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嘟嘟..滴嘟兜..... 顫微微的手機在王克琦的褲袋裏如按摩棒似地淫花亂綻,酥酥麻麻地催磨著他的大腿。

「喂!」也不知是誰的電話號碼,克琦心裏納悶著。

「克啊!你在公司嗎?」

「沒啊,剛回到家!」克琦心裏著實納悶,這誰啊?

「看新聞了嗎?」電話裏面的人問著。

「還沒。你是.....」克琦稍顯不耐地問著。

「我『帆』啊,翊帆啦!」

「喔!」克琦著實吃了一驚,怎麼會是翊帆打來的﹔克琦才到公司沒幾天,翊帆怎麼就有他的手機號碼了?他心裡又驚又喜。

「我剛剛看新聞說園區那邊失火了?公司沒事吧?」翊帆問著。

「喔,沒事啦,那是大門口旁邊那一棟,我們裏面的沒燒著。好像是停車場起的火,我摩托車都出不來了!」克琦想著,下午三點多翊帆就到原廠去試引擎,所以五點多園區廣播火警時他人不在公司,難怪會擔心公司的狀况。

「車子出不來?那你怎麼回家?」翊帆問。

「警察把地下室封起來,說必須做鑒識勘查,我們都沒法進去牽車,你還好,三點多就把車開走了,我懶得等公車,叫Taxi回來啦!」克琦忿忿地說著。

「哈哈哈....不會吧,從公司坐到市區幾百塊ㄋㄟ?」電話那頭笑的開懷。

「是啊,三百五﹔下班時間,我看那錶一直跳,心裡就上火,唉!」他怎麼連我住市區都知道,克琦心裏欲加竊喜著。

「我明天早上去載你吧?」翊帆問著。

「不用啦,這太麻煩你了!」其實克琦口是心非,心裏巴不得能和翊帆同車共乘,能跟他獨享倆人共有的空間呢。

「沒差啦,反正我自己一個人開車,小車子,載你這個猛男也還夠力啦!」

這時電話那頭斷斷續續地聽到有女生說話地聒噪聲,翊帆小聲地跟對方答著腔﹔突然說:「就這樣了,我明天早上Call你!Bye....」,嘟一聲,翊帆挂了電話。

「ㄟ... 」克琦都還來不及回話,翊帆電話已經斷了。這樣也好,難得這麼快就有機會跟翊帆單獨相處,克琦心裏其實是暗爽著的。

想著星期一第一天進公司看到這個高挑的帥哥,著實認為翊帆定是個ABC,後來得知他果然是個外僑,雖然他是在機電組的,跟克琦的設計組在不同的辦公區域,可是翊帆總喜歡走到設計組這邊兜轉,搭在克琦身旁問些有的沒的,這幾天這樣瞎聊下來,克琦著實對翊帆燃起了一份欲念的情愫。

翊帆剛挂了電話,原本一直心悸忡忡,只是故裝鎮靜地和克琦講著電話﹔那天正巧在櫃檯看到總務小妹要發印克琦的新名片,拿了過來暗暗記下了手機號碼,存在自己手機通訊錄裏面,這會兒才有機會打給克琦﹔想不到又天賜良機,讓他有機會可以邀克琦同車﹔要不是他女朋友在旁邊滔絮問話,他原還想再跟克琦多聊些。

翊帆也不知怎麼搞的,那天第一眼看到克琦,先是被他健碩的身材給嚇了一跳,簡直就是從「Fitness」雜志裏面走出來的健身Model一般,接著又被他那溫儒的談吐給深深吸引著﹔真是奇怪,翊帆從沒對男生有過這麼奇怪的感覺,剛剛居然會掙扎著要不要打電話給克琦,而且講電話時著實非常地忐忑不安,結果他女朋友一靠到身旁發聲,他居然緊張的急急跟克琦挂了電話,好似是自己偷腥跟另一個情人偷偷通電被她抓到似地。

「你明天要去載誰?猛男?」翊帆的女友質問著。

「就那個新同事王克琦啊!你昨天去公司不是有看到他,還問我那是誰,怎麼沒見過。」

「是喔,是那個男生喔!」這傻B怔怔地想起昨天到公司「突襲檢查」時,翊帆不在座位上,却見到他在別處正跟一個健壯的男生笑嘻嘻地說著話,那個强壯的男人,一臉的秀氣斯文,可是那身材實在壯的不像話,簡直跟那些澳洲來的猛男秀中的猛男一般,相信很多女人看了該都會不自覺地騷癢難耐。

克琦才剛回到住處的套房裏,就接到翊帆的電話,還在興奮著明天可以跟翊帆一同搭車這事﹔看看時間,該做每天例行的運動了,脫光了身上的衣服,展手擴胸一邊做著暖身,一邊看著全身鏡裏那壯碩的全裸男體,他突然停下暖身動作,伸手撫摸著自己厚實的胸乳﹔半年前退了健身房的會員,改成都在自己住處做運動和訓練,想不到短短半年來,身材進步神速,胸圍從38吋,暴增到47吋,整個背肌不斷地擴張,胸部增厚,下胸線也越來越顯著起來。

想想之前在那連鎖健身房簡直是浪費時間(排隊等待重量訓練機)和浪費金錢,又要飽受別人的「眼神强奸」﹔可是在家脫的光溜溜的,愛練多久就練多久,愛做幾組就做幾組,難怪身材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就進步這麼多,連克琦自己都覺得驚訝。

克琦看著鏡子裏面的自己,那壯碩的身材,下腹間濃密的陰毛,低低下垂的兩顆高低不等的碩大卵蛋,正自不住地蠕動著﹔還有那根逐漸勃發,自己最引以為傲的若大巨炮,十七公分長,五公分周圍的雄壯肉棒,除了兒小時的母親之外,從未讓任何女人碰過的粗長肉屌﹔而碰過這筋肉暴突的巨莽的男人有多少呢?克琦的心裏或許有數,或許已經記數得不清了?

克琦一邊撫摸著自己的胸乳,一邊伸手緊握住自己的肉棒,開始搓打起來,他輕輕閉上了眼睛,幻想著翊帆正在吮吸著自己的堅挺的男根,那俊帥的臉龐一下一下啜吸自己紫漲的大龜頭,仿佛剛剛翊帆的溫儂耳語正在吞吐著自己的熱屌,高漲焚噴的肉欲,克琦不住地輕語:「帆,喔,帆,Fuck me!!!帆!」一股熱燙的濃白,直射激噴到鏡中那個雄壯的裸男身上。

克琦轉身到枕邊抽了兩抽面紙,俯身到穿衣鏡前擦拭剛剛激射在上面的精液,一邊擦磨,一邊想著,啥時讓翊帆也吃吃這香濃的現磨豆漿!

翌日清晨,克琦早起身梳洗乾淨端坐在椅子上凝著電視機上的晨間新聞打發時間,想著今天星期五了,晚上再去Funky逛逛,正思索著,滴滴嘟嘟.... 克琦轉身迅速抓起桌上的手機﹔「帆啊!」。

「你靠近哪兒?」翊帆問。

「善導寺。你從哪兒過來?」

「永和!那我知道怎麼走了。你到十字路口麥當勞那邊等我,我大概十分鐘就到了。」

「喔,開慢點吧!」

「ok! See you.」

翊帆先挂了電話,克琦起身穿戴衣服,撈了躺在床上的四角內褲穿上,想著半年多之前為了上健身房得穿緊身運動短褲,因為怕內褲的形狀會在臀部又綳出一條肉綫,所以每天都是穿著丁字褲,沒想到長時間下來,丁字褲卡在股溝中間那一條綫,居然把股溝的鮮嫩肌膚給摩擦的顏色變深變黑﹔那天晚上克琦迴身用力掰開圓潤堅挺的雙臀,從鏡子裏面看到自己股溝的慘狀,嚇的差點沒昏死過去,發誓從今以後再也不敢穿丁字褲了﹔從那天起,每天晚上還得給自己的股溝上美白霜,殷殷期盼著自己的股溝能儘快回復以前的嫩白來。

克琦隻身站在速食店門前,從捷運站進出的學生們不住地打量著這個站在路邊身材壯碩的男生﹔克琦手裏緊握著手機,張望著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深怕閃失了翊帆的身影,根本無暇去品量那些年輕的學生們。

一陣焦急過後,一輛寶藍的雙門轎車在克琦面前停了下來,車門噠的一聲打了開來,克琦側身看了一下車內,正是那張俊帥的臉龐,旋身坐進了車內。

「不好意思,麻煩你!」克琦瞅著身旁的帥哥說。

「哪兒!我每天都來載你囉!」翊帆笑著說。

「不好吧!」克琦心裏著喜,企盼著翊帆是說真的。

「就這麼說了,你每天來回騎那麼遠的摩托車,多難過啊!」

「可是....」克琦故裝遲疑著。

「可是啥?就這麼說定囉!以後咱們就一起上下班囉!Man!」翊帆喜滋滋地說著。
克琦此刻心裏正撲通撲通地猛跳著,不會吧,這會不會太爽了,每天可以跟這帥哥在這小小的車箱裏厮混﹔可惜這車箱太小了,要幹炮的話也太辛苦了,吹吹喇叭到是還可以﹔想著,克琦自個兒的肉棒已經開始在充血勃起了。

克琦稍顯不安地挪了一下臀部,讓褲子放鬆些。這時剛好遇上紅燈,翊帆緩緩停住車子候著,開口說:「克啊!你每天上健身房啊,練的這麼壯。」順便伸手抓摸著克琦壯碩的手臂,克琦做勢扳起手臂擠實肌肉起來,瞬間二頭肌立刻堅硬腫脹起來。

「Damn, so huge! You HUNK!哇嗚......」翊帆睜大眼睛更用力地抓摸著克琦結實碩大的肌肉,克琦微熏迷醉地享受著這個帥哥的觸摸。

「沒啦!我沒上健身房,都在自己家裏練。」克琦答腔,這時綠燈亮了起來,翊帆放開了手。

「Really!不會吧!那你很厲害耶,也教教我吧!」

「Sure! No problem!」克琦心花怒放地回答著,接這又說:「我都是下班回家就練,練完才吃晚飯。」

「那好啊,我晚上送你回來,就可教我練,只是.....你哪兒不好停車!」

答拉答...滴兜滴...翊帆的手機響了起來。

「Damn, I'm driving! That woman.」翊帆嘴裏啐唆著,他聽鈴聲就知是誰打來的,克琦心裡也猜著八九分。

手機響了約莫十幾響,翊帆才一把抓起,不屑地「喂」了一聲。

「嗯,在路上.....對啊,順路咩....對啊,又沒差,拜託.....我一個人也是一輛車,兩個人也是一輛車啊!..... 嘻嘻....我跟他說...Bye!」

翊帆嘻嘻地笑著說:「我女朋友說你太壯了,載你『了』油啦!哈哈!」

「哈...不會吧!」克琦尷尬地笑著說。

「開玩笑,我一個人開車多無聊,有你陪著才好,萬一有個閃失,有你這個Bodyguard站出來,也沒人敢對我怎樣,哈!」翊帆高興的笑開了嘴。

「Protect you! 那絕對沒問題!」克琦也開懷地笑著。

「你跟她好久了?」克琦突然問,翊帆斂了笑容却沒有回答。

「聽說你們要訂婚啦?」克琦哪壺不提偏提這壺,端地掃了原本的興致。

翊帆突然轉頭瞅這他問:「你怎麼知道?誰說的?」

克琦好像逆心突起,硬要追續著說:「她昨天下午不是來找你,你走回你那邊,我問董哥她是誰,董哥跟我說的。」

「喔!」翊帆無神地直盯著車前,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繼續開他的車却不再接話。他心想,何必多問克琦怎麼會知道這事,公司裏面八卦傳得可快了,那小妮子大千金又老愛到公司串門子,實為「查勤」,順便昭告大家翊帆可是「名『草』有主」了,叫其他女員工莫再肖想他這帥哥。可這傻B,怎麼也料想不到,現今盯上翊帆的卻是個壯碩的猛男,而且已經搭上線囉。

一路不再有話,克琦悔著似乎不該提這事的。可是翊帆心裏著惱的可不是克琦,而是那傻B千金大小姐,往日的濃情蜜意現今却像成了無形的羈絆,牽牽絲絲纏的他少有喘息的空間。尤其這幾天,翊帆覺得生活裏多了一個讓自己感覺存在的「活泉」,總想多點時間跟「他」泡在一起,可那傻B却不時地突穿進來,讓翊帆覺得被她攪擾了,徒生了許多的反感。

車子到了園區正要轉進地下停車場,却見門口依然圍著警方的封條。

「Oh, no. 不會吧!」翊帆驚訝地說。

「怎麼辦?」克琦問。

「我們轉到學校旁邊看看。」翊帆將車子往前開又轉進一條較小的街道。

來得早,總算在小學圍墻旁找到一排斜插的停車位,翊帆熟稔地將車停妥後,突然伸手抓住克琦粗壯的大腿,望著他說:「你有女朋友嗎?」

「沒啊!」克琦盯著他說。

「真好!」翊帆堅毅地說著,抽手轉身下車﹔他關上車門站在門旁看著克琦鑽出車子將門關上,他隔著車頂笑嘻嘻對克琦說:「地下室還封著,看今天還是沒法牽車出來,下班在這等我,載你回去,別再浪費計程車錢了。」

「嗯!」克琦笑著點點頭,兩個人一起望園區走去。

叨叨絮絮地忙了一早上,中午大夥在會議室吃完了便當,翊帆和克琦都各自回座位趴睡午覺去了,想是今天早上倆人都起早了,中午昏沈,便都想要小盹一下了。

下午克琦忙著交接傳習安裝手册的設計和製作流程,却也不時張望著遠處翊帆的身影,翊帆有時也正巧擡頭望著克琦,有時却也不見踪影,不知往哪兒忙去了。莫約五點多時,看副總急急忙忙地跑到翊帆身邊嘰嘰聒聒地啐念著什麼,副總不時地用左手背拍打著右手掌,似乎急著在抱怨什麼?而且和翊帆兩個人居然同時地朝著克琦端詳著什麼。

不一會兒,兩個人朝著克琦的座位走了過來,副總先開口說:「小克啊!有個緊急的事情,可能得麻煩你幫個忙!」

「別這麼說,什麼事?」克琦尷尬地笑著說。

「總公司本來六月要推的車,因為對手新車款已經提前發表了,所以我們也要提早上市,這冷氣系統的安裝手册,咱們得趕在下禮拜就付印,所以.....」副總客氣地說著。

「這樣啊.....嗯....」克琦尋思著,要趕當然可以,問題是新車的內裝和冷氣系統的零件位置都還沒看過,畫也畫不出來呀。

「新車的內裝我明天帶克琦去車廠拍照,零件我待會兒先到庫房都領出來。」翊帆對副總說。

「哎呀,真不好意思,星期六還要麻煩你們兩個幫忙!」副總?姍地說著﹔突然又緊接著對翊帆說:「ㄟ,那你得趕緊先打個電話到車廠去,他們明天得有人在車廠,不然你們怎麼進去拍啊!」

翊帆走到克琦桌前抓起話筒,熟稔地撥了幾個號碼,等了一會兒又撥了三個數字。

「喂,『阿諾』,在忙嗎?.....有接到消息了吧?...對啊,零件訂單下禮拜一就發,我明天得帶設計師過去拍內裝,你在嗎?......是喔,早上要裝車下南部,你不用跟去吧?.....太好了,ok,那我中午過去,麻煩你囉!.... 哪話,拜託....ok, ok...... Bye!」

「明天早上他們新車要裝車下南部總廠,中午過後才有時間。」翊帆對副總說。

「那好那好,你們明天多睡會兒,中午再到車廠去。帆哥,就全拜託你啦!小克不懂的地方你多幫忙些!」

「沒問題,我會好好的教他的!」翊帆一邊說一邊拍打著克琦寬厚的肩膀。

副總得意洋洋地走了開去。

「去車廠拍照?」克琦問。

「我明天帶你去,正好,讓你認識那個『阿諾』!你跟他有的拼喔!」

「阿諾?」克琦怔怔地問著。

「嗯,車廠那邊的駐守保全,參加過健美比賽的呦!」

「是喔!」克琦滿心的狐疑,健美比賽,那應該相當地壯碩囉!嘿嘿!

「糟糕,快六點了,走,去庫房!」翊帆緊張的說著。

兩個人趴答趴答地急急往一樓後邊的自動倉儲庫房走去,翊帆先在門邊的簽單上隨手牽了名字,然後答答答地按開墻上的電燈開關,整個倉庫燈突然都點亮了起來﹔克琦隔著鐵網好奇地張望著庫房裏一排一排的格架。

翊帆站到一根藍柱前,拿起挂在柱上的一支光筆,在一個懸挂在柱子上橘色外框的液晶螢幕上滴滴嘟都地點個不停,一會兒聽見庫房裏天花板上的自動傳輸帶咿咿嗡嗡地響了起來,步進馬達的聲音也嗡嗡地響停響停著,地板上的軌道車跟著天花板傳輸帶上的電動手臂在格架間跑進跑出地運動著。

莫約幾分鐘,軌道車滑到藍柱子旁邊,有一小片鐵網「卡」的一聲,從地板上緩緩升了起來,剛好過了軌道車的高度鐵網便停住了。翊帆伸手將軌道車露出的面板斜拉了出來,轉頭看著克琦說:「你幫我把那推車推過來。」

克琦轉過身,看見後方正有一台小推車,便將它推到翊帆面前。翊帆將軌道車裏的一堆零件都拿到推車上,推著車子要克琦跟了出來。接著把庫房的燈都關了。
「這些零件,待會跟我一起拿到車上去,明天順便帶過去車廠,跟車內裝一起拍。」

等他們倆個回到二樓辦公室,其他人都已經走光了,星期五大家都幾乎下班時間一到就離開了。副總辦公室門開著,燈還亮著。翊帆拿了背包,往副總辦公室走去,站在門口說:「零件我都領了,明天跟克琦一起帶去車廠拍照,拍完再帶回來。」

「ok, ok,麻煩你了,麻煩你了。」副總跟著走了出來。

「小克啊,明天就拜托你了。」副總望著克琦說。

「哪裡,應該的。」克琦也客氣地應著。

「我們先回去了。」翊帆對副總說。

「ok, bye!」

「Bye Bye!」

兩個人正要走下樓梯,翊帆突然轉身:「等會兒,相機忘了拿。」

翊帆衝到座位前,叮叮咚咚地攢著串鑰匙,打開抽屜,抓了什麼東西在手上,又叮叮咚咚地轉鎖鑰匙,走了出來。

「你拿著,明天記得帶過去。」
「嗯!」原來是數位相機和兩根256 MB 的Flash ?Memory。

天色已經暗沈了,華燈點點﹔當翊帆的車子接近地下室門口前,克琦瞧見門口的封條已經不見了,地下室裏也透著燈,他沒說什麼,心裏却盼著車子趕快開駛過去﹔而翊帆也瞧見地下室停車場已經開放了,他却也當作沒看見快快地將車子開了過去。這會兒他倆心思倒是一致的,一個不想下車,一個也不願對方離開,兩個都裝著沒看見封條拆了,地下室透著燈。

「要不要上來坐會兒?」克琦問著翊帆,眼看車子已經快開到克琦的住處了。

「ok!」翊帆微笑著回答。

「你開到後邊巷子裡,該有停車位!」

停妥了車子,倆人便往克琦承租的套房走了上去。

「這麼乾淨!沒人幫你整理?」翊帆戲謔地問。

「哪兒,就我一個人,誰來幫我!」

「不會吧,不像男生的房間ㄋㄟ?」翊帆笑著說。

「是啦------我有一堆 Hello Kitty和巴比娃娃,知道你要來,全都躲到床底下和衣橱裏了!」克琦忿忿地說。

「傻了你!」翊帆笑開了嘴。

他倆進門後,克琦將門鎖上,兩個在玄關口將鞋板都脫了。

克琦將翊帆領進房來,猛然覺得色膽橫生,轉身面對著翊帆,突然翻手脫掉T恤,往床上一丟,接著動手解開腰帶,連同內褲一起脫將下來﹔克琦原本在車上就已經微微充血的肉屌,這會兒雖然還沒有全然勃起硬挺,但也已充血變粗,長長地一根肥美的肉腸垂懸在粗壯的雙腿中間,幌蕩著,龜頭都已經從包皮上完全地露了出來。

「挺熱的!」克琦嘟噥著說。這時候,克琦自己其實心跳的非常快速,只是表面上裝的一派鎮定,若無其事一般。

翊帆先是低了一下頭,接著却也裝著沒啥事一般,其實他心跳的比克琦更快,幾乎都快暈了過去。沒想到,這個猛男此刻竟然全裸地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且克琦那根肉屌還沒勃起却已經這麼粗這麼長,他除了看過A片中其他男人的肉棒外,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另一個男人真實的粗屌,就在他眼前幌蕩,而且他感覺到自己跨下的男根居然非常快速地勃起了。

「咳!」翊帆輕咳了一聲,彎著腰,往椅子走去,迅速地坐下。這樣他可以稍微掩飾一下他褲檔中已經全然勃發的硬屌的窘境。

克琦走到冰箱,取了兩瓶可樂,轉身面向翊帆走去,伸手遞了一瓶要給他。這個角度,翊帆剛好清楚地看到克琦逐漸勃發,根部已經微微翹起的巨大肉棒,他雖然伸手接了可樂,可是雙眼幾乎是失神地痴痴凝望著克琦的大肉棒。克琦故意站著不動,裝著不在意,掰開口樂罐,直挺挺地仰著頭便咕碌碌地喝了起來。

翊帆斜擡眼,見克琦仰頭痛飲,便放大膽地望著克琦那巨大的男根,天啊,他第一次看到另一個男人活生生的肉棒,而且靠的那麼近,幾乎唾手可得,他自己褲檔中那根勃硬的肉棒擠得他微微發疼,而且他居然有股衝動,想伸手去握克琦那根驕傲。

他眼睛餘光撇見克琦放下了手臂,于是趕緊低下頭伸手也掰開了可樂,喝將起來。

「要不要做運動?」克琦問。

「嗯!」翊帆擡起頭回答。

「那你把衣服也脫了吧?」

「啊!」翊帆突然有點兒楞住了。

答拉答...滴兜滴...翊帆身子突然猛烈彈了起來,這電話鈴聲把他嚇了一大跳。

他趕緊把手機從褲袋裏拿出來,「喂!...在公司外面,正要回去。嗯...Bye。」

克琦突然覺得氣餒,肉棒上充血的感覺迅速地消失。而這同時,翊帆也是同樣的餒神,剛剛那一嚇,把他的氣血從勃發的屌上全嚇散了。

「嗯!我得回去了!」翊帆低著頭抓抓耳朵訕訕地說,而眼睛却依然偷偷瞟覷著克琦的大肉棒,想著這一別,不知何時能再有機會看到如此誘人的男根。

克琦轉身抽出休閑褲裏的四角內褲,回轉過來依然面對翊帆,慢慢地穿上雙腿,在要拉上腰際之時,還故意把大肉棒垂露在褲緣外,讓褲緣卡挺著肉棒往上拉翹起來,到最後再用手塞進內褲裏,拉拉褲緣,還故意讓龜頭從褲角邊緣上露了出來,這一切都讓翊帆乾巴巴地看在眼裏。

翊帆靜靜地騷騷腦袋,站了起來,看著克琦,伸手捶了一下克琦裸露的雄厚胸膛,說:「明天中午來接你。」

「嗯!」克琦點了點頭,「我陪你下去吧!」。

「不用啦,我自己下去就好!」

「沒關係!」克琦邊說邊到衣架上取了件運動短褲,和窄帶背心穿上。

「你實在很壯ㄋㄟ!」翊帆一臉羨慕的望著克琦。

「還好啦!」克琦伸手磨娑著自己的胸部說。

「屌又那麼大!」翊帆終于忍不住說了出來,他好緊張,心跳加速,擔心自己該不該這麼說。

「喔!都給你看光了,你呢?」克琦一聽,如獲至寶,眼睛發亮,笑嘻嘻地回話,同時故意頑皮地伸手去抓翊帆的跨下。

翊帆一側身,躲了過龍爪手,笑嘻嘻地說:「好啦好啦,明天再給你看啦!」
克琦跳了過去,閃到翊帆背後用手反扣著翊帆頸項,付在他耳邊說:「你說的喔!」

翊帆掙扎著,笑著說:「好啦,好啦,ok!」

在開往永和的回家路上,翊帆心思紊亂,他很想暫時甩掉不斷在腦海中出現的那根粗長肉棒,可是那根粗長的男根却一直浮現在自己的眼前。他的心跳加快,褲檔中的肉棒又開始勃然充血,感到一陣微暈,他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開始撫摸自己的褲檔中間,他解開了腰帶,拉開了拉煉,將手伸進內褲裏面,握住了自己全然硬挺的肉棒,覺得自己的肉棒似乎從來沒有如此堅硬過,從來沒有如此滾燙過:他開始用力的擠壓,緩緩地套弄搓打起來。

快要下橋的那段彎道,他將手放回了方向盤,慢慢冷靜了下來﹔等下了橋,他伸手緩緩地拉起了褲檔的拉煉。

翊帆裸身躺在床上,一個穿著紅色運動衣和紅色褲運動長褲的高挑男子擠到床上和翊帆緊緊相偎在一起,那男人臉上好像矇了一層黑霧,翊帆一直看不清楚他的臉。紅衣男子咕咕噥噥地一直對著翊帆說著什麼,可是翊帆却一丁點兒聲音都聽不到,靜悄悄的,只見到那男子嘴巴不住地攛動著﹔突然那男子起身站到床脚對著翊帆,脫下了紅色的運動長褲,裏面穿的是一件深藍色的寬鬆短褲頭。那男子又爬上床來,拉起薄薄的被單,將兩人蓋住﹔這次他不僅是靠到翊帆身邊,還將翊帆的大腿緊緊地夾到他兩腿中間去,而且不斷地拉扯翊帆向他身上靠緊。突然他用力扯了一下,將翊帆往下拉﹔又扯了一下,翊帆更往他身下移去﹔再扯了第三下,翊帆整個人已經貼到他肚臍上了﹔這時翊帆突然像是一隻發了狂的餓狼,狠狠地扒開那人的短褲,露出已經高高聳立的一根葱白玉莖﹔薄薄的被單透進淡淡的清光,照見直挺挺的一根肉杆,頂端露這一顆若大的圓潤龜頭,底部一搓濃黑的屌毛﹔翊帆即刻張口,將那一柱擎天的肉棒給一口含吞了進去,翊帆努力的吞吐著,好似從未嘗過的人間美味﹔突然間粗長的硬屌深深插進翊帆的喉嚨深處,翊帆頓時覺得難以呼吸,嗆住喉嚨,難過地咳了出來......

「咳...咳.....」翊帆滿身是汗,躺在床上噓噓喘著氣,覷黑的房間裏除了電風扇驅轉的聲音,沒有一絲的聲息。他側身憑著經驗摸黑用力拍了一下枕邊,突然電子鐘寬闊的鐘面頓時亮出了冷冽的藍光﹔「3:29」。

翊帆又輕輕閉上了眼睛,回想著剛剛夢裏的情境,那感覺好真實,那一根堅硬的肉棒在自己嘴裏進出的感覺太鮮活了,可是這怎麼可能呢?因為翊帆從沒有含過任何男人的硬屌啊!但剛剛夢裏那感覺,太真實了,翊帆真的覺得自己握住一根男人勃起的陰莖,而且含在嘴巴裏突撞,與自己濕潤的雙唇和舌尖那觸感都如此的真實。

翊帆緩緩將雙手伸向自己陰毛濃密的下體,一手扶著兩顆垂垂的卵蛋,一手開始套弄那根軟趴趴的陰莖。他腦海中浮現的是克琦那根勃發的肉棒,好想如剛剛在夢中一樣,深深地含住克琦那根巨大的肉屌。一會兒,翊帆的陰莖已經完全充血變的堅硬無比,他開始加速上下套弄起來。

「啊違{1}規{1}詞{1}克,克----- I love you, oh yeah....come on man, let's fuck違{1}規{1}詞{1}~啊----啊.....come ..... come .... oh, no ...oh ,no..」

翊帆拱起身子,一手使勁扶著卵蛋,一手飛快地搓打自己的肉棒。

「oh, ... I'm coming, I'm coming.... yeah---- coming---」

翊帆突然停住搓打的動作,整個身體拱住,全身肌肉緊綳,同時一股濃白滾燙的精液從馬眼激射而出,直噴到他的胸前﹔抖了幾下,翊帆終于放鬆身體,整個人氣喘噓噓地攤在床上,又用手用力擠的幾下陰莖,覺得肉棒裏面的洨都已經流出來了,才放開那已經癱軟的寶貝。


星期六,美麗的星期六早晨,克琦獨自一人香甜地躺臥在床上穩穩地酣睡著﹔淩晨四點多才從擁擠的Funky回到住處,與衆多帥哥亮弟一夜搖擺狂歡後,克琦一回來馬上脫光衣服進浴室,洗掉一身的汗水和難聞的烟味,疲累地睡去。

每次到Funky什麼都好,就算是人潮擁擠的寸步難移,對克琦來說,都覺得是一種樂趣,尤其是「恰恰Time」的芭樂歌匯串,大夥玩的更是樂不可支﹔可就只一件事讓克琦有點難受,那就是「烟味」,不抽烟的克琦,平常一聞到烟味就難過,可是他却甘願每個禮拜到Funky吸了一夜的二手烟,然而一回到住處却也就急著要洗掉那布滿全身的烟臭,還有那脫下來一身的衣服褲子也全部沾滿了嗆鼻的烟味,他趕緊將它們全都浸泡到洗衣機裏面沖洗乾淨。

玩了一整夜,全身疲累的克琦洗完澡後很快就感到一陣昏睡﹔在入睡前,克琦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帶著一絲歉疚的心情,想著一個男人:

這會兒『他』在做什麼?

背著『他』跑到Gay Bar去跟別的男人廝混狂歡!

背著『他』喜歡那些亮麗可人的底迪!

背著『他』意淫那些勁帥挺拔的男生!

背著『他』........

克琦昏昏沈沈地將要睡去,輕輕叫了聲『他』的名字:

「帆,晚安!」----------儘管------天都快亮了。

心裏有些歉疚,但克琦却有更多的歡心期待,因為幾個小時後,翊帆就會來載他,雖然是要去工作,可是只要能和翊帆在一起,做什麼克琦也都願意。

克琦甜甜地入夢,等到他矇矇地醒來時,擡眼望著墻上的大型電子鐘「12:47」,克琦心裏著疑,伸手到枕邊抽了一張面紙,擦揉了一下酸澀的眼睛,再仔細看了一下時鐘,「12:48」。

克琦翻身拿起床邊茶几上的手機,沒有Missed Call﹔再換拿起無綫電話機,按了一下「來電」紀錄,顯示最近一通電話是昨天晚上九點半Henry打來的。

「奇怪!」克琦皺著眉頭,納悶地自語著。心裡攛問著翊帆怎麼還沒打電話來?

仰躺在床上的克琦,感覺到自己的男根正硬梆梆地朝天直挺著,一下一下不住地抖動著。剛睡醒的男人,都會挺著一根英氣勃發的肉棒﹔翊帆伸手握住自己的巨屌,開始上下套弄起來,另伸出一支手到自己胸前,時而輕撫揉摸,時而猝勁抓擠著自己肌肉雄厚的胸乳。

隨著手勁加強套弄粗硬的陰莖,帶動細嫩的包皮混塗著馬眼不斷流出的透明愛液,來回摩擦著敏感的圓潤龜頭,克琦的淫欲愈加高升激漲。

但他突然心生疑頓﹔不,他想保留卵蛋中飽漲欲噴的精液,因為今天,就在今天,或許他有機會將這股滾熱的男精激射在另一個男人的體內,那個男人昨天晚上才答應他,今天會跟克琦裸裎相見,會讓克琦看他的那根葱白如玉的肉棒﹔那個男人答應今天中午會來接他的,可是時間.....

滴滴嘟嘟..滴嘟兜.....克琦放開原本緊抓著自己胸肌的手,迅速地回伸抓起手機,趕緊放到眼前看著手機螢幕上的名字,「Aaron」!

「帆!」克琦一按接通,緊緊貼到耳邊發聲。

「克啊,還在睡嗎?」翊帆問。

「對啊!剛睡醒!」克琦依然躺在床上,一手拿著手機,另一手然繼續套弄著自己堅挺的肉棒,只是套弄的速度變慢了,幾乎只是輕輕撫弄著那根粗硬的肉屌。

「我已經快到囉!」

「是喔!你要先上來嗎?」克琦不懷好意地問著。

「不了,你下來吧!」翊帆有點冷淡地回答。

「喔!」克琦失望地應了聲。

「我開到巷子口那邊等你。」

「ok!」克琦聽到翊帆切斷電話,也將電話切了放到床頭邊上。

克琦突然伸手,緊緊握住自己的硬屌,用雙手的拇指和食指緊緊圈住又粗又硬的屌身,將整個包皮往自己下腹肚皮上拉壓下來,一直到手指頭緊壓進下腹的肚皮中,這時克琦勃發的肉棒突顯得更加的粗硬和伸長,屌身上的那條粗曲的靜脉也愈加地墳凸出來,整個龜頭漲的紫紅,一下一下抖動的更加明顯。

克琦此時已經完全沒有任何淫欲的潮思,因為他覺得翊帆剛剛澆了他一盆冷水,就好像拿自己的熱臉去貼到翊帆的冷屁股一般。克琦思索著,難道是他昨晚突然在翊帆面前裸身,事後翊帆覺得不舒服,所以剛剛才會表現的那麼冷淡。

「唉!」克琦嘆了口氣,起身進浴室簡單沖了一下澡,原本勃發的硬屌,此刻也已經垂垂軟已。

翊帆將車子停在巷子口已經有好一會兒了,却一直不見克琦出現,他拿起手機正想再撥個電話給克琦時,突然瞧見空空如也的巷子裏面閃出了一個人影﹔仔細一看,那人穿著一件鮮紅的窄帶緊身背心,露出雪白却异常粗壯的手臂和寬闊的胸背來﹔下身穿著一件黑色寬鬆的七分短褲,露出一雙毛茸茸的健勁小腿,脚上只穿著一雙運動凉鞋,手上拎著一個小小的運動型包包,晃浪晃浪地緩緩走了過來。

「你蓋麼啊!穿這樣!」克琦才一開車門,翊帆一張俊帥地笑臉就迎了上來,張口就糗著克琦。

「不行喔!」克琦忿忿地回嘴。

「怎啦!把你吵起來,不爽啊!」翊帆依然笑笑地說。

翊帆原本一早相當鬱卒忿慲的情緒,當再次見到這個讓自己心悸的猛男時,終于稍稍地放開懷了些,只是他依然擔心著,待會要怎麼跟克琦開口。

克琦斜眼瞟著他,却不回答﹔翊帆笑笑著,突然調皮地伸手「突襲」了一下克琦寬厚的胸部﹔克琦趕緊用雙手想護住自己的胸前,但是翊帆搶先得逞了﹔而當克琦雙手交叉緊壓住胸肌的同時,却也將抓住自己胸肌的那隻纖纖玉手給緊緊地壓鎖在胸乳上了。克琦奸詐地笑了出來,看著翊帆在旁掙扎著想拔出手去。

翊帆發現自己的手掙脫不了,乾脆就用力給抓握下去,天啊,那厚實的肌肉觸感,突然强烈地震憾了翊帆,他感到自己雙腿中間開始激張蠕動。

「啊嗚!」克琦叫了一聲,突然鬆開雙手。

翊帆趕緊縮回手來,緊張地問:「Sorry,把你抓痛了?」

克琦沒回答,却伸手將背心的細肩帶往中間拉扯,露出半邊的胸乳來。

「你看!」克琦故裝委屈地瞪著翊帆說。

翊帆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他看著克琦露出那半邊雄厚的胸部,嫩白的肌膚上印著紅紅的一隻大手﹔翊帆不停地笑著,却也一直用眼睛瞟視著這猛男半邊厚實的胸部,他注意到那若大的咖啡色乳暈上稀稀疏疏地長著幾根黑毛,擁促著一顆高高墳起的乳尖。

克琦伸手想去抓翊帆的後頸,翊帆却警敏地閃躲著,兩個大男生就這樣在小小的車箱內打鬧嬉戲著。

克琦原本還擔心以為翊帆突然變冷淡了,現在總算比較放心了,看來是自己多慮了。可是車子一路往市郊開去,翊帆又變的沈默甚至嚴肅了起來,這下子克琦可搞糊塗了,怎麼就一下子冷一下子熱ㄋㄟ。

克琦不時地側頭看著翊帆,翊帆却一直沈默地直盯著前方,似乎豪不在意身旁的克琦。然而,事實上翊帆可在意了,他現在全心幾乎都已經在身旁這個猛男身上,只是他在逃避著什麼,故意裝的不在意,因為他不知道待會兒要怎麼跟克琦說。

滴答拉...答滴答.....翊帆的手機響了起來。

克琦心中一凜,雙手伸到胸前交叉環抱,表情也變的嚴肅了起來﹔他想著,這鈴聲好像不是昨天早上那傻B打來的鈴聲。

翊帆讓手機響了好一會兒,才冷冷地將手機拿起,他看了一下螢幕,緩緩地將手機拿到耳朵旁。

「喂!」翊帆發聲。

「喔,伯母你好!」翊帆一會兒說。

克琦不動聲色,却全神灌注地聽著翊帆的對話。

「公司臨時有事,沒辦法。」

克琦聽到翊帆的手機突然傳來女人大聲喊叫著:「不要理他啦!」然後大聲號哭的聲音。克琦心裏著悶,想這可真嚇死人了,那誰啊?

翊帆眉頭深鎖著,側了一下頭,讓耳根子躲開那聒噪的嚎啕聲。

「我知道....我送我同事過去就回去載她。.....你叫不要再鬧了,我待會兒就回去了。」翊帆眉頭鎖的更緊,不耐地回著話。

克琦心裏著慌,想著剛剛翊帆跟電話裏的人說「送我同事過去就回去」,這啥意思,不是要跟我一起在車廠拍照嗎?怎麼,要把我一個人丟在那邊。

翊帆切斷電話後,突然將手機甩到車窗前,嘴裏同時啐了聲:「Damn!」

克琦悶了幾秒鐘,惶惶不安地問了聲:「What's up?」

兩個人沈默了好一會兒,翊帆吐了口氣說:「克,我待會兒還有事.....」翊帆講到一半便說不下去了。

克琦伸手騷了騷耳後,冷冷地回了聲:「喔!」

克琦此刻的心情簡直蕩到了谷底,原本興高采烈的情緒一下子掉到了冰點。他也不小去追問是啥事,反正..... 唉!

翊帆原本很擔心克琦會追問他是怎麼回事,可是克琦却默默地沒有繼續問。翊帆此刻心情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克琦沒追問他,否則他不想跟克琦撒謊,會跟他說出是因為翊帆的女友要翊帆陪她一起去中山北路挑婚紗公司拍照。然而,自從克琦在翊帆的生命中出現後,翊帆壓根就希望他女友不要出現在他和克琦兩人的世界之中,他當然更不希望讓克琦知道原來破壞他們倆個男人昨晚約定的事的,竟是要陪他女友去挑婚紗公司。

為了婚紗這事,翊帆早上已經跟他女友大吵一架,明明昨晚就已經跟她說今天臨時得忙公司的事情,沒法陪她去﹔她却硬逼著翊帆得在今天陪她去中山北路挑婚紗公司。翊帆跟她說訂婚禮都還沒舉行,急什麼,她大小姐就開始大吵大鬧。兩個人僵持了一早上,眼看已經超過十二點了,翊帆中飯也不吃,,丟下在那邊耍脾氣的女友不管,轉身頭也不回地出去開車來載克琦。

翊帆早料定這大小姐一定會去搬出她老爸老媽來壓他,所以他才一直鬱卒地擔心著﹔果然,剛剛這千金大小姐的媽媽打電話來給翊帆,說她女兒又哭又鬧的,叫翊帆趕緊回來。翊帆不想忤逆長輩,只好應聲答應送克琦到車廠後就趕回去。

現在事情到著田地,翊帆還更擔心一件事﹔那倒不是擔心克琦是新人可能會處理不好新車內裝拍照這事,因為車廠那邊還有個住在廠區「貨櫃屋」裏的「阿諾」在,他可以幫得上克琦的忙。他真正擔心的是,對克琦失了承諾,克琦會怎麼看待他呢?

翊帆靜靜地開著車子,克琦則一直維持著雙手交叉胸前的姿勢,呆呆地凝著前方。

車子一路開離了市區,慢慢轉進到只有矮平房的的空闊郊區,路上也沒啥車輛,克琦不知道這是啥地方。沒多久瞧見前方遠遠地一輛高挑的貨櫃車頭直逼過來,鏤空的貨櫃車架載滿了兩層的新車從對向車道開了過去,翊帆和克琦都同時側頭看著疾駛而過的貨櫃車。

「應該還有一輛!」翊帆自言自語說著。

「應該是先前就先南下了!」翊帆突然又接了一句。

「嗯!」克琦虛應了一聲。

「不高興!」翊帆問克琦。

「當然!」克琦斬釘截鐵似忿忿地快語回答。

「不過.....你忙去吧!沒關係!」克琦緩緩地說著,說完對著翊帆微微一笑,他能體諒翊帆的難處。

翊帆側頭看著他,聽到克琦著麼說,心中突然感到一陣激蕩,他有股衝動想衝過去抱著這個猛男,甚至想親他,想跟他.....

翊帆猛然回過神來,打了左轉的方向燈,車子往內側車道靠過去。「我請車廠那邊的人幫你,ok?」翊帆一邊嘴裏說著,一邊打著方向盤左轉進去一條較小的道路,路的一惻是一大片荒廢的空地,長滿了野草,另一惻是用波浪型鐵板圍起的高高圍墻,看不到墻裏是啥光景,只是那片圍墻好長,車開了好一會兒,圍墻還沒到盡頭。

「嗯!」克琦萎靡應了聲。

「拍完照Call我,我來接你!」

「不用啦!」克琦昧著良心與渴望說出口。

「你發什麼神經,不用?那你走路回來啊!」翊帆突然顯得生氣,大聲地說著。

克琦沈默了一會兒,說:「我打電話叫Taxi就好啦!」

「你敢!叫你Call我你就Call我!」翊帆非常嚴厲地用命令的口吻大聲地喊著。

翊帆很生氣,但他絕對不是氣克琦,而是氣那傻B,端地沒事硬是攪擾了他原本跟克琦計劃好的事情。

克琦伸手拿起躺在車窗前的手機,撥了號碼。

「喂!猛男,我到門口囉!麻煩你開個門!」翊帆對話機說完便切了電話。

克琦心裏納悶「『猛男』?原來你還有個猛男啊?」,他嘟著嘴轉頭看了翊帆一眼。

一會兒車子停在一個像學校大門口似地大鐵門前面,接著聽到鐵門咿咿嗡嗡地滑了開來﹔翊帆將車子轉進去。

克琦好奇地四處張望著,想說開門的「猛男」在哪兒呢?可是他左看右看,連個人影都沒有。翊帆將車停在靠近大門左側圍牆邊的停車格裡,在近旁的一個停車格裡停著另一輛車子。克琦下了車,轉身看見大鐵門又咿咿嗡嗡地自己關了起來,他引頸望進大門旁的警衛室。

鬼咧!大門的警衛室竟然「空空盪盪」的﹔不是沒有人影的「空空盪盪」,而是整個警衛室「空無一物」的「空空盪盪」,連個桌子椅子都沒有,空的!

克琦有點驚訝,迴身環顧四周,發現光大門口這一塊區域,就架了四隻大型的監視器,而且好像跟他在故宮墻角邊上看到的紅外綫夜視監視器同個模樣兒﹔他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翊帆走到後車厢,掀起了車蓋,克琦急忙走了過去。

「壓縮機我拿啦!」克琦搶白著說,又接著說:「你手臂有我粗嗎?」

翊帆笑了出來,說:「是啦!是啦!力卡抽!」最後三個字翊帆用生澀的台語講著。

克琦笑了出來,手裏捧著一箱零件,轉身用圓翹的臀部去頂了一下正要將車後門關上的翊帆的屁股。

「大屁股喔!」翊帆被克琦撞了出去,笑笑地嘴裏啐著。

翊帆領著克琦往裏面走進去。

一大片若大的停車場,停著五顏六色進口車,四周除了圍墻,幾乎是空空蕩蕩的,只見遠方有一棟像是用鋼梁和鐵皮蓋的約兩層樓高的建物,很像軍中保修廠一樣,正面是空闊廣場的建築。

翊帆朝那棟建築走去,克琦張望著跟了上去。

好遠,克琦覺得這片車廠未免太大了吧,從大門口要走到對角那棟廠房,竟然要走這麼久,手裏抱的那箱零件和那顆壓縮機,越來越沈重。可也奇怪,走了這麼久,怎麼若大的廠區好像只有翊帆和克琦兩個人,居然沒見到任何其他人,連那個什麼猛男阿諾的也不見踪影啊!

克琦心裏正著悶,在比較靠近廠房時,他發現,廠房旁側有一大片青草地,離廠房一小段距離的草地上用六根土紅色的鋼梁架高著一個大型的紅色貨櫃。走的越近,他才看清,那架高約到人胸部高度的貨櫃正中間跨著一個只有幾級的鐵梯子,梯子上方明顯地開架著一個單扇墨綠色烤漆的鐵門,緊閉著。貨櫃的一半邊開著架有鐵欄杆的兩扇大鋁窗,另一半邊靠近角落的上方則開著一副小鋁窗,那頂上還有一個三角圓錐狀的排氣孔,排氣孔後面却矗立著一個龐大的不銹鋼大水塔。

翊帆帶著克琦走進去敞開的廠房裏面,廠房裏好乾淨,好像才剛蓋好沒多久似地,內側靠墻層層叠叠的鐵架上整齊地堆放著各種汽車零件和一些器械工具。廠門正中間停著一輛車子,車上能被打開的門啦,蓋啦,全部都被大剌剌地打開或掀開,倒像是CSI驗尸房裏躺在解剖臺上被驗尸官開膛破肚的尸首一般。

在那車子的前方三四個箭步遠處,一顆銀光爍熀的龐大汽車引擎放在兩根大枕木上,下面的地上撒漫著一大灘螢光綠色的半透明液體﹔如果這地上的螢光色液體算是污漬的話,那它就是這廠房裏唯一的髒亂了。

翊帆將紙箱放到汽車旁的地上,從箱子裏拿出了一本白色的簿子,遞給克琦,一邊說著:「這是前一款車的手册,車款不同,可是按裝步驟大同小异,你可以照著裏面的圖拍。」

克琦接過手册,隨手翻看端詳著內容。克琦心裏不是滋味,要他看手册拍,他倒寧願把眼前這個帥哥留住,問這個活生生的男人該怎麼拍,這可好了,現在要他面對一本死沈沈的白書,發春啊!

都是那傻B害的,克琦心裏咬著牙切著齒。翊帆蹲了下去將兩個箱子裏的零件逐一地拿了出來,攤擺在乾淨的地上。克琦却依然拿著手册站立著不動,心裏正賭氣嘔爛著。

克琦正想開口問翊帆怎麼不見那個叫「阿諾」的,突然聽見身後遠遠地砰的一聲響,他轉身看著紅色貨櫃那邊。

克琦雙眼圓睜,心跳加速,雙唇微微張開,口水都快流了出來﹔他突然感到背脊一陣凜冽,身上起了一陣鶏皮疙瘩,眼睛却再也沒有離開從貨櫃屋那邊走過來的那個男人身上。


克琦雙眼直盯著眼前那個緩緩移動趨近的雄偉軀體,心裏嘀咕著:「難怪啊,難怪,昨天翊帆會說這個『阿諾』參加過健美比賽!」

克琦不住地上下全身打量著從貨櫃屋裏走出來的這付健壯軀體,這猛男穿了一件小小的灰色窄帶背心,而那根本包覆不住激噴暴張的肌肉﹔背心正面印著一個健美先生上半身的圖案,早已經被那墳噴的胸肌給撑漲的破碎變形﹔寬闊的背肌在他背上像是背負了一副厚實的肉甲,使整個上盤呈現倒三角形的完美軀體﹔兩隻粗壯的手臂上,二頭肌,三頭肌團塊糾結,肌肉膨張。

他穿著一件黑色運動短褲,從飽撑欲裂的褲管裏攛出兩條鐵桶似地粗壯大腿,腿上肌條凸涌,團塊分明,一直連接到結實剛勁的小腿上﹔脚上沒穿襪子,就直接穿了雙紅白相間的運動鞋,鞋口繃的開開的,連鞋帶都沒綁好。

克琦眼光掃視了這個猛男的全身上下,目光終于落到擠在他粗壯的兩腿中間那一團「异常」突起的山丘上。說它是「异常突起」幷不為過,或許是因為那件運動褲真的太小了,而他的兩條大腿又非常的粗壯結實,所以當然會把那兩顆大卵蛋和大肉屌給往前撑擠出來,因此胯下那一大包才會顯的如此的「巨大」。

克琦的雙眼一落到那猛男胯下腫脹的團包之後,像似瞬間被三秒膠給粘住了,很難能再移動半分,他眼睛匝也不匝一下,嘴巴倒是合了起來,因為他再不吞一下口水的話,滿嘴的唾液就要流的滿地了。

翊帆原本蹲在克琦身後排列零件,這時他站了起來緩緩走到克琦身旁,嘴裏啐著:「Damn,你們兩個是怎樣!」翊帆將手放到克琦的肩膀上用力抓摸著,接著說:「都穿的這麼---暴---露....」

那猛男頂著小平頭,笑了出來,克琦也傻傻地笑了,這時那猛男已經走到克琦面前來了,克琦注意到這猛男長的挺俊的,方方的臉型上兩條濃粗的眉毛非常的顯眼,笑起來時臉頰上居然還有酒窩﹔他心裏想這猛男大概跟自己一樣不喜歡曬太陽,因為肌膚的顏色都蠻白晰的,看起來年紀也跟自己差不多的模樣,頂多二十七八歲吧!

翊帆依舊搭著克琦的肩膀,緊靠在克琦身上,克琦突然感受到翊帆的體溫,才好像從五裏霧中驚醒過來一般,轉頭看了一下翊帆。

翊帆對著猛男說:「這是我新同事,叫『王克琦』,是我們新的設計師。」

猛男看著克琦,伸出手來﹔克琦也緩緩地伸出手與他握住,感覺到他那厚實的手掌好暖活﹔兩個人握住了對方的手,四目對望著,互相問了聲「你好!」過了幾秒鐘才緩緩地放開對方﹔而這幾秒鐘的時間,在兩個人的心裏頭,却感覺似乎被拉長了許多。

翊帆來回瞟著這兩個似乎已經完全忽視他存在的人,突然用力捏了一下克琦的肩膀,對克琦說:「他叫『鄔明正』,可以叫他『正哥』,不過我們都喜歡叫他『阿諾』!」翊帆說完笑了出來,克琦也望著正哥笑著,而正哥却尷尬微笑著搖搖頭。

翊帆嘆了口氣,拍拍克琦的肩頭,說:「正哥,不好意思,小琦就拜託你囉!」
「哪兒話,放心吧,沒問題!」正哥搭腔。

「ok,那....... 」翊帆又緊抓了一下克琦的肩頭,轉頭盯著克琦,克琦也側頭看著翊帆。翊帆接著說:「克,那我先走囉!你有問題就問正哥,不然就Call我。」

「喔!」克琦應了聲,低著頭,微嘟弄著嘴。

「麻煩你囉!」翊帆對著正哥說,放開了抓在克琦肩膀上的手,往前走去﹔克琦順勢伸出手撈住克琦放下的手掌,緊抓著,讓翊帆將手帶伸,拉直了出去。

翊帆回頭看著克琦,緊閉著雙唇,沒說啥,却伸起另一隻手,比了個打電話的手勢放到自己耳邊。

克琦瞅著,嘟著嘴,點了點頭。

兩個人雙掌緊握,拉直的雙手,隨著翊帆的前驅,克琦立于原地而慢慢拉分開來﹔從手掌到手心,到四指交觸,到中指微碰,而終于錯離開來。這過程兩人僅有眼光交集,卻都不發一語,因為心有靈犀一點通,一切盡在不言中。

可這却叫站在一旁的正哥給看的呆了,他心想,這是怎麼了,十八相送呀,這麼難分難捨﹔他心裏嘀咕著,這克琦也忒怪了,難道他不知道翊帆已經有女朋友,而且已經論及婚嫁了?却又想,不過看小琦著付模樣,真是對自己的味兒,翊帆走了倒也正好方便自己行事,他心裏正逐漸興奮起來。

看著翊帆轉身往大門方向走去,正哥朝他喊了聲:「我幫你開門!」

翊帆回頭招了下手,說:「ok。」却也順勢又瞟了克琦一眼。

克琦也正怔怔地瞧著翊帆。

正哥却站著不動,他也不急,等翊帆過了大半個停車場,他再走到貨櫃屋裏去遙控開門都還來的及。他這時正直盯著遙望翊帆離開的克琦猛瞧,其實翊帆中午要去載克琦前就已經先撥電話給正哥了,跟他說自己臨時被女友纏住要去看婚紗,沒法陪克琦在車廠拍照,請正哥下午得多幫忙。

正哥一聽,原本心裡是不太爽快的﹔想說一大早才幫忙兩貨櫃車裝車下南部,下午幫你們開個門後,你們自個搞去,他落得涼快,在他那貨櫃屋裡休息,看「鈣片」,打手槍,多輕鬆愉快﹔這會兒卻要他陪著做工,你好,可跑去跟你那傻B快活去,正哥心裏實是老大不願意的﹔可說穿了同是為新車上市忙活,他也只好硬著頭皮答應幫忙了。

而那時,就在翊帆開車進大門後,正哥從貨櫃屋的監視器裏面看見走出車子的克琦時,頓時睜大了眼睛仔細端詳著螢幕上的這個穿著紅色背心,黑色七分褲,身材壯碩的男生﹔却也同時伸手捧了一下自己胯下碩大的卵蛋和肉屌,感覺到自己的肉棒已經開始勃起沖血了﹔當然,在正哥獨自居住的貨櫃屋裏面,只有他一個人而已,所以平常每每都是赤裸著全身,一絲不挂的在屋內走動。

他知道翊帆一會兒就會離開,心裡拿定主意,得好好「招待」這個新來的猛男。這會兒,原本不甚爽快的心情,才轉陰為晴﹔這才換上衣褲,出來與翊帆和克琦相見。

克琦看翊帆走遠了,突然聽到遠遠地響起一陣手機鈴響,翊帆伸手到耳邊,接著說:「正要回去啦!」,空曠寂然的若大車廠,那一句話,克琦聽得清清楚楚。翊帆原本繞著停車場外圍走,突然轉身走進車陣之中,他的身影讓交錯的車體給完全擋住了,只看見露在車頂上一顆黑黑的頭遠遠地向門口飄去。

克琦轉頭瞅了一下身旁的正哥,却驚覺正哥正盯著自己身上瞧,而嚇了一跳。克琦都還來不及開口,正哥却緩緩地說:「我去幫他開門。」

克琦收住了嘴,點了點頭。

正哥轉身往貨櫃屋走去,克琦直盯著那雄厚的背甲,和圓挺高翹的臀部,他終于放開壓抑,大膽地讓自己的肉棒盡情地勃發翹挺起來﹔克琦感到一陣强烈的暈眩,幾乎快要暈倒,于是趕緊伸手去扶住身旁車子上已被打開的車門,輕輕喘著氣。

克琦心裏吶喊著:「我的天啊!」

想不到這荒郊野地的,竟然躲著一個如此壯碩的鮮貨,克琦想這真是天賜的福緣,如果能跟他來那麼一下,那真是爽暴了。原本還鬱卒著翊帆不能陪自己,想不到「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緊然就撈到這麼個好機會和這猛男在一起,只是...... 他屋裏沒別人了吧?....他願不願意「來一下」呢?

克琦正思索著,遠遠聽到鐵門吱吱嘎嘎地移動聲,停了一會兒,又吱吱嘎嘎地響起來,「?」地一聲,想是關上了。

克琦張望著貨櫃屋那邊。

看了好一會兒,怎麼全無動靜,不見正哥走出來﹔克琦往斜裏走去,側頭看著貨櫃屋那門,沒關呀,向裏邊敞開著。

又等了好一會兒,還是不見正哥出現﹔克琦著悶,心裏遲疑著,要不要走過去瞧瞧?可心裏又想,才剛認識人家,屁兒都還不曾滾過一次,沒得邀請就去穿堂入室,怕不太禮貌。

克琦正遲疑著,低頭瞧著自己胯下高高搭起的帳篷,伸手進褲檔裏面握住自己硬挺的粗大肉棒,把它朝上擺正了一下,又擡頭瞧向那紅色的貨櫃屋。

「唉!」克琦失望地嘆了口氣,轉身往地上攤擺的零件走去,彎腰伸手進車後座,拿起剛剛隨手丟進去的那本白色手册,想說,還是先把工作處理完,其他的再說吧。

一會兒,克琦聽見從貨櫃屋那邊穿來悶悶地一聲「轟」響,接著嗡嗡嗡地,似乎是馬達的聲音遠遠地響了起來。接下來當克琦照著手册上的圖片角度,陸續把照片拍好的同時,斷斷續續地聽到這兩種聲響,持續地出現。克琦也不時擡頭張望著貨櫃屋那邊,企盼著正哥的雄壯身影能再次出現。

可時間似乎過了好久,至少也超過半小時以上了,克琦的硬屌早就垂軟在被前列腺液濡濕的濕粘褲檔中,却仍不見正哥出現。

克琦略顯無趣地拍著照片,正要再次按下快門時,眼睛的餘光瞟到貨櫃屋那邊似乎有了動靜,克琦趕緊放下相機,擡頭望向前方.......

「Oh, my God!」克琦心裏大聲吶喊著,這次他真的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遠遠走過來那人是正哥沒錯,可是克琦真的是猛然嚇了一大跳,第一眼看過去,他以為.....他以為走過來的那個雄壯的男人是全身赤裸的﹔等再仔細一看,原來正哥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小小,小小的淺灰色三角褲。

克琦突然覺得失態,趕緊合上嘴,吞了下口水﹔正哥脚踩拖鞋,宛如一隻巨大的白熊,緩緩移步靠近。待正哥趨近克琦身邊,克琦禁不住又往正哥那件小小的內褲上瞧去,可乍看之下,怎麼感覺不像先前穿著黑色短褲時那般凸挺碩大。克琦正略感失望,正哥已經從日照下走進廠房的掩蔭中,正站在克琦面前,克琦定睛一看,猛然倒抽了一口氣.......

克琦這一驚非同小可,他心跳狂飆,連吞了幾口淹漾嘴內的口水。

原來,正哥胯下那一大包不是變小了,而是正哥將他那根粗壯的大肉棒斜挪到右側的鼠蹊上方,正中間只擺兩顆卵蛋,所以看起來好像變小包了﹔而剛剛正哥要走過來時一直是在烈日强光的照射下,那一大條斜擺的巨大肉腸隨著內褲泛光,幷看不出來﹔直到走進廠房蔭裏,墳凸的大肉棒才終于現形。

克琦盯著正哥鼠蹊上被內褲緊緊綳住的那一大包腫起,想著,這根屌應該已經略有沖血,否則如果還沒沖血就已經如此巨大話,那等全然勃起時一定非常的驚人啊。而此時,克琦却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胯下已經又是高高築起了一頂聳立的帳篷了。

正哥突然伸出手掌推向克琦胯下,克琦猛然回醒,把身子往後一縮,可是正哥手掌來勢較快,往克琦挺凸的龜頭上輕輕拍了下去。

「起秋啊喔!」正哥笑嘻嘻用台語對著克琦說。

克琦突然覺得耳根發熱,滿臉滾燙,尷尬地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