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的燈光很亮,一般來說都是日光燈的,所以是白慘慘的一片。
劉名不喜歡日光燈,因爲照的人纖毫畢露的,很是咄咄逼人的燈光,令他沒有安全感。
劉名卻很喜歡在圖書館裏看書,在高大的書架前翻著印刷精美的書,會令他有種沈醉的感覺,好象全身心都投入在書中,毫無旁?#092;。
今天天黑的很早,工作人員在某個命令的指揮下,在很短的時間內都離開了圖書館,而在館內看書的同學們也紛紛放下書,安靜而有效率的退了出去。
一切行動都很安靜,安靜到劉名什麽都沒有感覺到,當他擡起頭的時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麽,整座圖書館,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安靜,詭異的安靜。
人的第六感在某些時候是很靈的,劉名明銳的感覺到有什麽不對勁,他迅速放下書,走出中文庫。
在過安檢門的時候,一道黑影竄出。
“幹什麽?”劉名大聲道,肢體上的接觸令他退了一步,皺起好看的濃眉。劉名是個英俊的男人,不是帥氣之類的,他就是英俊,有著很好的氣質。濃眉,眼睛很深,不笑的時候有點憂鬱,笑起來卻顯的天真。
他今天穿的是白襯衫,袖口卷了起來,露出褐色的手臂,很結實。
聲音在空曠的大廳中回響,空空洞洞的。
“劉老師好。”很溫柔的聲綫,卻不顯的柔弱,蕭南低聲笑道“要走小心點啊,月黑風高呢。”
劉名見是學生,又是認識的,蕭南是學生會會長,在這個私立的學校裏,他和其他三個學生的勢力之大,讓人無法想象,他們的背景雄厚,不是一個小小老師所能得罪的。所以他也笑的客氣,眼神裏儘是疏離。
“是滿晚的,你怎麽還沒有走呢?”安檢門很窄,劉名笑著點頭,很自然的撥開蕭南的手,準備走出中文庫。
誰知手剛碰觸到蕭南,他借勁使勁,將劉名的手一扭,別在身後,整個身子便壓了上去,將劉名固定在安檢門的扶手欄杆上。
那欄杆不高,正到劉名腰側,他用力掙了掙,卻發現壓在身上的力道增加了。
“你幹什麽?”聲音出乎意料的平靜,還帶了點疑惑。
“你認爲爲什麽今天人突然間都不見了呢?老師。”蕭南白晰的臉上挂著笑,在劉名耳邊吹了一口氣,溫熱的呼吸令他身子一顫。
修長而白晰的手指,如鋼琴家的手指去有著極大的力量,就如蕭南外表給人的錯覺,他有張清秀到了極點的臉,細長的桃花眼,薄薄的紅唇,舉手投足優雅貴氣,看起來就知道是上流社會的翩翩貴公子。
手指慢慢的滑到鎖骨處,劉名沒有扣襯衫上頭兩個扣子,正好露出形狀優美的鎖骨,那手指用極輕的力道劃過那塊突起的骨頭,細膩的指頭冰涼冰涼的,按在皮膚上有奇怪的感覺。
劉名極力放鬆自己,那手指在身上活動,就是再白癡的人也知道會發生什麽事,但生爲一個男人的自尊是決不允許這種事在自己身上發生。
感覺到劉名的放鬆,蕭南也放鬆了壓制的力道,趁著這時候,他用力一頂,膝蓋用力撞向蕭南要害。
蕭南側身一閃,躲過這招,他含笑看著劉名沖出門,消失在過道中。
中文庫在八樓,圖書館其實非常的大,所以過道看起來很長,特別緊張的時候,那路更是看不到盡頭。
咚,咚,咚,急促的腳步聲回響在走廊上,昏暗的燈光卻在一時間全部明亮起來,劉名擡頭,看到喬可倚在九樓的欄杆上,他拍了拍手,笑道“身手不錯啊,這樣遊戲玩起來才好玩。”
“劉老師,你知道嗎?我們四個都對你很感興趣,原來不知道要怎麽分你,現在已經達成共識,與其爭來爭去的,不如一起享受,呵呵”
喬可笑得邪氣,他身材很高,又是?#092;動型帥哥,邪氣起來,更增幾分俊美“老師,可是這樣對你不公平,應該來說,你也有選擇的權利,正好我們也不知道由誰來做你第一個開發者,所以我們就想,乾脆今天晚上就來場遊戲吧。”
“老師,你是我們的獵物哦!只要你跑的出這個圖書館,算你贏,我們也就不強求你了。如果你跑不出呢?那你可就是我們的玩具了。很公平吧。”
公平你個頭?劉名心中暗駡,拔腿就跑,我可不想在這裏和你玩什麽遊戲,他沒有聽到喬可低低的說
“可是老師,你只有30分鐘的時間哦。”喘不過氣,胸口好悶,劉名可以感覺到汗水的滑落,以全速衝刺的速度來芟聵翘荩入娞輥淼目欤瑳r且,電梯幷不安全。如果被困在裏面,那更加倒楣了。
一轉眼就到了7樓,劉名卻看到樓梯被一塊巨大的鋼板給封住,那鋼板就橫在他面前,那一邊,就是自由的天地,可金屬的冷光似乎在嘲笑他“你是逃不出去的。”
SHIT,這邊被堵了,不知道另一個安全出口怎麽樣了,劉名不抱希望的轉到另一個出口,看見一把大鎖囂張的盤踞在鐵門上。
只好用電梯了。劉名站在電梯前,看著那紅色的箭頭一直向上升,終於停在七樓,“丁冬”門打了開來。
劉名猶豫了下,他的第六感似乎向他警告些什麽,但想想,樓梯被封,以是天堂無路,這前方,就是地獄,說不得也得闖一下了,想到這裏,他不在猶豫,就跨了進去。
誰知他剛進了電梯,那門就自動關了起來,然後就是啓動的聲音,操作板上一片黑暗,本該顯示出樓成的,可那電梯任是怎麽按,還是固執的往下沈。
劉名知道情形不妙,那電梯也不知道下了幾層,終於停了下來,門打開,外面的情形卻是他看也沒看過的。
寬大到無法形容的大廳,地上鋪著層地毯,卻是黑色的,佈局倒象圖書館,只是書架只有幾個,上面擺著的,是些形狀奇怪的東西。墻壁上也突出些鐵環,有的上面還挂著銀色的鐵鏈。
“啊,想不到老師這麽快就來到這裏了。”書架的後頭轉出個美少年,有著漆黑的發和碧綠的眼睛,“以爲你會覺得電梯不對勁的,林還在一樓大廳等著你呢。你倒是迫不及待的來自投羅網了。”
那美少年,也就是慕容爲輕輕的笑道“喜歡眼前的一切嗎?就是爲了晚上設計的,你要好好享受啊!”
他拍了拍手,廳裏面又出現幾個面無表情的同學,其中一個上前,用力將劉名的手一扭,別在身後,一副冰涼的手銬套在他手上。
“遊戲結束了,很可惜啊,老師,你輸了。”慕容爲說著,拿出個針筒,透明的塑膠裏面是滿滿一管液體。“夜晚要開始了。”
“不,不要。”劉名拼命扭動著身體,卻被旁邊兩個同學拽著,不能移動,針頭刺進皮膚的刺痛,很快就消失了,可劉名驚恐的發現,自己的力氣在一瞬間也同時消失不見。
“你做了什麽?”無力跌坐在地上,劉名困難的擡起頭,看著高高在上的慕容爲,身邊的同學悄悄的退了出去,慕容爲笑的十分愉快。
“我知道你的身手不錯,好象是黑帶吧,爲了等下享用你的時候少點阻撓,必要的措施是要做的。”
慕容爲蹲了下來,拉著劉名的襯衫用力一撕,扣子紛紛跌落,露出他健美的胸膛。
好光滑的皮膚啊!慕容爲拂上他的胸膛,著迷於手心的觸感,他低下頭,將唇覆上那兩點嫣紅。
舌頭撥動著,牙齒上下合著的時候可以感覺他的紅珠無力的挺立起來,慕容爲的手亦悄悄滑到劉名的下身,將皮帶用力一拉,褲子便滑落地上。
皮膚接觸到冰涼的空氣,劉名的意識清醒無比,他看見慕容爲一按手中的按紐,就有一面大鏡子從地上升了起來,鏡子清晰無比的照著自己半赤裸的身體。
“看的很清楚吧,老師,我要你今天晚上徹底明白你是屬於誰的。”
慕容爲將他擡起來,放在長桌上,那桌子不高,只到人腰側。劉名上身趴在桌子上,雙腿無力的跪在地上,眼睛卻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我第一個哦”慕容爲對著剛剛走到身後的三人說,“剩下的你們自己分。”
“好吧。”
“那只好猜拳了”
“石頭剪刀布!!”
“耶,我是第二個。”林大聲說,年輕陽剛的臉上滿是笑容。
“第三個啊!馬馬乎乎了”喬可說道
“居然是最後一個。”蕭南拍了拍劉名的臉說“只好等他們都挑完了,才能好好疼愛你了,老師。”
劉名看見鏡子中的自己,臀部被擡高,那個隱秘的地方由於少曬陽光,較身上其他地方來說更爲白晰,慕容爲修長的手指掰開他的臀瓣,露出那個小小的入口。
腰部被擡高,冰涼的手指在粉嫩洞口按壓著,試圖令那裏綳緊的肌肉放鬆,劉名咬住牙,不讓聲音流出口。
手指的侵犯帶來的疼痛比不上聽到林站在他面前,用著冷淡的聲音說道“你後面那個嘴的第一次給了爲,前面的就給我吧。”來的更震撼。(好象有語病,汗~~不管了)
怎麽可能,他是學生啊,被學生侵犯已經是恥辱,更何況是口交。
劉名瞪大了眼,用著冷漠的眼神看著眼前的幾個學生,雖然他們背景雄厚,但不代表他們可以這樣踐踏別人,他也知道,這種話說出來只會引起學生的嘲笑,在這個學校裏,強者生,弱者其實不必來的,因爲下場會很恐怖的,這是他們的政策。
劉名選擇緊緊的閉上嘴,他寧可死,也不願折腰。
或者是早預料到他的態度,或者也是他可笑的自尊心及爲人的傲氣才吸引了慕容爲四人,他們對劉名表現出來的不配合幷沒有太多的怒氣。
慕容爲只是慢慢的說:“老師,你好象還有個姐姐吧,聽說她可是個美人呢?”
什麽?劉名直起身來眼睛瞪的幾乎出血,他們要對姐姐下手嗎?美麗溫柔的姐姐怎麽能落到他們手裏,劉名想到姐姐如果因爲此事遭到什麽意外,一顆心就高高的提了起來。
“不准你們碰她一下”劉名嘶聲說,也顧不得力氣全無,就要從地上掙紮起來。
“真是姐弟情深啊~~但是你認爲你有能力阻止嗎?”蕭南低下頭,看著在地上掙紮的身體,衣服淩亂的披在身上,白襯衫裏露出小麥色的皮膚,黑漆漆的眼睛因爲憤怒而更加有生氣。
望著他的眼,蕭南只覺得一股熱流從小腹湧起,情不自禁的將手覆在他眼睛上“你現在的選擇呢?”
沒有選擇,劉名清楚的知道,他無奈的點點頭。
一個傲氣的人順從是件難得的事情,慕容爲爲他的神情所著迷,不知道那種心情是什麽?他只想快一點,進入劉名的體內,和他合二爲一。
劉名趴在桌子上,面前就是林藍色的牛仔褲,而慕容爲在他身後,用手指努力開拓他的菊洞,皺折被撐開,露出從沒有讓人看見的洞口。
粉紅的媚肉在手指靈巧的進攻下漸漸軟化,而蕭南的手遊移在光滑的背部,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輕撫摩著,或許是剛剛的藥也有催情作用吧,在幾雙手的挑逗下,劉名漸漸覺得喉嚨發幹,身子也熱了起來。
好熱~~眼前看過去模糊一片,只覺得身上那股熱潮快把人淹沒,劉名已經昏昏沈沈,模糊間只覺得後庭被撐開,一個硬挺的灼熱沖了進來。
窄小的後庭被撐到極限,慕容爲用力一挺,沒入他的身體。
啊!!在藥的催情作用下,劉名還是無可避免的感覺到那劇痛,仿佛撕裂他的兇器在身體裏撞擊著,每一次前沖,都好象要把內臟從口中頂出。
他哀叫著趴在桌子上,鏡子中他模糊的看見身後那張滿是欲望的年輕的臉。
“好緊,老師這裏真是太棒了,比我想象還要好!”慕容爲笑道,薄薄的紅唇吐出的話卻讓劉名咬住嘴唇。
血,從唇瓣中滲出來,林低下頭,舔去那艶麗的紅色,“好甜的血呢?不過你的唇現在可不是用來咬的,而是要服侍我的。”
看著劉名扭動著身體想要躲開身後的堅挺,而使兩人的結合更加的緊密,他的身體因爲春藥而浮上一層紅暈,半閉的眼睛一片茫然。
“老師的表現真是太好了,瞧這表情!多誘人,好象在邀請我們呢?”
喬可輕輕說著,手中的鏡頭對準劉名的身體,透過鏡頭,可以清楚的看見兩人結合的地方,那紅色的媚肉緊緊包裹著慕容爲碩大的堅挺,每一下進出,都可以聽到內壁摩擦的聲音。
“換個姿勢了,你這樣我們都不能玩的”蕭南抱怨道,就象得不到玩具的孩子。
“好了,知道了。”慕容爲笑著,還在劉名體內,就抱著他,坐在地毯上,因爲這個震動,劉名睜大已經對不准焦距的眼。
你們要幹什麽?
嘶啞的聲音在這種情形裏分外煽情。話沒有說完,就被一樣東西堵在口中。
姿勢變換的很快(偷懶的寂寞~~呵)
劉名可以感覺自己被翻了過來,趴在地上,慕容爲已經退出自己的身體,少了異物入頃的後庭輕鬆了很多,雖然疼痛不已,但是還是比剛才要好。
“你搞定了。”
“是啊!輪你了”慕容爲輕笑“感覺最好的一次了,老師真是極品。”
雙腿被拉開到極限,劉名躺在地上,可以清楚的看到蕭南的灼熱正接近自己的後洞,還是恐懼,爲什麽自己會遇上這種事,他們的欲望仿佛永遠不會饗足。體內熱液的溫度還沒有消退,就又換了一個人。
仿佛永遠不會停止般,木椿的酷刑在體內肆虐,汙穢的體液順著結合的地方留了下來,在大腿部拖出白濁的痕迹。
讓我填滿你,你的身體要有我的烙印,老師。喬可低聲說,年輕的臉上有著超乎年齡的固執。
一次又一次。
在沒有陽光的地下室,在黑色的地毯上,銀色的鎖鏈所鎖住的,那個剽悍的身體只有無奈的接受。
人是不能有弱點的,而弱點一旦被惡魔發現,你只能淪陷。
劉名不記得自己被囚禁了多久,鎖鏈鎖住了他的自由,誓言鎖住了他的心靈,每個晚上他麻木的接受著四個學生無止境的求歡。
曾經青澀的身體如今散發的,卻是情色的誘惑,劉名輕輕扭動著腰肢,渴求著更多。
熱些,再熱些。我要更多,更多。
粉紅的入口一張一合的,像是貪婪的唇,慕容紫深深的埋了進去,原來不過是場遊戲,在愛欲交纏中,單純的瀉欲卻變了質。隨之交付的,卻是一顆以爲已經沒有了的心。
胸口處空落落的,看著那張英俊的臉因爲自己的動作變的茫然,在自己身體下呻吟扭動的軀體,褐色的皮膚,已經消失的笑容。手指下是激烈的心跳,那麽有力,他知道,這顆心裏,不會有他。
所以讓我擁有他的身體,每個夜晚。
黑色的皮帶纏繞著,劉名露出妖嬈的笑,薄薄的紅唇勾起,漆黑的眼裏也有了欲望,銀色的鎖鏈扣在手腕上,那手指,靈活的在蕭南的身體上活動著。
欲望被挑起。
渾濁的空氣,低低的呻吟。墮落的夜晚。
紅色的玫瑰盛開在胸口,如皮鞭般剽悍的身體,在說“享用我吧。”
一起墮落吧,到黑暗的深處。
想要再看看,他的笑容,比什麽都要燦爛的笑。蕭南吻著他的唇,比什麽都要甜美的唇,是包著甜蜜外衣的毒藥,是誰奪走了他的笑,知道是自己又如何,回不到從前,永遠回不去。
用欲望絆著他,讓他習慣自己的身體,讓他不能離開,蕭南輕輕笑著,至少現在,他是他的。
空虛,空虛,還要更多。
已經習慣被充滿的身體叫囂著,進來吧,不要離開,劉名悲哀的扭動著,粉紅的花已經不能合攏,它的每天夜晚都會盛開,渴求著他們的進入。
這就是悲哀。
林加快著速度,每下撞擊都是絕望的呐喊,給我你的心,我不願只擁有你的身體,我要你說出那三個字,被我們褻瀆的三個字。
知道你不會說的,你的身體已經沈溺,你的心卻仍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到如今,要我們怎麽放開你。
老師,原來這場遊戲,贏的人,卻是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