」

「學長,你好色喔。我們又不熟,第一次就想要出來!出來可是要給錢的哩。」

「好啊,你要多少,我都給你……」

「拜託,你把我當做什麼?」

他輕敲了一下我的頭,我卻感覺到喜滋滋的甜蜜。他繼續說:

「我剛剛有打籃球啊,而且,我等一會兒也要去圖書館晚自習,我可也是個上進的孩子哩。」

「真的假的?」

「學長,你喔!書不好好念,每天都只會偷看男生,你也太明目張膽了吧!」

「再怎麼看也只有看你一個人,你說這可怎麼辦哩?」

「我自己一個人租房子在外面住,不如等會兒讀完書,再到我那兒去坐一坐……」

「啊?在這裡不能做?還要回到你的宿舍才能做喔?」

「這裡有一股大便的臭味,我已經憋不住啦。你愛待就待,我已經受不了了,我得趕緊閃了!」

我和唐把衣服穿上後,出來洗手台邊洗手。看著他的臉,他在微笑著。

「唐,你是故意的ㄏㄛ?看到我在跑步,故意來跟我搭訕!」

「唉呦,我實在受不了你耶。你真的好ㄍㄧㄥ好ㄍㄧㄥ!我不主動一點,我看你一直到高中畢業,也不敢主動來跟我打聲招呼的吧!」

(是啊,還好你主動,要不然我就要錯過了!)

「對了,聽說你上數學課前故意將胸口潑溼,去挑逗、勾引數學老師,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他瞧了我一眼,眼神裡慧頡調皮極了。他說:

「你認為我是那樣的人嗎?」

我沒有回答,卻覺得與他之間的距離瞬間拉得好親好近。趁著他掬水在洗臉,我繞到他的身後,輕輕地將手環著他的腰,摟抱著他,將整個身體緊緊地貼合,我覺得這樣的幸福真的像一場夢一樣。來的這麼快、這麼不切實際。他說:

「學長,你這個動作,是在幹嘛?」

「不是在幹『馬』,我是在幹一頭『公鹿』!你就是我的『公鹿天使』。」我笑著說。



(PS:後來他說「公鹿天使」他一時之間聽成「公路添屎」,公路添屎,「是誰那麼缺德啊?大便都不沖!」多年後我想起他就想起這句話!唉,人家的浪漫唯美,給他搞得水平這麼低,實在ㄏ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