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想不想要我用大屌幹你啊?」
    「啊啊、想!快幹我!」
    「那我要進去了喔!啊、你裡面好緊、好熱!」
    「嗯啊、再用力點!我還想要更深的感覺!」
    深夜裡,偌大的客廳傳來一陣陣的淫聲浪語,令人心盪神迷。但奇怪的是,雖然聽起來像是兩人的歡愛,加長型沙發上卻只有松凱一人渾身赤裸著。

    松凱和偉庭是感情很好的一對情侶,目前是同居關係。對於熱戀中的情侶而言,夜夜笙歌自然是免不了的經驗。但很不幸地,這幾天偉庭遠在南部出差,於是松凱只好獨守空閨。但相愛的兩人仍會每晚通電話,只是很容易電話說著說著,就開始「電交」了起來。

    「啊啊、好舒服……」松凱一邊用假陽具抽插著自己的屁眼,一邊使用自慰套刺激陰莖,配合著偉庭傳來的調情言語,即將就要到達高潮,然而──
    「咇──」的一聲,打斷了正火熱的兩人。
    「抱歉,松凱,我這邊有插播。是老闆打來的。」
    「這……」
    一通電話徹底打破了兩人的興致,不但松凱的屌頓時軟了三分,電話彼端偉庭聽起來更是沒有好心情。畢竟在這種三更半夜還接到老闆電話,會是好事的機率趨近於零。
    「那我再打給你。今天……就這樣吧。」偉庭的聲音聽起來不無歉意,面對這種情況,松凱也只好悶悶然接受。掛電話之後,松凱望著自己半硬半軟的老二,步禁苦笑了起來。

    偉庭出差已經是第十天了,原本只計劃一週的出差隨著老闆的要求越拖越久,工作內容也越來越多,以目前的發展情況看來,搞不好偉庭甚至得在南部長居。這讓松凱感到相當的不安與寂寞,不只是心靈方面,一向對性需求量極大的松凱身體越來越不滿足。
    剛開始幾天,對於電交這種第一次嘗試的調情方式還覺得有點新鮮刺激,但次數一多也就無聊了起來。隔靴搔癢未及癢處,怎麼說也還是偉庭壯碩的肉體和火熱的大屌,比冰冷的假陽具要好的多。

    松凱嘆口氣,這番折騰之後也沒有射精的慾望了。他站起身來,準備回臥室清洗睡覺,卻聽到門扉闔上的聲音,輕微,但確實。松凱一驚,心想剛剛的電交場景該不會被偉光給看見了。
    偉光是偉庭的弟弟,兩人相差八歲,可說是偉庭帶大的,兩人的感情相當好。由於偉光剛從海軍陸戰隊退伍,目前正在找工作的緣故,這幾天北上借住偉庭家中。原本偉庭打算親自招待弟弟,但不巧工作纏身南部出差,於是這幾天就由松凱打理偉光的生活起居。
    松凱和偉庭對偉光名義上的說法是感情很好的大學同學,因為分擔房租而住在一起。但松凱老早就覺得,偉光已發現他倆人之間的關係遠不只如此。只是偉光沒有表現出任何異狀,松凱也就順其自然。巧也不巧,偉庭這些日子不在,也就沒有兩人當面親熱不小心被偉光撞見的尷尬機會。
    除了,每晚的電交之外。

    松凱先是不知所措,但很快地恢復平靜,心念一轉。也不帶走情趣用品,渾身光裸地快步走回二樓的房間,卻故意放大腳步聲,又將房門大力關起來,裝作已進入房間,實際上卻躲在樓梯暗處,偷偷觀察著偉光的房間。
    過了一會,就看到偉光悄悄打開房門,左右看了一會,看到客廳中還留著方才松凱自慰的各項工具,先是遲疑了一下,接著很快地大步向前,將松凱所留下的自慰套、假陽具,還有松凱的貼身衣物一併帶入他的房間。
    松凱不自覺地笑了起來。果不其然!他心想。然後他再次躡手躡腳走到樓下,貼近偉光的房門,幾分鐘之後,聽見門內傳來悅耳的呻吟聲。松凱知道時機已經成熟,於是他用力打開偉光的門,推門而入。
    此時只見偉光,一臉驚愕地坐在床上。左手拿著松凱的內褲放在男性氣概濃厚的臉旁,右手拿著自慰套緊握著硬挺挺的大屌,渾身赤裸的結實身材因高潮即將到來而緊繃,肌肉糾結。
    兩人對望了許久,偉光的手還是握著自己的老二沒有放開,老二也保持著朝天的堅挺。而電交未果本已軟屌的松凱,此時下體開始漸漸昂揚了起來,成為不可忽視的巨獸,吸引著偉光的目光。
    松凱知道偉光看著自己的下體,這讓他更加興奮。其實在一開始看到偉光時,松凱就對情人的弟弟產生了無限的遐想,無論是偉光受過嚴格鍛鍊的好身材,沉默卻充滿男人味的個性都讓他相當欣賞。雖然某些地方還不及偉庭,但假以時日必然也會是個炙手可熱的好男人。
    而此刻,未著片縷的松凱見到同樣全身赤裸的偉光,自然是慾火難耐。尤其是當他看到偉光的驕傲並不亞於偉庭時,更加下定決心要在今晚來場火辣刺激的「出軌」。

    「想不想要試試看,更舒服的方法?」松凱輕輕地笑著,對偉光如此說。

※※※

    「嘶──」偉光忍不住發出舒服的喘息,因為松凱的口技實在太過驚人。
    「嗯嗯……」松凱含著偉光的巨大陽具,邊上下吞吐,邊用舌尖在雞蛋大小的龜頭邊緣打轉,搞得經驗不多的偉光欲仙欲死、舒爽不已。原本因為羞赧沒什麼反應的偉光,也因為實在太過愉悅,不自覺地擺動起了身子,這下子倒是給松凱造成了不小的麻煩。由於偉光的下體著實不小,松凱光是要含住它就有所困難,當偉光擺動起身體,更是難以駕馭。但雖然麻煩了點,這還難不倒松凱,畢竟平日和偉庭的雲雨翻覆也不是白做的。更何況,一但偉光有了主動的反應,就表示說他越來越投入,也越來越享受,等會也才會更加賣力的「服侍」松凱。
    隨著偉光腰部起伏的頻率加快,松凱也吸吮得更加賣力,右手當作輔助時而握緊偉光陽具的根部,時而褻玩偉光高爾夫球大小的睪丸。左手則逗弄著偉光敏感的乳頭,輕挑重撫。偉光受到如此精湛的技巧服務,渾身燥熱,滿足不已。過了莫約半小時,終於,偉光身體一顫,全身肌肉緊縮、用力,雙手壓著松凱的頭往胯下壓去。腰部動作的頻率則更加快速,大龜頭不斷頂著松凱的喉嚨,讓松凱忍不住想吐,卻受限於偉光的大力而無法抬頭。倏地松凱喉中一熱,一股熱流噴上他的喉頭,接著又是一股、再一股,十幾次的噴射之後,偉光終於將最濃厚的男性精華全都交給了松凱。
   
    「咳咳……」險些喘不過氣松凱好不容易可以離開偉光的胯下,缺氧得不停吸氣,不無埋怨地說:「你想殺了我啊?!」
    「……對不起。」偉光吶吶地說。
    聽到偉光這麼憨厚老實的回答,松凱忍不住笑了起來:「呵呵……沒關係……如果,你也讓我舒服的話,我就沒關係……」

※※※

    儘管笨拙,但賣力起來也不容小看,偉光的口技讓松凱在十分鐘之內就噴了出來。只是他並沒有吞下松凱的精液,而是含在口中,不知該如何是好。高潮時松凱舒暢的歡愉聲大聲得幾乎讓偉光以為會吵醒鄰居,但事實上在高級公寓裡的他們並不需要擔心這種事情,而且若是讓猛男鄰居聽到自己的吟叫聲,想必松凱會更加興奮。
   
    偉光本以為兩人雙雙射精,到此已告一段落,該結束這場肉慾的盛宴。畢竟和敬愛的哥哥的男友做愛這種事情,已經遠遠超過他的理智範圍。然而,當松凱主動吻上偉光的唇,並以舌頭挑動偉光舌頭,讓松凱濃厚的洨味在偉光口中擴散時,偉光還是忍不住又硬了起來。由於偉光老二不能忽視的體積,很快地,就讓跨坐在他身上的松凱發現了股溝附近熾熱的昂揚。
    「果然是年輕氣盛的壯漢……」松凱笑著說,然後用舌頭將自己的精液和口水潤滑偉光的大屌。接著抬起腰來,張開自己的大腿,用跨坐的方式,讓偉光的猛獸貫穿自己,與偉光面對面地交尾。
    「喔喔、啊、好、好舒服……」松凱舒服地呻吟著,而偉光盤坐著,憑藉著他驚人的腰力,快速地抽插松凱。粗、長、硬、挺的巨大陽具,壯碩的全身肌肉,濃厚的男人氣味,讓松凱魂盪神馳。攝護線更因為不停的刺激,而自馬眼流下了大量的愛液,溼了兩人的腹部。
    偉光雖是經驗不多,但卻天份十足,不久就變換姿勢。讓松凱搭著自己的肩,自己抱著松凱的腰和大腿,老二還在松凱體內,就整身站起,做出了A片中極為出名的「火車便當」。
    本來以為已經攀登到快感巔峰的松凱,這時不但體內緊緊包裹著偉光的大肉棒,又輔以重力加速度,更是讓他直抵極樂的天堂,失去最後的一絲理智瘋狂淫叫。此刻的松凱眼中,天與地都旋轉了起來,而即使天崩地滅,只要偉光還持續在他體內衝刺,持續讓他感受到無與倫比的高潮,那麼即使所有都墜入地獄,那也無關痛癢。
    最後的最後,松凱在陽具完全沒有被碰觸的情況下,被幹到射精。而當他噴洨的同時,偉光也因為松凱體內的劇烈收縮,而忍不住再次高潮,將濁白的男性體液係數射進哥哥情人的體內……

※※※

    「啊、啊……」深夜裡,偌大的客廳再次傳來令人血脈噴張的呻吟聲。
    「嗯嗯、喔……寶貝,你今天特別投入喔!」電話那頭傳來遠在南部的偉庭沉穩的男聲,不停喘氣的他顯然也即將高潮。
    「喔啊啊、對、對啊……」松凱手握聽筒,伏在客廳地毯上,以讓人渾身酥軟地語氣說道:「那都是因為人家太想你了嘛……啊、啊、再深一點……」而在他的身後,偉光厚實粗糙的大手,握著松凱雖細但充滿肌肉的腰身,不停地向前頂刺,直到松凱精關失守,噴出精液溼了一大片的地毯。
    而當松凱掛上電話,屬於他與偉光兩人獨自的夜晚,才算正要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