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少爺派來的?”

“是啊,我這次來就是要取你的精液去精子庫賣錢呢!”小天笑嘻嘻地看著這個牛高馬大的強悍武警。“現在先給我把衣服脫光!”

“是!”鄭天強馬上刷刷幾下就脫掉了武警制服,坦露出他雄偉的男性軀體。展現在小天眼前的是一副虎背熊腰的魁偉身軀和一根傲人的陰莖。

這個叫鄭天強的武警戰士的年青軀體充滿了剛健的男性美,身材魁偉高大,人如其名,身高一米八六,是個標準的肌肉型帥哥。烏黑硬挺的短發,英俊而略帶冷酷的面孔,雕塑般健美的身材魁偉野蠻,展露著不可阻擋的雄性魅力。雙肩寬闊端平,胸膛寬大結實,手臂粗大有力,腰腹緊縮厚實,雙腿粗壯野蠻,整條野牛般健壯的胴體無處不顯示著男性的野性力量。受到脫警服時不經意的揉搓触碰的輕微刺激,那條巨大的雞巴竟微微硬起來,那年青壯碩的生殖器,毫無顧忌地噴放著青春猛男的熱力,那家伙足足有十七公分長,大概二指合並的寬度,粗得像根大香蕉似的。

忽然,一陣女人的浪笑從外面傳來:“小鄭,你在嗎?”

小天馬上緊張地望著鄭天強,鄭天強急忙一側身躲在了門邊;“有什麼事?”

“小鄭啊,我又有事要麻煩你了,每次都麻煩你真不好意思,我店裡進了一大批貨物要裝卸,可是我一個女人哪裡搬得動啊,你幫我搬運一下好嗎?”隨著一個軟綿綿的聲音,一個三十歲左右的豐滿性感的女人出現在門邊。

“哦...好...我...我...過會兒就去!”

“好啊,那就謝謝你了,我先走了。”

女人的身影消失在門邊,鄭天強急忙沖出來,呆呆地望著女人遠去的身影,眼裡閃動著貪婪的充滿欲望的光芒。完全忘了自己現在一絲不掛的樣子。那女人是他們武警營地對面小賣店的年輕老板娘,性感風騷,年輕力壯的鄭天強早就對她垂蜒三尺了,但一直苦於部隊的紀律而不敢一親芳澤,望著老板娘那動人的背影,鄭天強突然覺得有種欲望在體內昇騰,他心裡想著:“我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和那騷女人大幹一場呢?”

在想的同時,他胯下那條黑黝黝的肉棒早已充血脹大成十九公分,粗壯結實,又長又硬,進入了硬如鋼鐵般的備戰狀態。在大腿根部堅硬地聳立著,雄健地跳動著,蘑菇狀的巨屌紅亮壯碩,又大又圓,馬眼上還殘留著一滴亮晶晶的汁液。那堅硬如刷毛的卷曲陰毛黑亮茂盛,由根部向外展開,從肚臍眼下一直延伸進了股溝裡面。

這一切全被小天看在眼裡,特別是面對著強悍武警那根高高勃起,雄偉卓絕的碩大陰莖時,小天更是目瞪口呆,不由暗自佩服少年選奴隸的眼光,這年青武警身體壯悍程度沒得說,連性功能都是超級強大的!

老板娘的身影從遠處消失了,鄭天強還在不住地眺望著。忽然一陣巨痛從他背上傳來,痛得他大吼一聲,一回頭就碰上了小天那冷冷的眼神。原來小天見他看見了漂亮女人就忘記了一切,便隨手抄起一根樹枝就狠狠抽擊在鄭天強的光背上。鄭天強這才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身份,慌忙轉回了身子,老老實實地正對著小天。

“你可真是勇猛啊,只是稍微看一下女人就開始發情,老二就可以挺那麼高!”小天鄙夷地望著鄭天強,想取笑羞辱一下這個血氣方剛的強壯武警哥哥。

鄭天強可並不認為這是在侮辱他,反而自豪地說:“要說強悍,我的老二在我們武警營地裡可是無敵的,誰可以象我的寶貝這樣又長又粗,一次可以和女人連幹幾個小時都軟不下來!

”說著還有點輕蔑地望了望小天那瘦弱的身子,得意地說:“不信?你過來摸摸?絕對強悍的超級勇猛巨屌!來!摸摸看!”

武警一邊說一邊把小天的手放到自己凶猛的大雞巴上,小天雙手一前一後的握住了年青武警戰士的那條巨大的肉棒,那家伙的確尺寸驚人!這個野蠻武警的陰莖長得特別的雄壯,,莖幹又粗又長,不僅大、而且還往上翹,陰毛從肚臍以下像瀑布般散開,濃密卷曲,象征著男人旺盛的精力!大而黑紫的巨屌後更是布滿青筋的粗壯支柱!好一副號令天下的模樣!

小天用手去握了握,那生殖器是那樣的粗壯與堅硬!那堅硬挺拔,極有彈性的陽具堅硬而火熱的新鮮触感令小天雙手不住的捏捏握握,口中不住發出驚嘆!

他的睪丸也很碩大,大概有男人的拳頭那樣大,上面也有不少的毛。這樣巨大的睪丸產精液的能力也一定是超強的!

“的確不錯,你就是用這個東西,讓那個女人得到快感的吧?好!你坐下,讓我檢查一下你的體格。”

鄭天強自豪地坐在了門外一截準備砍成柴火用的木樁上。

“把胳膊背到背後!”小天下令道。鄭天強馬上扭過了他那強壯有力的雙臂,紋絲不動。

小天坐在武警哥哥健壯的大腿肌肉上,還用力地上下彈壓了幾下,鄭天強仍舊紋絲不動,絲毫不覺得瘦弱的小天的體重是個負擔,這個年青武警的臉上浮現出彪悍而自信的神情;“隨便檢查,我們營地還就沒有比我更魁梧強壯的武警了!”

小天仰起頭,仔細地檢查審視這個渾身充滿雄性力量的年青武警:這小伙的確是個難得的帥哥,他有一張有棱有角,充滿野性的臉,茂密的短發配上濃黑的眉毛和炯炯有神的眼睛,下面是高挺的鼻梁,有力的下巴,厚實而充滿健康血色的嘴唇,嘴角帶著一絲毫不在乎的表情,健壯有型的身材很是讓人驚嘆,寬寬的肩膀,長方形的發達胸肌,凸現的八塊有力的腹肌隨著運動的呼吸聲明顯可見。此刻他發達的胸肌起伏著,粗大的手臂青筋凸暴,渾圓的臀部富有彈性,壯碩有力的腿部長滿了濃黑的體毛。他渾身散發著發育成熟的強悍成年男人特有的氣味。

粗重的氣息噴洒在小天敏感的耳窩處,引得文弱的小天一陣戰悚。

“檢查完了嗎?什麼時候才能讓我好好爽一下?他媽的我都有點忍不住了,嘿!那騷婆娘!”鄭天強還在回味著那風騷老板娘性感的身材,兩眼望著小天,一臉的期待。

小天拍拍這個性欲旺盛的武警哥哥寬闊厚實的胸膛:“哪有這麼快?先背著我跑上幾圈再說吧!”

“跑完我就可以打手槍了?”鄭天強一聽大喜過望:“是!遵命!”說著伸出粗壯有力的胳膊,一把把小天從背後攔腰抱起,將他放在自己的背上,順手將小天的手擱在自己的肩膀上,又順勢用胳膊夾住小天垂下的雙腿,猛地背著小天穩穩地站了起來就準備往外跑。

小天被他粗野迅速的動作嚇了一跳,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大聲訓斥:“畜生你急什麼急?先把你的內褲穿上!我們要到外面跑!還有,把地上那根竹片給我撿起來!”

鄭天強這才想起自己現在渾身赤條條的,這樣跑出去的確有點丟人,他睜大眼睛看看自己那高高挺立的堅硬的龐然大物,臉頰上爬上一絲不易分辨的緋紅來。

武警背著小天彎下腰,從地上亂七八糟的衣服裡撿出那條內褲和竹片,幾下子胡亂穿上,再將竹片遞給小天:“這下沒問題了吧?”

少年安穩地趴在他滿是厚厚的發達肌肉的寬闊後背上,手裡握著那條又寬又長的竹片猛地朝年青武警赤裸的大腿狠狠一抽:“出發!!!”

鄭天強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咆哮,背著小天猛地衝了出去!

這個年青武警的確太猛了,突然起跑時那巨大的震動讓小天又被嚇了一跳。“啊!”小天驚喘著抱緊男人寬闊的背脊,身下發達背闊肌傳來的奔跑的震動讓小天下意識地咬住了他肌肉糾結的肩頭,鄭天強只覺得一陣巨痛從肩頭處傳來,遭到齒咬拉扯的疼痛令他幾乎站不住腳。

他猛地咬緊牙,忍住即將脫口而出的痛苦的嚎吼,以更快的速度奔跑起來。

鄭天強背著小天沖出了院子,沖上了兩邊長滿白楊樹的公路,呼呼的風聲在小天耳邊一嘯而過,兩邊的白楊不斷向後退,小天很滿意身下這個彪型大漢奔跑的速度和耐力,沒過一會,鄭天強都跑出超出一公裡的路程了。

小天正舒服地享受著身下武警壯健背闊肌運動的衝擊感覺,忽然覺得身下這個野馬一般的男人奔跑的速度慢了下來,頭也偏向了一邊。小天疑惑地順著他的方向望去,不由心裡暗罵:“這壯公狗又開始發情了!”

只見公路邊的田間小道上遠遠地有一個女人的身影,雖然由於距離太遠看不太清,但從那豐滿的身材來看,應該就是那個老板娘沒錯!“這小子現在一定是欲火中燒,要不是有我管著,他一定會馬上沖過去強奸那個女人吧?真是頭精力旺盛的野獸!”小天不由心中暗想。

正在這時,小天垂下的腿似乎碰到一個什麼硬邦邦的東西,他好奇地向下一望,只見那根巨大堅硬的陰莖正在鄭天強的緊繃的內褲上蠢蠢欲動,那紫紅色的雞巴已經完全竄出內褲外面,頂在一塊塊結實的腹肌上抖動著。頂尖的分泌物早已把他的內褲浸濕了一大片。

“牲口,快給我停下!”小天反手就給了鄭天強一記狠狠的耳光!

鄭天強意識到自己又出丑了,真是沒辦法,他這人只要一看見美女,就馬上靈魂出竅,特別是再一次看見那個他喜歡的女老板,熊熊的欲火早就被點燃,這下哪裡還忍得住,立時顯現出男性本能的原始陽剛反應來。

“操他娘,這個騷娘們!”鄭天強忿忿地罵道。

小天見狀,乾脆下令叫他扒下了那條礙事的內褲。那條起碼有19厘米長的碩大陽具解脫了束縛,馬上開始在空氣裡張牙舞爪,散發著濃烈的味道,那是強壯健康的年青男人運動後的雄性體味。鄭天強真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筋肉質超級雄壯大屌哥!

就在鄭天強彎下腰扯下那條前端被那無法控制而噴出的精液浸濕的內褲的同時,小天的腳開始在他的腹肌上亂搓,他的腹肌很結實,腰上沒有多余的脂肪。看來他並沒有夸海口,這樣有力的腹部腰力也一定強與常人,這樣的男人和女人作愛的確可以非常凶猛的。

小天只顧著看他的生殖器了,忽然一不小心,擱在鄭天強肩膀上的手沒抓穩,再加上他的腳又在亂撞鄭天強的腹肌,重心一斜,眼看就要從鄭天強的背上掉下來,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小天即將掉下的那一瞬間,小天眼中鄭天強那一整排結實的腹肌,由於劇烈收縮而全都亂了陣腳地扭曲變形,只見鄭天強猛地伸出手,將小天轉身環抱在他強壯的胸前上,飽滿厚實的大胸肌正貼著小天的背,一雙粗壯的手臂穩穩托住了小天。他用他那長期鍛煉的粗大強壯的手臂,毫不費力地一舉,又把小天送回了他的背上。再緊緊夾住小天垂下的腿,以使小天在他的背上趴得更舒服又不會再掉下來。

小天驚出了一身冷汗,有點感激地望了望身下這個陽剛粗豪的鐵漢。鄭天強背著小天穩穩地站立在公路上,大汗淋漓的魁梧身軀散發著無與倫比的雄偉氣勢和陽剛果敢的野性魅力。

小天垂下頭,眼光落在鄭天強高高隆起,淌著汗水,閃著油光的發達胸肌上,他贊嘆地伸手拍了拍那雄厚壯實的胸膛,由衷地說:“你的反應還真快啊,還真是多虧了你我才沒掉下去。”

“我他媽的是什麼人?中國人民武裝警察!只要有我在,就不會有任何危險,沒人敢欺負你!!”鄭天強語氣中透出強大無比的自信。握緊巨大的拳頭,再一次挺直了他那筆挺偉岸的身軀。

小天開始有點喜歡這個爽直豪放的猛虎一般精壯的年青武警了。乾脆哪天求少年把他送給自己算了,小天心中暗想。他摟了摟這個勁量級壯男的寬肩,猛錘了幾下他厚實有力的脊背:“放心,一會有你爽的時間,現在先別想那女人,繼續給我跑!!!”

鄭天強聞聽此話,只有強壓住自己迅猛奔騰的欲火,將背上的小天用力向上一提,邁開兩條粗壯的長腿開始繼續在吾人的公路上狂奔起來。

小天騎在鄭天強寬闊厚實的脊背上,驅使著他向前狂奔。這個武警部隊的猛男的身體真的非常強壯,滿身的肌肉和汗水都粘到了小天的身上。額角和頭發上的汗水隨著跑動還不時甩到小天的臉上。小天優點尷尬地抹抹臉,開始用竹片不時拍打著鄭天強那粗壯有力的大腿,催促他跑得再快一點。

鄭天強賣力地背著小天奔跑著,粗重的氣息噴洒在小天敏感的耳窩處引得他又是一陣戰悚。小天趴在他的背上,一邊驅使著這個年青武警一邊聽他喘著粗氣介紹周邊的房屋景色,不時還用腳隔著那條濕漉漉的窄小內褲蹬蹬他那條似乎仍然堅硬如鐵的碩大生殖器。

精力旺盛的鄭天強背著小天順著公路急速跑了起碼有十公裡,小天終於嫌他滿身的汗水把自己做工精良的衣服都浸濕透了,拍拍他的頭下令:“算了,可以了,我就滿足你的願望,現在給我折返回那個小賣店吧!”

鄭天強感激地點點頭,不用小天拿竹鞭子抽他,自己都一咬牙,將背上的小天用力一提,一聲大吼,鼓起全身那似乎使不完的力氣,猛地一轉身,象頭脫韁的野馬一樣奮力衝了出去!

小天被他野蠻的行動又是一震,揚手就是一記竹鞭:“我可提醒你,你只能在隱祕的地方偷偷看者她打手槍,可決不能讓她發現哦!”

鄭天強用力點點頭:“放心,這個我知道,我不會讓她發現的,哦...謝...謝謝你!

年青武警象瘋了似的在公路上一路狂奔。小天知道他強忍著不手淫忍得很辛苦,現在終於可以讓他一潟欲火,他怎能不興奮呢?小天很是欣賞他這種直爽粗野的性格-敢作敢為,這才是男人本色。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營地斜對面的“芳蕙小賣店”,鄭天強倒也很守信用,背著小天繞過店面來到了後堂的一個小屋子的窗下。小天探頭一看,哇,這裡原來是浴室,那女人正在裡面洗澡呢!

鄭天強眼中閃著光,吞了口唾沫,喘著粗氣回過頭,征詢似的望了小天一眼。小天點點頭,鄭天強便“扑通”一聲跪了下來,鬆開夾著小天腿的胳膊,扶著小天慢慢從他背上下來。

“你現在就要手淫?不休息一下嗎?”小天望著眼前這個渾身熱汗淋漓,肌肉泛著光澤的汗漬,胸膛劇烈起伏的彪壯武警。

鄭天強擺擺手,長舒了一口氣,猛虎般地從地上一躍而起,急切地沖到窗邊望著那個女人,也顧不得滿手的泥土,一把扯下那束縛自己欲望的骯臟內褲,又猛地拉出那根已經完全挺立的陽具,讓他的獸性完全得到解放,鄭天強急不可耐地緊緊握住自己那條滾燙的陰莖,臀部肌肉用力收縮,發瘋似的猛力抽送起來。

強悍武警前後用力地套弄著自己粗壯的大肉棍,拼命作著劇烈的活塞運動,一邊野獸似的發出一陣陣低吼,一邊盡情體味著從巨屌尖端到陰莖根部的每一毫米的地方帶來的快感。堅硬而巨大的陰莖上一根根青筋凸現,濃而密的陰毛從腹部延續到肛門,紅紅的巨屌由於不斷地抽送已變得發紫,碩大的陰囊由於手的運動而在不住晃動著,兩條柱子般強壯的大腿繃得筆直,這個精力旺盛的彪性大漢正在舒服享受著手淫帶來的強烈刺激的快樂。

小天被這猛男發情的壯觀景象驚得嘴都合不上來。他伸手一摸,摸到鄭天強肌肉緊繃的胸膛,一陣熱量從手掌傳來,小天知道他快到了高潮的邊緣。一見此景,一個鬼點子冒了上來。

他拍拍鄭天強的肩膀,示意他鬆開手。鄭天強現在正是最爽的時候,哪裡注意到小天正在對他下令,仍然忘情地猛烈抽送著自己的大屌,胸膛劇烈起伏著,口中不可抑制地發出快樂的吼叫。

小天一見不由大怒,跳起來對準鄭天強的臉啪啪就是幾記重重的耳光:“牲口,給我把手放開!!!”

鄭天強這才清醒過來,他仍然極為舍不得手裡的“工作”,一邊不斷套弄著大屌一邊低聲哀求道:“求求你,再讓我爽一會,我他媽的實在受不了了!”

“叫你放你就放,想找死是不是?”聽了此話,鄭天強只得戀戀不舍地送開手,有點憤怒地望著小天。

小天伸手一把抓住武警的陰莖,熱熱的,象根燒紅的鐵棍子,堅硬得象根鐵棒!小天又用力握住那巨棒的根部,另一只手則抓住鄭天強的睪丸,慢慢地施加壓力,然後再放松,不斷地玩弄著武警那像高爾夫球大小的兩顆睪丸。小天又掐住陰囊的上端,擠出兩顆碩大的睪丸,用手指在上頭輕抓著。鄭天強抬起頭微微地喘息,緊皺的眉頭和方正的下顎充滿了男性的魅力。

鄭天強實在忍不住了,低聲怒吼:“夠了吧,你再這樣我他媽的可沒辦法不射了!!!”

“你敢!!!”小天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又把他堅硬挺立的陰莖像馬鞭一樣地甩動著。鄭天強無可奈何,只有運用武警戰士強韌的毅力,拼命忍住隨時可以噴涌而出的精液。尷尬地站在那裡。浴室裡那強烈的官能刺激逼得他無法抑制的喊叫出聲。快感像浪潮般堆積,卻又因為前端遭到小天手指的扼制而無法解放,這樣的折磨幾乎讓他發狂!

小天玩夠了,才鬆開手,從地上撿起一個骯臟的百事可樂瓶遞給鄭天強:“繼續吧,種馬,把精液射進這個瓶子裡,一滴都不許剩哦!”

鄭天強臉上顯出無法掩飾的狂喜,搶過可樂瓶,兩手繼續賣力地套弄。

突然,一陣快感閃電般地掠過鄭天強的全身,渾身每塊肌肉都猛然繃緊了,鄭天強怒吼一聲,收緊了屁股,雙手抓住陰莖根部用力向下壓去,想把大屌深深地捅進可樂瓶的瓶口中。可誰想到這個年輕武警戰士的陽具實在是太碩大了,窄窄的可樂瓶口怎麼能容納得下?尖銳窄小的瓶口每次都把他的陰莖磨得淌血,生殖器被撕裂般的巨痛讓他咬牙悶哼!盡管這樣,鄭天強還是拼盡全身力氣努力硬插了好幾次,但還是插不進去,可射精的欲望象熊熊烈火一般燃燒著他的意志,他的屁股開始顫抖起來,大雞巴猛烈地抽搐著,圓鼓鼓的大屌變成了紫紅色,結實的腹肌一塊塊漂亮地凸起,鄭天強低下頭,口中不住發出難熬的悶吼:“啊…嗷…求你了……給我換個大瓶子來……啊啊啊……我要射了……實在忍不住了……啊!!!”一邊極力地用手把自己的陰莖拉到小腹,把大屌往上死死按壓著讓精液不至於會一瀉千里。這樣的折磨令得他幾乎站不住腳。連呼吸都有點兒困難了。

被它的主人鄭天強死死按住的那條大陰莖的表面都漲成了暗紅色,上面血管不斷劇烈地跳動著,眼看就要到達極限迸發出來,不料小天修長的手指卻無情的束住它用力箝制。預料之外的疼痛讓鄭天強恨恨瞪了他一眼,而小天只是惡作劇似的哈哈大笑,鬆開手中那條堅硬如鋼,滾燙似火的的陽具,再抄起手好好看了看這個強壯武警急迫想射精的熊樣後,才慢吞吞地從背包裡取出一個正式的取精液的大口瓶來。

“我操他娘!!!”鄭天強怒罵了一聲,急不可耐地一把奪過瓶子,將通紅滾燙的陰莖用力深深插進大口瓶裡!即使如此,那條雄壯的陽具還是把大口平的瓶口塞得滿滿當當,沒有一絲間隙。

只見鄭天強這個野蠻的年青武警獸性大發!他低吼一聲,一邊加快身下的抽動,撞擊得比先前更深更猛。雞巴直達手指都無法進入的瓶子的最深處!一陣陣的快感從屌、陰莖、睪丸等處,直沖年青武警的腦海。他只看到一片火熱的幻像,不斷地在他的體內跳動著。只見鄭天強的臉越漲越紅,動作越來越快,胸部的起伏越來越大,呼吸越來越急,他猛然間把自己蓄憋已久的大股的精液射了出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鄭天強全身激烈地抽動著,就像火箭般地從他通紅的巨屌噴出一道道的白色精液,大量濃稠的精液,如火山爆發涌出的滾燙岩漿般勢不可擋,從他的巨屌凶猛地噴射出來,像子彈一樣,帶著野性的力量,扑簌簌地一股股噴射到大口瓶中。

鄭天強靠在一棵大樹上,用力弓起背脊,扭動著四肢,瘋狂地擺動頭部,高亢的嚎吼著。

狂猛的律動讓寬闊厚實的背部在粗糙的樹幹上磨出傷痕,快感與疼痛交織,逼得他咬緊下唇。但口中還是不可抑制地發出快樂滿足的吼叫。

只見鄭天強這個彪悍魁偉的年青男人全身沾滿精液,有些濃濃地從胸膛滑到腹肌上,卷曲的陰毛到肚臍眼旁,他的老二還在那邊高高地不斷點頭,鄭天強按令小心地擦拭著自己陰莖根部的精液,當他快要擦乾淨時,只覺得腹部一陣溫熱,他旺盛的性欲竟然讓下半身一用力,又噴了很多精液出來。

鄭天強望了望少年手裡滿滿的一大瓶濃濃的精液,一臉坏笑:“夠不夠啊?不夠我他媽的隨便還可以再來幾次,多射點東西出來給你。啊,真他媽的的爽!”

小天白了他一眼,小心地把大口瓶的蓋子蓋好。他知道,這種精壯小伙子的可以在精子庫裡賣出極高的價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