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10歲開始就有了對男人的衝動,喜歡關注漂亮男人的一舉一動,喜歡在澡堂裏偷看他們洗澡。但是,因為學業的沉重和傳統的束縛,我也只能把我的衝動轉化成無盡的幻想,直到大學的第四個年頭。因為高考成績不是很理想,我從長江三角洲的龍頭城市來到了東北重工業的中心的一個大學。天和我是上下鋪,他也是因為成績不好,被迫從天子腳下的北京城走了關東。他1米83的個頭,典型的北京人,白的耀眼的皮膚,又長又直的雙腿,寬肩窄腰,濃濃的雙眉下架著一副樹脂眼睛,短短的黑髮,眯眯的雙眼,厚厚的嘴唇,長長的手指。總之,是一個讓人一見動心的帥小夥,聽說天以前在高中時參加過學校模特隊,喜歡網球和游泳,形成了他的這種氣質和身材,再加上每天一換的名牌衣服,天在大學還是受到女生關注的焦點。曾經因為樓上的一個女生偷洗了天的一條CK內褲,而惹來了全校女生的妒忌。

  我和天是上下鋪,因為宿舍裏其他室友都談了女朋友,所以每天都是我和天獨守空房,天天上課在一起,吃飯在一起,逛街在一起,到了大學四年級,我和天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誰說北京人和上海人相互仇視,我和天就創造了京滬合作的典範。從天的口中得知,他在上高中的時候交了一個女朋友,自從離開北京來上大學,本以為一切就結束了,沒有想到那個女孩每週都給他寫一封情書,一直堅持到了天大學四年。天說,等畢業回到北京,還是願意和她在一起,她的毅力打動了大學三年從來沒有正眼看過女生的天的心,天真幸福。我從心裏祝福他,不過,好象還夾雜者一點苦澀。不管怎麼說,天是我的最好的朋友。208.70.75.1713r(f#g'B L*r+Q

  大學四年的寒假來臨了,大家都在忙著找工作的找工作,考研的考研。只有我和天,天的父親是北京某大銀行的行長,早就給他安排了工作,而我遠在德國工作的父親也給我辦好了去德國的留學手續。在離寒假還有一個星期的一個寒冷的晚上,我和天因為快要畢業而突然傷感起來,我突然說從來沒有去過北京,天說他也從來沒有來過上海,就這樣,我們約定,春節一過,我就去北京,天給我做2周的免費導遊,然後等到3月開春,天再來上海折磨我。,R0Z*C*l7_)v

  在焦急的心情中過完了春節,大年初五,我就踏上了清晨飛往北京的第一班飛機。天在機場等了1個多小時了,看見我,第一句話就是:“看,為了迎接你來北京,我都從我表弟妹那裏榨取壓歲錢了!”我笑著在他的後背上打了一拳。天開著他的那輛天藍色的BMW,帶我去了長城,因為是冬天,長城露出了電視上很難見到的蕭瑟。那一天因為經歷了飛機的勞累,又馬不停蹄的去了長城,等我們回到天的家時,已經是晚上8點了,天的媽媽做好了一桌飯菜等著我們。天的媽媽是一位非常慈祥的媽媽,在她的身上根本看不出官太太的架子。吃完飯,我和天又輪流在他家裏寬敞明亮的浴室裏洗了澡,這時,困意立刻纏上了身,天的媽媽看出我的疲憊,說讓我到樓下客房睡覺,天立刻反對,說我們大學一直在一起,邊聊天,邊睡覺,反正他的床足夠大,我們就一起睡吧。我同意了,和天在一起,我沒有任何的拘束。天說他要和女朋友通電話,這是每天晚上的必修課,讓我先睡。天的銅床是他的爸爸特意為他定做的,長3米,寬2米,因為天睡覺愛翻身。我實在是太累了,頭剛沾到枕頭,就睡了過去。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突然感到有人在碰我,這個人的手好象在……我一下子清醒了,聽這熟悉的呼吸,一定是天。他的手正在慢慢的順著我的內褲向前面摸去,因為我喜歡趴著睡覺,所以天的手很難摸到我的私處,又不敢用勁翻我,我聽見天的呼吸越來越粗,他的手有些發抖,透過我的臀部上的內褲,我能夠感覺到天的手心在出汗。這時,我已經睜開了眼,雖然我和天的眼睛近在遲尺,因為天是近視,所以他看不見我的眼睛在注視著他。天的另一隻手在我的背上游走,一直摸到臉,天用他那細長的中指來回劃過我的唇,另一隻手伸進了我的內褲,順著股溝,開始在我的肛門處打轉。天一直想伸到我的前面,但是因為我壓的很緊,沒有得逞。我看見天向我靠來,我的額頭也開始出汗,突然,天把嘴唇貼在了我的唇上,一次,兩次……天把手收了回去,臉向上躺著,我看見天的手在他的襠部上下套弄,這應該就是人們說的手淫吧,動作越來越大,呼吸也越來越粗,最後,所有都平靜了,我看見天下床打開櫃子拿了一條內褲去了衛生間。5O(j!k:{:s:Y*_,?
0{%O*v-}/C7d9N
  第二天,我和天都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一起吃飯,一起去頤和園。那天,我見到了天的女友——佳麗,一個長相平平的矮個子北京女孩。但是,據說她很有才華,她和天在一起,屬於典型的“女才男貌”型。晚上,佳麗請我吃了“全聚德”,我們又一起去看了天安門的夜景。回到家,又已經是10點多了,我們洗完澡,天還是慣例,給佳麗打電話,雖然才剛剛分開1個多小時。我躺在床上,回想著昨晚,猜測著今晚天是否還是會……我聽見天的腳步聲,假裝閉上了眼睛,我今天特意換了一種睡覺姿勢,因為我睡在床裏面,所以我選擇了右側式,這樣,天就可以很容易接觸到我的私處。天關了燈,把眼鏡放到了桌上,我放心的睜開了眼睛。我看見天脫下了毛衣,白色的內衣,天的白的耀眼的前胸在月光下是那麼的完美和性感,胸前兩顆突出的乳頭讓我不禁咽了一口口水。天褪下了包身的牛仔褲,露出了我陪他在商場買的CK的白色平角內褲。天鑽進了被子,這時我的心跳足有一分鐘120下,我在興奮的等待著。天試探性的喊著我的名字,確定我已經熟睡,天撩開我的被子,手慢慢的探向我的內褲,天的手罩在我的私處,按了一下。隔著內褲,天的手順著我的陰莖來回摩擦,速度也是越來越快。天用一隻手拉開了我的內褲,另一隻手伸進了我從來沒有讓人碰過的處男地。天先是用食指在我的龜頭上打轉,我感覺我的龜頭已經潮濕了,天的手開始上下摩擦陰莖,另一隻手順著我的腹部慢慢的向上摸去,最終停在了我的一個乳頭上,天先用中指輕輕的按著,再用拇指配合來回揉搓,突然,我看見天的頭向我靠了過來,天那軟綿綿的舌尖開始在我的敏感的乳頭上輕舐,我已經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天的舌吻著我的一個乳頭,一隻手揉搓著另一個,另一隻手順著我的陰莖,陰囊,大腿內側,股溝,最後停在我的肛門。我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哪里來的這個大的克制力,一個自己深愛的帥男孩,此刻正在一步步伸進自己,而我還在平靜的“睡覺”。天的唇順著我的脖頸遊到了我的唇上,突然,我伸手摟住了天的腰,主動吻了天的厚厚的唇,天頃刻呆了……
7O6l+F!C8{2Y!i:T#e"q/x1b
  我的手把天抱到了我的身上,“對,對不起,我……”天顯然是極度的不知所措。“沒什麼,為什麼大學這麼多年你也不說呢。光明正大的說出來,我什麼都滿足你,還學什麼地道戰!”我盡可能的想把天的窘迫消滅。天的舌尖探入我的口腔,我享受著天剛剛刷完牙的那縷清香。我的雙手上下撫摸著天的光滑身體的兩側,天的雙手抱著我的臉,拼命的親吻我。我的手摸到了天的內褲的邊緣,雖說我和天在大學時形影不離,但是因為擔心公共浴室的衛生,我總是去親戚家裏洗澡,所以我和天從來沒有坦誠相見過。天的內褲被我褪下了臀部,天的臀部很美,結實有彈性,天一個翻身,把我放到了他的身上。我的手開始揉捏天的粉紅色的乳頭,沿著天的胸一直親吻下去,天的陰莖已經膨脹,足有18釐米,粉紅色的龜頭高高的挺立著。天的陰囊比常人的要大很多,我的雙手停在了天的大腿上,我平時就喜歡天的腿,天的腿毛特別重,我總是開玩笑,說他冬天都不用保暖,因為有一條天然的毛褲。上下摩擦著天的雙腿,估計只有“完美” 才能形容天的身體。天把我輕輕的放在床上,把我的腿放在他的肩上,天在手掌上吐了一口口水,抹在自己的陰莖上,“我會很慢的,如果有一點疼,告訴我。” 天開始慢慢的向我的肛門裏送入他的陰莖,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傳遍了我的全身,我自己說“這是我最愛的人,為了他死我也無所謂,忍住!”天開始抽送,他做的很慢,我想他是擔心我受不了。天的動作越來越快,我的疼痛也是越來越加劇,一股熱乎乎的液體噴在我的直腸上,天停了下來,天俯下身體,在我的臉上親著。天沉沉的睡過去了,我拿出枕邊的面巾紙,努力的收拾著戰場,不能讓天的母親看出端倪,我一夜未眠。

  從那天開始,我和天的距離更是親密無間,我和天在一起的時候,他會找一個地方坐下來,我坐在他的腿上,然後,我們忘情的親吻,一直到天邊見白。搜 同3z,h J9{.A,Q$t#H4O
208.70.75.171-I8P%@*O9X!}2s&Q0w#`
  好的時光總是很短暫的,轉眼,我們都畢業了,天的父親給他在自己的下屬銀行安排了一個讓人羡慕的高薪的工作,而我的德國簽證也在那個夏天最熱的一天下來了。母親怎麼也沒有弄明白,為什麼上海有直接飛往慕尼克的飛機,我卻一定要從北京走,沒有辦法,母親和我飛到了這個一度讓我激情澎湃的機場。天早就來了,反正他的單位的領導不會因為他的缺勤而大發雷霆,相反還會表揚他經常深入生活。天還是那麼帥氣,貝納通的色彩豔麗的襯衫,LEE的深藍色牛仔褲,New Balance的黃色休閒鞋,我對著自己說,這就是我的男人,我愛的男人。母親和一群名義上是為送行,其實是巴結母親的男男女女說著出國的辛酸,大家又都讚揚我以後一定有大出息。我厭煩這種中國式的禮節。天走了過來,“給我10分鐘,我們去洗手間。”我們飛快的拉開一扇洗手間的門,他坐在馬桶蓋上,我坐在他的腿上,我使勁的瘋狂的親吻他,我撩開他的上衣,揉搓著他那粉紅色的雙乳,“我想拍一張你光著上身的照片!”我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個念頭。天站起來,脫掉了襯衫,把褲子的拉鏈也拉了下來,露出了白色的那條我再熟悉不過的CK內褲,天高抬雙臂,露出了腋下濃密的腋毛,“這個造型你滿意嗎?”天壞壞的笑了。“我把你的這張照片拿到歐洲發表,老外准認為這是一個男妓的廣告。”我的OLYMPUS一口氣拍下了36張同樣的天。 q0[5y)E%^8T,K
搜 同-u:W'O9C-v$[$K
  親愛的媽媽還在十分有涵養的聽那群人的吹捧,我知道,她也十分反感。“我一直有個問題,可能是一個傻問題,你愛我,還是佳麗?”我終於把這個埋藏了好幾個月的問題說了出來,其實,我確實很想知道,天到底是喜歡男人,還是女人。“確實很傻的問題,我的身邊一定是佳麗,我的心裏永遠是你!”在大學的時候,我們總是為天不會說有文采的話而取笑他,天那,原來他在這等著我呢。如果讓母親看見我哭,她會不安心的。我強忍著淚水,對著天,“你要好好的對佳麗,以後她要陪你一輩子。你就把我忘了,把我從你的心裏挖出去。我們還是朋友,一起加油!”德國漢莎的那只白色的鸛雀帶著我飛到了寶馬的總部——慕尼克,天的那輛車就是從這裏出來的,我是沒有救了。
!E'P&{:H:I2{/T
  我走以後沒有幾天,天的父親因為經濟問題丟官入獄,天的母親那原本就有的高血壓把這個善良的人徹底的打垮了。天的工作也是幾經調整,給他擋風雨的人沒有了,天一下子茫然不知所措了,生活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入手,工作也是一樣。天的銀行經過改革,每個員工每年都要完成一定數額的存款指標,因為天的父親的緣故,天得到的指標最高,對於他這樣一個剛剛進入社會的人來說,無異於天文數字,沒有辦法,完不成就要下崗,但是,母親生病需要錢,生活的一切也需要錢。天每天都在網上查找相關資料,看見有合適的人選,就給他們打電話,但是,誰又會願意把自己數額龐大的資金交給一個剛剛大學畢業的小白臉呢。
208.70.75.171#o8~+v/o$^6T
  佳麗給了天她的老總的電話,這是一家上市的民營企業,目前這家上市公司的股票還在上漲,這位老總總是出現在大大小小的媒體面前,大談為國家民族的振興貢獻自己微薄力量之類的豪言壯語。天撥通了這位元張總的電話,電話那端傳來了一個說江南口音的中年男子的聲音,天說自己是佳麗介紹的,那位張總的回答讓天吃驚“你就是佳麗的男朋友,也就是原來**銀行天行長的大公子,我以前見過你。你的計畫我很感興趣,我就是喜歡和你們這些年輕人打交道。這樣,我現在很忙,你今天晚上如果可以,來我住的賓館說,就8點,好吧?”天記下了這家位於王府井的五星級賓館的房間號。天一身輕鬆的回到家,給生病的媽媽準備了晚飯,交待說自己很晚回來,或是乾脆去單位睡覺。天唱著莫札特的小夜曲徹徹底底的洗了一個澡,穿上父親去年在法國買的CK黑色平角內褲,找出古馳的紅條文白色襯衫,同樣牌子的天青色領帶,Hugo Boss的黑色西裝,Elle的公事包裏裝滿了介紹書和檔。天知道,如果這個大客戶能拿下來,今年的指標也就完成了,他就可以去慕尼克了。晚上7點55分,天來到了這家賓館的505號,這是一個豪華大套房,隱隱約約從房門裏傳來迪斯可的曲子,天又一次確認了門牌號。按下了門鈴,天有點緊張,他實在是太想拿到這個合同了。門開了,門裏和門外的人都愣了,門裏的人們被眼前這個全身綻放出光彩的帥氣俊俏的小夥子鎮住了,天也被門裏這些人嚇傻了。房間裏站著五個僅穿T字內褲的20歲左右的英俊的小夥子,地上散落的全是他們脫落的衣服。開門的人40多歲,禿頂大肚,正是在多份報刊上看見的張總。“對不起,我是今天下午給您打過電話的……”天顯得十分窘迫。“阿,你就是小天。真是一表人才,來來,進來坐。”張總卻十分的平常。天也責怪自己的少見多怪,可能是他們在開化妝舞會,自己還以為……208.70.75.171:E-e&s5p8D3|5f0]5M7L,P8r

  天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那幾個青年人站在旁邊,並沒有因為來了生人而穿上衣服。天把計畫書和和約傳給了張總,張總認真的看完,“不錯,很和我的意思,你們銀行的信用也很好,給誰不是給,那你明天就來我公司簽字,上午10點,沒有問題嗎?”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麼大的一筆錢,沒有10分鐘就成功了。天勸說張總,在再仔細看一次和約,張總卻把所有的檔塞進了天的公事包裏。“我說可以就可以,不要佔用我們的私人時間了。”張總回頭對那幾個青年人說:“你們不認識他?原來天行長的大公子,多漂亮,比你們強多了。不信你們比比”。 張總轉過頭來對天說:“這幾個小夥都是我戲劇學院找來的,怎麼樣,以後一定能火,只要有貴人幫他們。我也明白說,我是Gay,喜歡你們這些小男生,你今天晚上就留下來和我們一起玩,明天和我一起上公司。怎麼樣?你不要勉強!”天的心裏一下子翻了,他知道這句話的分量,留下來讓這些男人玩到明天,今年的指標就完成了,如果為了潔身自好,就什麼都沒有了。天把公事包放到了一邊,把領帶拿了下來,塞進了公事包。音樂有一次響了起來,五個年輕人開始扭動著屁股,並不時把手伸進本來就不大的內褲裏,做著各種挑逗性的動作。張總也脫的就剩下一條內褲了,兩隻手在這些年輕人的身上摸來摸去,或是乾脆伸進他們的內褲。天站在一邊尷尬的看著。“我們來做個遊戲,我看一看這個年輕人什麼動作最誘人。”張總不懷好意的看著天。天筆直的站在他們中間,其中一個年輕人解開了天的襯衫,白得耀眼的肌膚呈現在大家的面前,另外一個褪下了天的外褲,天的多毛的白色長腿也露了出來,天的上下只有那條黑色的CK了,裏面膨脹的陰莖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張總要求天雙臂平舉,兩腿分叉,這個姿勢把天身上所有的隱私地方全部露了出來,天被要求保持著這個“大”字形。其他人開始在天的身上摸來摸去,張總過來,把天的黑色內褲也給拿離了身體,這是一個十全十美的男人體,沒有一點的多餘脂肪,修長的大腿,完美的陰莖。有的人捏著天的陰囊,說比正常人的大,有的人測量天的陰莖,說是足有20釐米,有的人迫不及待的撐開了天的屁股,有的人揉捏著天的乳頭。五個青年人也脫下了那些巴掌大的內褲,張總把天放倒在地毯上,“大家一齊上,這可是我好幾億存款買來的!”天的心被深深的刺痛了。張總用足力氣揉捏著天的每一寸肌膚,幾個年輕人也在天的身上發洩著他們的妒嫉,舌頭,牙齒,手指,所有能夠使用的人體工具都用上了。張總特別喜歡天的大大的陰囊,在那裏用力的揉著。張總順手抓住一個年輕人的陰莖,使勁的捏了幾下,把地上的潤滑劑打開蓋子,塗在這條肉棍上,然後又給另外的一條也塗上,示意他們一起進入天的後庭,就這樣,天的肛門同時被兩個陰莖強姦,大片的血跡出現在地毯上。張總抓住天的陰莖使勁上下套弄,天射了,張總把自己的陰莖塞入一個長頭髮的青年人的肛門裏,手裏還是上下套弄著天的外陰,張總套弄累了,就讓別人來繼續,總之不讓天的陰莖有絲毫的空閒。第二天早上,天已經沒有力氣起來了,他們就這樣躺在地毯上,每個人都被張總要了好多次,每個人也都射好多次,尤其是天,因為是主角,天的身體被徹底掏空了,天剛想起身,五個年輕人一起壓住了他,天又被輪奸了。天在浴室裏,張總又進來要了一次,還不忘了在那個比常人大的陰囊上揉捏,直到天被迫又射了一次。

  從這天開始,天白天在銀行上班,晚上就到張總的賓館裏過夜。每一次去,天把門關上,就脫的只剩一條內褲,按照張總的要求,天不再穿平角內褲,而換成了T字褲,就是那種後面一根帶,前面有一塊巴掌大的布遮住私處的性感內褲。走到張總面前,張總就會把一張從一百萬到上千萬的支票,斜著插入天的內褲裏,讓天存入所在銀行,幫助天完成指標。張總其實很少自己操男人,但是他特別喜歡用各種方法弄男人,把獵物弄的筋疲力盡,這樣才極大的滿足了他們這樣一群人的欲望。後來,因為制作假的財務報告,掩蓋巨額虧損,張總的家被抄,員警從張總家搜出了大量的張總玩男人的錄影帶。我陪天去警察局做筆錄時看了這些錄影帶。讓我們來看幾個片段。7E7n/J7F$S%?6I9S
%n9A Y%r'L3T.G!K-e
  2001年7月15日,晚上6時,天穿著一身白色的PUMA的休閒裝,把門帶上後,脫掉衣服,露出一條天藍色的T褲,張總還有另外的兩個40歲左右的中年男人坐在沙發上,張總示意天過去,天走到他們的面前,在他們的面前的地毯上,鋪著一條毛毯,張總伸出手從左側把天的雞巴拉了出來,然後把一張存款和約從右側塞入天的內褲,天的內褲的帶上有一個紐扣,張總把紐扣解開,內褲就脫落到地上了,大家哈哈大笑。張總讓天躺到毛毯上,讓天手淫給他們看,天一隻手使勁的揉搓自己的乳頭,另一隻手在陰莖上使勁的套弄,不一會,天的精液射了出來。然後,張總要天再一次射精,天面露難色。張總使勁捏著天的柔軟的陰莖,好不容易硬了一點,另外一個人拿出一個去了瓤的絲瓜瓤,套在天的陰莖上,然後使勁上下摩擦,天疼的大叫,玩的人卻更加高興。絲瓜瓤滲出柔嫩的龜頭被擦破後的血跡。然後,天被張總的那兩個客戶帶進臥室,供他們泄欲……
'\:X4Q7D2O'J0`
  2001年8月7日,晚上7時,天走進張總的房間,脫掉衣服,剩下一條黑色的T褲,這條內褲出奇的小,只是遮住了天的陰莖,而陰囊露在了外面,陰毛也全部露了出來。屋裏除了有幾個客戶外,還有一個年輕的男孩子和一個妖豔的女人,張總輕輕的拉了一下天的內褲的那少的可憐的布,天的陰莖就露了出來,,張總讓天仰躺在地上,青年人和女人也把衣服脫光,女人趴在天的兩腿間,把天的陰莖含在了嘴裏,上下套弄,青年人則用嘴順著天的頸向下吻著,天的手臂,乳頭,肚臍,長滿毛的大腿,而年輕人的雞巴始終在天的嘴裏。天終於在女人的嘴裏射了,張總讓天雙手撐著沙發,屁股高高的翹起來,呈站立姿勢,女人蹲在天的身體下,再一次把玩天的雞巴,而男孩在天的身後伸出手指插入天的肛門,因為摳的太使勁,體液從天的肛門中不停的流出,男孩扶著自己的雞巴用力的插入,抽出,插入,抽出,男孩大叫一聲,超多的精液全部噴在天的後背,而女人也滿意的咽下天第二次射出的白色液體,這時,張總擺擺手,讓女人離開。然後天和青年人被幾個客戶拉進臥房,等待他們的是野蠻的輪奸。.`-q,_,y(M5x
*w9Z-g.]7L:s
  2001年8月19日,下午4時,張總因為有重要的客戶,答應天今天在天的銀行裏存入一年定期1000萬,讓天早點來。天機械般的褪去衣褲,這一次天穿的是一條用透明塑膠縫製的內褲,所以也無所謂遮住和遮不住,大家欣賞著天的生殖器被塑膠內褲束縛的樣子,張總還從外面找了三名鴨子,可見這次客戶的重要性。這三個年輕人每人坐在一個客戶身邊,全身上下衣官楚楚,客戶的手在他們的襠裏摸著,不一會,三個青年人的龜頭從拉練處挺了出來,而這三個青年人還在和大聲的說著話,瀟灑的抽著手上夾的煙,其中一個青年人乾脆躺在沙發上,發情的雞巴立刻完全露了出來,,撫摩他的那個中年人解開了青年人的上衣,皮帶也抽了出來,青年人順勢褪下了外褲,紅的耀眼的內褲顯露了出來。其他兩個人也脫的僅剩下內褲,不知道是誰的提議,說是三個人中最先射精的獎勵10萬元。三個人立刻使出全身解數拼命的套弄著自己的外陰,最後,一個帶著我上大學那個城市口音的男孩子最先打了出來。張總讓天撕掉那層塑膠袋,把屁股撅起來,拿出一管春藥,用手指抹進了天的後庭。張總讓三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輪流去操天的後庭,而這幾個客戶有的摸那三個青年人的乳頭,有的捏著天的陰囊,並在天的龜頭打著轉,有的則用力捏著天的乳頭和乳暈。因為藥的緣故,三個年輕人在天的體內輪流射了好幾回精,天的雞巴還是傲然挺立,絲毫沒有軟下去的跡象。天知道,他現在連男妓都不如,但是,一想到疼愛自己的媽媽沒有錢住院,天只好任由這些手游仞於身體的每個部位。突然,大家被張總叫停了,張總命令天在最後一個節目之前表演一次手淫。天的生殖器被捏的又紅又疼,而且剛剛射了好幾回,天用力的套弄著這根被很多人看過,玩過,踩過的肉棒,但是除了疼痛,沒有任何射精的跡象。天用手指捏自己的乳頭,摳自己的肛門,終於滴了幾滴。最後,天和另外三個人照老規矩,被三個客戶帶進了臥室。……
搜 同 L!g5j/J(z3^2{3\
  2001年9月14日,天走進張總的房間,天的上身穿了一件低胸的粉紅色背心,背心的兩邊開的也很低,從側面能夠看到天的腰,下身是黑色運動短褲,天的小腿上的毛一覽無遺。張總讓天不要脫,說有客人在。還是以前經常來操天的兩個熟客。張總的對面坐者一個25歲左右,一身西裝,架著金絲眼鏡,斯斯文文的外表,身高大概有1米8上下的青年人。張總介紹說,他是上海某電腦公司的銷售經理,來向張總推銷商務電腦。天在一個熟客的身邊坐下。“我每一次看見天都是眼前一亮,張總你可真有福氣,天天喝這樣美人的的精液,一定能活到99歲。”“那今天晚上就讓你也長壽一次!”張總摸了一下天的臉。這個客戶一隻手扶在了天的雪白的肩上,順著雪白的胳膊向下,從天的背心的側面開口進入,上下摸著天的腰,向前,觸摸天的胸,開始揉捏天的乳頭,把背心的帶子順著肩向下脫,天的前胸露了出來,天的背心落到了腰間。這個臉上張著大痦子的男人,把嘴湊上了天的乳頭,手卻放在天的膝上,在天的短褲裏,手開始向上走,已經到了襠部,天肯定穿的是T褲,應該捏到陰莖了,上下套弄。“我說小劉,別不好意思看,你要是和天一樣,你的貨我全要,我還不和你還價。你也可以現在就走!”張總對著低下頭的上海青年人說。大痦子拉下了天的短褲,果然天裏面是一條白色半透明真絲T褲,內褲也被拉了下來,雖說已經沒有什麼作用,不過大痦子還是嫌它礙事。大痦子把天的背心也順著腿脫了下去,天的頭躺在沙發的扶手上,一隻手捏著陰莖,一隻手壓在屁股下,雙腳搭在另一邊的扶手上。大痦子用手摸著天的肚臍,“你們看,多美的肚臍,又圓又大。”確實,天也對我說過,他最滿意的部位,不是乳頭,也不是外陰,而是自己的肚臍。大痦子把天的陰莖外的包皮擼下龜頭,“天,讓我欣賞你尿尿吧。”天赤身裸體的向廁所走去。“我幫他把著雞巴,天小便都很美。”大痦子陶醉的說。天把眼鏡放在了一邊,用手套弄自己的性器,我一直在注意天的表情,天的表情很冷,就像是一台機器,一項一項的進行。姓劉的上海男人把襯衫脫下,裏面還有一件帶袖背心,“如果你不好意思當著我們的面脫,就到衛生間吧。”張總看了他一眼。小夥子感謝似的跑進衛生間。這時大痦子已經開始攻擊天的後庭的菊花了。小夥子再一次出來,腰間圍了一條浴巾,看來他還是不習慣在男人面前露出自己的私處。“不要動我的下身,我的上身隨你們玩可以嗎?”小夥子可憐的對張總說。“操,裝什麼貞潔?上身,大夏天上街上走,所有的男人都露著奶子滿街跑。快點,剛才我還想幫你射精,現在,你自己弄。”小夥子猶豫的解開浴巾的結,這時大痦子在天的背後從天高抬起的一條腿的內側伸過手,把玩著天的陰囊裏的睾丸。張總把小夥子摟進懷裏,“爽嗎,你的乳頭很有彈性,小腹很平,肚臍很深,你們看,他的雞巴硬了,想要了吧?多少天沒有做了?”張總的手在小夥子的雙乳上捏著,掐著。張總把自己的坐位讓給在一旁看紅了眼的另一個客戶,那只腥貓立刻抓著小夥子的胸,腹和正在射精的龜頭。“不瞞你們說,我已經一個星期沒有吃草了。”腥貓急切的用手摳著小夥子的肛門。張總笑了一下,走出門散步去了。1p*p'i7Q1_2U$h7t

  看這些錄影帶的時候,天低著頭,在回家的路上,天說,他真的是讓錢逼瘋了,他在家裏沒有出事的時候,連襪子和內褲都是媽媽洗,自己什麼也不會,現在突然所有的重擔全壓在了自己的身上,他不知所措,只好求助於張總能讓他完成任務,多掙一點獎金,給媽媽還帳。天恨張總,天說,有一次,張總找來十幾個人,加上幾個鴨子,每個人都上他,最後,天只要聽到有人來就把雙腿抬高,分開,把自己的肛門給他們用。同性圈裏熟悉張總的人都知道,張總喜歡揉漂亮小夥的陰莖,摳結婚的成熟男人的肛門。天說,有一天張總帶著天和幾個爪牙在晚上,在摳出了天的精液以後,突然要天穿上衣服,到玉淵潭散步,就著朦朧的月色,張總一隻手伸在天的外褲裏,因為沒有穿內褲,掐著天肥厚的屁股,時不時用手指伸進那個洞穴,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前面迎面走來一個英俊挺拔,大概30歲左右的男子領著自己的孩子,張總一個眼神,幾個爪牙立刻沖了上去,張總的手也暫時從天的菊花裏抽了出來,天看的出來,張總很興奮,幾個爪牙迅速制服了那個男子,天以為他們會把這個男子脫光,沒有想到,張總卻要這個男人自己脫,手淫,然後把屁股掰開,看到這個男人一動不動,張總說:“如果你不願意,我不強迫你。不過,那我只好把我的雞巴插進你兒子的那裏頭了!”男人一聽,乖乖的露出了結實的胸膛,黑色的三角褲,男人當著他們的面,做了一次手淫,然後彎下身,,掰開自己的菊花,張總伸進去3個指頭,把這個大男人摳的死去活來,最後給他照個相,為的是以後想他的時候能夠快點過來。回家以後,張總用那只摳完男人的手繼續撫摩著天的粉紅色的龜頭。我問天,是不是每次張總都把他折磨的痛不欲聲。天說,如果有客戶,那麼他就很慘,如果是平常就他們兩個人,張總就是先摸天的龜頭,讓天射一次,然後摳天的後庭,直到出水。晚上睡覺還是各睡各的。1s:V4h-D9s-T2v-l0V"\
搜 同#B*q'N,g+O&w6N(R$B
  最讓天刻骨銘心的一件事,就是2002年的晚秋,每到這個時候,北京城裏喜好同性之風的富家子弟,巨賈闊商就會在東城區的一條胡同裏的一個有衛兵把門的四合院舉辦一次聚會,說是聚會,其實就是交流自己一年中的玩男人的技巧,把自己最得意的玩物放到同行的面前誇耀。這就是暴富的中國商人的畸形的心態。在離聚會還有2周時間前,張總就停止了欣賞天射精這種傳統的遊戲,他要把天小心翼翼的保護好,為了讓天在聚會大放光彩。但是,張總也不能一日缺少男人,張總從電影學院找來一個據說是處男的18歲男孩。天還是穿著T褲坐在張總旁邊,張總特意把天的陰囊拉出內褲,前方站著這個名叫炎的漂亮男孩,這個男孩我們現在經常能在電視劇中看見。炎很拘束的站在張總面前,不安的看著天那碩大的陰囊。“脫吧,讓我看看你,作演員都要會脫”,張總一邊讓秘書給在玉淵潭遇見的那個孩子的爸爸打電話,又在天堅挺的乳頭上掐了一把,炎把上衣扔在了地上,炎的身體很白,乳頭也很小巧,腹部很平,胸部也沒有太明顯的胸肌,屬於典型的日本式演員的類型。炎的內褲是寬口平角內褲,張總不喜歡,讓他下次來換成T褲或是三角。炎的內褲被張總一把拉了下去,陰囊很小,生殖器是粉紅色的。張總讓他轉過身,彎下腰,仔細的看了炎的肛門,說炎的肛門太小,同時誇獎了天的全部器官,說炎只能是這2周的替代品。炎的外陰勃起是15釐米,,張總說誰也不如天好,於是,張總讓手下3個打手在地毯上把炎強姦了,看見炎的痛苦的表情,天想起了自己。玉淵潭的男人來了,原來他叫慶,因為有四分之一英國血統,所以慶的眼睛是蘭色的,慶的棱角分明,鼻尖高挺,唇厚齒白,慶年輕時作過雜誌模特,現在在一家貿易公司。慶懇求張總把照片還給他,並說自己不是同性戀,張總卻把慶的皮帶解開,這時,地上的炎正在發出淫蕩的叫床聲。慶穿了一條黑色CK三角褲,包著的那一團海綿體開始膨脹,慶的雙腿也是多毛,古銅色的皮膚顯出慶的陽剛之美。張總的雙手伸進慶的上衣,在胸上使勁的摸著。慶的上衣落在了地上,經過健身的線條分明且流暢,慶的乳頭比天的大,張總輕輕的拉下慶的內褲,就像是欣賞一件寶物。慶的陰莖足有20釐米,小巧的陰囊倒是不被人注意了。慶的後洞上次被張總的手指第一次進入,天看的出來,慶很注重自己的形象,連陰毛和腋毛都修飾過。張總高興連聲說好,告訴慶,要帶他和天去參加一個聚會,如果他想要回照片和底片,就在這兩周不要和妻子行房,等事完,一定不失言。張總的手在慶的龜頭上打著轉,愛不釋手。這一天終於來了,下午4時,慶和天來到賓館,張總給他們準備了黑色的T褲,這次的T褲比任何一次的都要小,其實就是前後兩根帶子,對於天和慶這種大生殖器,根本就包不住,張總的目的也是這樣,當他們脫下外褲,陰莖和陰囊也就露出來,給人視覺上的衝擊。張總還別出心裁,從歐洲買來了男士專用的胸罩,其實就是一根3釐米寬的布條,正好能把乳頭和乳暈遮住,給人一種神秘感,增加觀賞者的性欲。張總看見自己的傑作,說,等晚會結束,一定要好好玩玩他們。四合院裏來了很多人,每人都帶來了一個或是幾個英俊漂亮,氣宇非凡的男人。晚會的演出開始,有的男孩子表演單人手淫,有的表演雙人或是多人床上戲,有的男孩子則是表演激情的脫衣舞。把在座的每一個看客的情欲都已經吊到了極限。天和慶表演雙人做愛。隨著音樂的響起,天把慶的上衣褪去,露出蘭色的胸罩,天同時自己也脫掉上衣,大家都為這耀眼的白色上體和質感的古銅色上體所吸引,天開始脫去外褲,外褲下來的同時,內褲裏的陰莖和陰囊也鑽出窄窄的布條,天看了一眼慶,慶的20釐米的外陰因為已經勃起,內褲的作用更是全部失效。隨著胸罩和內褲掉在地上,兩具完美的男人身體出現在舞臺上,因為這兩個人都幹過模特,所以舞臺感很好,慶和天躺在舞臺上,開始接吻,“一會你幹我吧,我不會幹男人。”慶輕聲的對天說。天開始親吻慶的乳頭,小腹,同時也挪動著身體,最後,當天開始把慶的生殖器含在口中時,天的陰莖也同時送到了慶的嘴邊。因為2周沒有做愛,天的性器很快就勃起了。慶站了起來,上身與腿成90度,天雙手摟住慶的腰,慶的身體第一次進入了男人的分身,天在慶的身體裏來回抽動著,一隻手抱住慶的腰,一隻手開始上下套弄慶的20釐米的暖管。就在天狂泄的同時,慶也射出平生第一次在男人的幫助下達到高潮的精液。天和慶成為那天晚上最耀眼的明星。當天晚上,張總親自上戰場,把天和慶的身體掏空了,當然,慶的照片也沒有還給他,張總希望以後自己的屋裏有兩個穿著T褲走動的男人。從那天開始,張總不僅用手刺激天的龜頭,還用手指摳慶的肛門。我問天,慶現在在幹什麼。天說,慶已經辭了工作,和妻子也離了婚,在一家飯店裏從事專門床上鴨,就是每天呈“大”字型的躺在賓館的床上,衣服也不穿,門也不出,飯菜叫服務生來送,有客人上門,就把雞巴擼硬,屁眼撅起,就像一台機器。碰到員警查房,還要白白讓員警糟蹋個死去活來,以後,我們見到了慶,那都是後話。208.70.75.171(n2o6r7k4m'E*`+F:W&b;Y

  我和天曾經在上海浦東的一家大醫院問過一位國內著名的同性研究的醫生,問他為什麼中國有這麼多喜歡同性的人口。他的回答也是很發人深省。其實,在任何一個國家都存在著喜歡同性的人口,他們因為生理或是心理上與喜歡異性的人口不同,所以在他們的心中產生了對同性的渴望,他們同樣渴望獲得愛的權利,渴望獲得同性對他們的愛,這種愛,應該說,與異性愛沒有什麼分別。但是,還有這麼一群人,他們以獲得同性的肉體或是使自己達到性高潮為目的,因為同性之間的肉體接觸與異性不同,尤其是男男之間,男人一直是一個強勢群體,自尊心比女人強,男性的生殖器自古以來就是神聖的,強勢的化身,當一個男人,看到另外一個男人在自己的腳下乞求愛撫,看到男人神聖的生殖器在自己的手中或是口中把玩,把自己的生殖器或是異物插入男性神秘而不可侵犯的肛門裏,男性的自尊心被完全摧毀,用手指揉捏男性那號稱寬闊,有力,可以給別人依靠的胸膛上的雙乳,這些時候,這群人的變態心理獲得了從女人那裏得不到的極大的滿足,其實,這群人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同性戀,他們只是喜歡折磨男性,他們喜歡感受男性自尊心在自己面前摧毀,喜歡感受男性的愛液在自己的手中流淌,他們為自己征服了世界上最強大的男人而自豪。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天為了生活而在張總面前僅剩一條內褲,張總會這麼興奮,為什麼一個原來的富家子弟在張總面前只穿一條T褲,張總會這麼興奮,為什麼當著客人的面,揉捏天的陰囊,張總會這麼興奮,為什麼慶為了孩子而讓張總摳自己神秘的肛門,張總會這麼興奮,為什麼炎一絲不掛的站在眾人面前任人品評,張總會這麼興奮……因為他們都是強勢的男人,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雄性,他們的生殖器只能侵犯別人的領地,不能讓別人象玩具一樣把玩,然而,張總做到了,他把這些男人徹底打倒了,這種征服感是難以形容的。慶不就是嗎?他是一個典型的強勢男人,事業有成,家庭幸福,自身完美,多少人羡慕他,他的陰莖從來就是在自己妻子的陰道中橫衝直撞,在妻子的陰道中,慶感受著做男人榮耀,他哪里會想得到,在同樣是男性的面前,展示自己生殖器勃起的全過程,在男性的目光中,一遍又一遍打出自己的精液,讓男人的舌頭在自己的口腔中移走,讓男人的手指揉捏自己堅挺的乳頭和敏感的龜頭,更要把自己的肛門和直腸當作別的男人發洩的女人的陰道,為了幫助別的男人更快的征服自己,用自己的舌尖和手指撫摸同樣是男人的器官,為了讓別的男人獲得直觀的感覺,用手掰開自己從來看不見的隱秘的肛門給男人們看,為了表現自己被征服的事實,還要裝做女人一樣發出快感的叫春的呻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