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兩人浸沈在歡樂與慾海回味中時,突然,大門響起了一陣急速的敲門聲,把兩人從歡樂中喚醒,兩人均停止了一切動作。「得得」,又一陣敲門聲傳來。阿狄感到有一點氣惱與奇怪。氣惱是因為他此時剛從黃覺身上再度獲得滿足與快感,正當欲仙欲死的當兒,卻被這一陣急速的敲門聲所搗亂。奇怪的是,阿狄是獨個兒住在這裡的,同時,這麼夜了,又是誰來找自己呢﹖正在瞎猜中,又一陣「得得」的敲門聲,而且,比剛才更響更大力。而黃覺更被這一連串敲門聲,嚇得什麼也軟了,剛才還是雄糾糾,氣昂昂,堅硬如鐵,現在也被嚇得軟下來,他毫無生氣的,由阿狄肛門中縮退出來,茫然地望著阿狄,同時,神情顯得有點慌張。因為他不知道來的是阿狄的什麼人,這陣敲門聲將他喚醒了過來,剛才,因為在阿狄那英俊的胴體肉誘下,才不顧一切的壓著阿狄狂歡一陣,初次嘗到男人之間的至高無尚的肉慾樂趣,也沒有理會他是什麼人。

現在,被這陣急速的敲門聲喚醒了,在黃覺腦海中掠過的,第一個念頭是﹕「糟了,他的朋友回來。」所以,黃覺慌得縮作一團,不期然的,茫然注視了阿狄一會兒,他慌了手腳,也不懂穿回衣服,祇把頭埋在阿狄胸前,臀部朝上,高高的翹起,在他幼稚得可笑的想像中,就是被看見了,也不能夠看到自己的臉孔。

「誰呀﹗」阿狄大聲問道﹕「誰在外邊敲門﹖」但他依然仰臥著,任由黃覺依然壓著他,同時,並用大手撫摸著正把頭伏在自己胸脯的黃覺。

「是我呀,阿狄。」一個熟悉的男人聲音在門外叫著。他是阿狄在健身中心的好友學慶,健身器械和街舞教練。

學慶的聲音繼續在門外叫著﹕「我是學慶呀﹗阿狄,請你快點開門呀,外面正下著大雨,我被雨弄得全身都濕了,現在又冷又凍哩﹗」

「學慶嗎﹖」阿狄說﹕「你幹什麼嘛﹗這麼夜了,還摸來我這裡做什麼的﹖」阿狄嘴裡雖然說著,但他卻沒有起身去開門的意思。兩且,還口出怨言,以乎怪他撞破他與黃覺的好事似的。但他又不能明言,所以,阿狄祇能怪門外的學慶這麼夜來,騷擾他的好夢。因此,阿狄雖然這樣說著,並沒有起身,依然由黃覺壓著他,希望用說話趕走門外的學慶,那麼,他又可再度繼續完成他與黃覺的好事。

「啊﹗是因為我收工時,忘記拿銀包,祇好走路,不料,又下起雨來,所以,我就惟有向你這裡走來,住宿一夜。」門外的學慶說。

「哦﹗這樣嗎﹖你幹嗎不打電話,我好去健身中心接你﹖」阿狄沒好氣地說。因為,學慶與阿狄兩人,是同在一間健身中心工作,學慶年紀大阿狄一歲,兩人一起教學鍛煉,平常很談的來,兩人一向是頗為要好,經常出雙入對,同住一兩晚也本屬平常事,所以,現在學慶才會來找阿狄。

「不要說了,你先開門吧,我已被雨淋得全身也濕透了,有如落湯雞似的,連汗褲也濕了,嘻﹗」學慶說到這裡,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哦﹗原來是這樣嗎﹖」阿狄顯得無可奈何,而又有點不捨得地,然後輕輕將黃覺推開。但黃覺真的有點害怕了,一直把頭伏在阿狄大腿上。現在,被阿狄推開,慌忙說道﹕「不,不要,我怕,我怕呀﹗」

「傻小子,不要怕,門外來的,是我的好朋友,你下用怕。」阿狄呵護說﹕「看你怕成這個樣子,真可笑。」阿狄一邊說,一邊伸出手把黃覺的頭部擡起來,情深款款地望著他。「不是你的男朋友回來嗎﹖」黃覺依然震顫著說,樣子顯得可憐又可笑。

「撲哧」一聲,阿狄不自禁的笑出來﹕「我那裡來的男朋友,我幾時對你說,難道,剛才你一點也沒有聽到嗎﹖」

「沒有,我一點也沒有聽到,當我一聽到門外的敲門聲,早已嚇得什麼也軟了,一心以為是你的男朋友回來,那我便不得了。當然,連你們剛才說些什麼,也一點也聽不到的。」黃覺顫聲地說。

「難道門外那個男子說話的聲音也聽不到嗎﹖」阿狄笑說。

「聽不到,因為我的頭埋在你的胸脯上,掩著兩隻耳朵,我又怎能聽到呢﹖」黃覺說。「哦﹗怪不得啦﹗咦,是了,剛才你不是說,你一聽到敲門聲,嚇得什麼也軟了,哦﹗怪不得,一聽見敲門聲,我感覺是好突然少了一樣東西似的。原先是充實得飽滿滿的,一下時就消失得無影無蹤。」阿狄似是問及,又似在自言自語的說。

黃覺聽了,臉紅紅地點了點頭,並沒有答話。門外的學慶又在敲門了﹕「阿狄,請你快點開門啦﹗」

「啊,不要這樣急,我還沒有穿回衣服哩﹗」阿狄無可奈何地,用大手輕輕推開了黃覺,坐起身來,用俊眼掃他一眼。

「阿狄,我﹗我怎麼辦呀﹖等會他進來時,我怎麼辦呢﹖」黃覺吶吶的說道。

「你不用怕,學慶又不是什麼人,他是我的死黨,說不定他看見了你之後,也會對你有好處哩﹗」阿狄笑嘻嘻地說。

「他會對我有好處﹖」黃覺突然地望著阿狄胯前那根雞巴說﹕「他究竟會有什麼好處給我,況且,我現在這個樣子,給他看見了,終究是不好意思的。」

阿狄沒有答他,笑吟吟地站起身來,正欲舉步去開門時,黃覺卻嚷叫說﹕「你,請你先不要開門,等我一會兒才開門吧﹗」

「為什麼﹖」阿狄回過頭來問道﹕「他在門外實在等得太久了。」雖然這麼說,但他卻依然站著,雙目望著依然臥著的黃覺。「我還沒有穿回衣服呢﹖」黃覺惶急地說。他快速地爬起身來,拾起散置在旁的衣服,就想穿起來。「不,你不用穿衣服了。」阿狄淫邪地望著黃覺說﹕「穿穿脫脫的,費時失事,那你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什麼穿穿脫脫,我不明白,我穿回衣服,便從窗口爬出去,那麼,門外那個人便看不見我了,更不知道我......」黃覺吶吶的說不去。

「知道你什麼呢﹖」阿狄追問說。

「我與你剛才幹的那回事。」黃覺一邊說,一邊欲穿回衣服。但雖然加此,他的一雙眼睛,依然目光灼灼的,望著阿狄那黑白分明的眼睛和玲瓏浮凸的胴體。

「我叫你不再穿衣服,難道你沒有聽到嗎﹖」阿狄笑著說道﹕「如果你怕羞,那你可像剛才一樣,你偷偷摸進來的時候,就是躲在那窗簾後邊。」阿狄一邊說,一邊回過身來,用手指指他那背後的窗簾。阿狄身體一轉動,胯下那根晃悠悠的雞巴,又隨著顫動跳蕩,直把黃覺看得目也呆了,不知所措地順著他的手指,臉紅紅地望向那窗簾。

阿狄說畢,並走上前一步,將黃覺已穿上的衣服,重新解下來,掉在一旁,笑著地說﹕「像你這樣的雄偉,相信學慶是喜歡你的﹗」

「他會喜歡我,喜歡我什麼﹖」黃覺在阿狄英俊而迷人的胴體誘惑下,由得阿狄去把那件衣服除下,茫然地問道。

「學慶會喜歡你這裡的﹗」阿狄說到這襄,突然伸出有力大手去偷襲,握著黃覺那軟化了的武器,微微的用力握著。

「哎喲,不要握。」黃覺如觸電以的嚷叫著說﹕「有什麼好握呢﹖」

「不單祇我喜歡握,我相信。學慶也喜歡呢﹖」阿狄一邊說,一邊微微用力捏著,一上一下的捏著,漸漸的,黃覺的雞巴又開始慢慢硬起來。而且越來越大,大得連阿狄的大手,也僅盈握,一陣灸熱,直傳透阿狄的掌心,使阿狄有一陣莫明其妙的快感。

「得得」門外又響起學慶的敲門聲,同時,學慶並有點兒生氣地說道﹕「怎麼了,你不願我進來嗎﹖是不是,阿狄。」

「來了,來了,不要大吵小嚷的,誰說我不歡迎你來呀﹗」阿狄慌忙鬆開握著黃覺的手,一邊應著走動,一邊向黃覺打了個眼色,叫他躲藏到窗簾後面。阿狄用手去開門,黃覺見狀,慌忙俯下身,三步並作兩步的,閃進窗簾後面。當黃覺身體進入那窗簾後的同時,阿狄已經把門打開了,學慶一閃而入,即看見了黃覺那個白白的屁股,不禁的「哦﹗」了一聲,隨即說道﹕「啊﹗你這個傢夥,原來養著個小白臉,正在顛鴦倒鳳,怪不得這麼久才開門讓我進來了。看你的樣子,好像已經獲得了滿足了,是不是呢﹖」阿狄祇是對他笑笑,並沒有答話,隨即把門關上。

「你看你,滿臉春風,又全身精赤溜光的,哦﹗你那騷洞濕淋淋的,一定剛剛讓男人給幹過,還在裡面射精哩﹗看﹖都溢出來了。」學慶看著阿狄那具赤裸得一絲不掛的胴體笑著說道。略遜於阿狄,「小白臉,你見鬼,你看看屋內除了你與我兩人之外,還有誰人在呢﹖」

「你看地上,衣物淩亂,穢點處處,假定你剛才不是做過那回事,又怎會弄成這個樣子呢﹖」學慶打趣地說道。

「誰說我收起了一個小白臉呢﹖」阿狄笑著說著,並神秘地一笑。

「啊﹗這裡有問題﹗」阿狄正欲說下去時,看見學慶一步一步的,朝著那窗簾走過去,便慌忙阻止他,說道﹕「喂,你幹什麼的,看你,全身濕透了,還不把衣服脫下,等會著了涼,可不是玩的。」

「我在捉鬼,剛才你不是說,屋內沒有其他人嗎﹖但我進來時,明明看見有一個大屁股,隱沒在那後面。」學慶說時,又向那窗簾走去。

「喂,你這個人真是,說話糊裡糊塗的,你怎麼看見一個大屁股﹗」阿狄叫住學慶說﹕「是不是你眼花,見了我的屁股而誤會了。」阿狄說時,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垂下頭來,不敢與學慶的目光接觸。

「你不要再說了,其實,我在門外時,看見你這麼久也不出來開門,與以前一聽到我的敲門聲,便連忙來開門,歡迎我進來,與你學做那種事,情形完全不相同,所以我在你的門外......」

「你在我的門外做什麼呀﹖」阿狄急問道。

「在房門外早已猜到你,可能與一個小白臉,正在作出出入入的那事兒了,而且,當我一進來的時候,即見一個屁股閃進那窗簾後了。」

「而且」,學慶繼續說下去﹕「見你地上衣物淩亂,穢點處處,如此一來,更證明我想沒有錯誤,而且看你急成這個樣子,而又春風滿面,你還說不是收起了一個小白臉嗎﹖」他滿有信心地說著。

「怎會呢﹗」阿狄吶吶的說﹕「我一向與你感情很好,同時,你不是不知道,我是討厭那些男子的,而且,在健身中心的那些所謂拜倒者,其實都祇是想佔有我的肉體,同時,我半個男朋友也沒有,你不是不知道的。我又那來個小白臉呢﹖」阿狄仍否認地說。

「那麼,你為什麼又不讓我到窗簾去看看呢﹖」學慶說著,又欲舉步走去。

「那有什麼好看呢﹖而且,你也不是沒看過,那窗簾後除了掛置我一些衣服外,什麼也沒有了。」阿狄仍然阻止學慶說。

此時,躲在窗簾後的黃覺,聽到學慶與阿狄兩人的對話,知道學慶要進窗簾看看,早已嚇得臉青唇白,他連衣服也不曾穿回,依然赤裸著身體,站在窗簾後震顫不已。此時,學慶更不理會阿狄的反應加何,三步並作兩步的,一個箭步,衝到窗簾後,但窗簾後全無燈光,一片黑暗。學慶一走入窗簾後,即伸出有力大手,一手握著正在震顫不已的黃覺的手臂,便欲把他拉出來,但被黃覺一手掙開了。

學慶「呀﹗」的一聲叫道﹕「哼,你是甚麼人﹖」說時,又欲伸手去拉。但正在此時,赤裸著的阿狄已走進來了,對學慶望了一望,又望望黃覺,一言不發的,重又走開,也不去理會兩人怎麼攪的了。此次,學慶可學乖了,他一手執著黃覺的頭髮,便頭也不回,拉著黃覺向窗簾外就走,黃覺的頭髮被揪著,痛苦難當,也就順著學慶,跟著走出窗簾外,祇見阿狄站在一角,望著他發出邪淫的微笑。學慶拉出黃覺之後,回過頭來,隨即哎喲的大叫一聲,慌忙將揪著黃覺頭髮的手鬆開,目瞪口呆的,驚叫一聲,合不攏嘴來。原來,當著學慶回身向黃覺一看時,祇見一個赤裸的男子,那「雞巴」高高的豎起著,有如一把銀的,向他指住,而且,大得驚人,虎虎生威的。而黃覺也看到發呆,因為學慶也是一個大帥哥,剛才被雨淋濕衣服內,健美身軀若隱若現,玲瓏浮突,倍覺誘人。學慶略一定神,回頭對站在一角的阿狄說道﹕「好呀﹗你好呀﹗好了,你現在有了小白臉,你明明是收著一個小白臉在尋開心,還對我說謊,以後可不需要我了﹗」學慶說完,轉身就要向外走。「你不要走,聽我說好不好﹖」阿狄伸開雙手,阻止著學慶離去,如此一來,阿狄便有如大字形的,面對面的站在黃覺和學慶的跟前,使年青的黃覺,看得血脈汾張,若不是礙著學慶在場,他真會撲上前去,摟著阿狄發泄心中的慾火。

「聽你說什麼,你既然有人替你服務,還用得著我嗎而且......」學慶說到這裡,回過頭來,向黃覺望了一眼,然後繼續說﹕「怪不得你連門也懶得開了﹗還好朋友呢!」學慶依然氣憤憤地說個不休。

「你,你不要誤會呀﹗」阿狄急忙解釋說道﹕「他不是我男朋友,我們今天才認識的,那裡能說我收著一個小白臉呢﹖」

「哼,鬼話,誰相信你的話,今天才認識,那麼,你兩人為何都脫得一絲不掛的,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嗎﹖兩個赤身裸體的年輕男人,一室相對。還有好事幹出來﹖」學慶憤然地說著,同時回頭望望黃覺,內心也不禁砰然心動,不期然的湧起了一陣奇想。因為,黃覺著實有過人之長,他他的男根粗大得有如兒臂似的,高高豎起著,雄赳赳,氣昂昂,好不威風,又似擇人而食似的。比阿狄好淫得多的學慶看了,怎又不教他心動呢﹖不期然的又多望了一眼。學慶是半公開的同性戀,與隱藏地下的阿狄兩人,一向都是非常要好的,為瞭解決性生活,在相處日久之下,時不時也會互相安慰,作那斷袖分桃之事。所以,學慶看到了黃覺那個結實的身體,又看到他那巨大而堅硬的「雞巴」,真使他產生了又愛又恨的感覺。愛是愛黃覺的「雞巴」,恨的當然是恨阿狄,既然有這樣的一個活寶黃覺,也不告訴他這個朋友,背著自己而偷偷的獨自去一享受。因此,當阿狄告訴他,他與黃覺今天才初認識,他便說什麼也不相信。

「你聽我說好嗎﹖」阿狄道﹕「這件事,說來話長,讓我慢慢才告訴你吧,不過,假若你高興的話,你是可以玩一份,加入我們的造愛行列呀﹗」阿狄說時,偷望了學慶一眼,看他的反應加何。學慶聽了阿狄這麼一說,內心不禁一喜,情不自禁的由內心笑了出來,但他卻默不作聲,雙眼又偷望了黃覺一眼。阿狄把學慶的反應看在眼內,但即並不將之說破,並有意為難地說道﹕「怎麼樣,學慶﹗難道你不喜歡.不高興嗎﹖或是怪我說錯了話﹖」

「這個,這個不是這個。」學慶吶吶的說不下去,並羞怯怯地垂下頭來,與剛才凶惡惡的樣子,截然不同。

「你是說,不中意嗎﹖學慶﹗」阿狄有意為難地說道﹕「是不是你不中意他﹖」

「不是這個意思﹗」學慶慌忙解釋道﹕「我的意思是,找的意思是,這個怪難為情的,而且,既使我中一意他,不知他喜歡不喜歡我呢」

哈哈,你這個人居然怕起羞來了,那麼我問你,當你與我做愛時,如果也象現在這個樣子,怎麼能夠脫下衣服呢﹖」阿狄笑道。

「那可又不同了,而且,現在他已脫得一絲不掛,赤裸裸的,連那處也是高高豎起來,怪難看的嘛﹗」學慶說。

「哈哈,你說難看嗎﹖等會兒你嘗試過了,就會愛不釋手的了,說不定,你還會大叫心肝雞巴呢﹗」阿狄取笑地說道。

「呸,阿狄,你取笑我﹖」學慶說。

「哼,你先別嘴硬,等會兒看你的吧。」

阿狄說道﹕「難道你沒有看見,黃覺的雞巴,是那麼的粗大與堅挺,而且高高的豎起了嗎﹖」

「大又怎麼樣,他不會中看下中用,正式銀樣臘槍頭嗎﹖」

學慶說﹕「你看他,癡癡呆呆的站著,看他一點經驗也沒有,那又有多大能耐,支援多久呢﹖」當學慶與阿狄兩人正在談論之際,說到這裡時,兩人同時回過頭來,突然發覺不見了黃覺。

「哎喲,黃覺呢﹖他去了那裡。」

阿狄微微吃驚地說道﹕「快,快點去找他,看他是不是走了。阿狄說時,連忙在屋裡亂找,由東找到西,但始終不見黃覺的影子,急得團團轉,頓足笑著說道﹕「都是你,都是你壞了我的好事,現在,我不理你,你還不快點找。」

阿狄說時,不斷的扭動著身軀,胯前雞巴,也隨著一震一震的跳蕩著。學慶看了阿狄一副焦急的情形,也不禁笑道﹕「你急也沒有用,人家已經走了,還說甚麼呢﹖」

「不,他不會走的,一定還躲在這裡。快,你快點替我找找看。」阿狄說時,也管不得身上一絲不掛,爬在地上,四處亂找,學慶祇立在一旁發笑。其實,學慶內心也焦急的,因為,剛才當他看見了黃覺那具超人的雞巴,也真正撩起了慾念,也想嘗嘗個中滋味。阿狄找了好一會兒,立起身來,搔頭搔耳,突然,好像突有所發現似的,慌忙走近大門,欲想去開門看看,連他自己身上赤裸著也不知道。

「啊﹗」阿狄驚叫一聲,慌忙重把門關上了,突然雙又手不期然的掩著自己胯前那根雞巴。

「你怎麼了,阿狄,老是大呼小驚的,找到了他嗎﹖」學慶問道。

「不,還沒有找到他。」阿狄說道。

「那麼你為甚麼呼叫呀﹗」學慶說道。

「因為﹗因為當我開門時,隔鄰的一個男子對我目光光的望著,起先我還不知道是甚麼事,後來自己一看,才知道自己身上一絲不掛,全身赤裸的。」阿狄說道。

「哈哈。」學慶說道﹕「看你急成這個樣子。連自己衣服還沒有穿也不知道,赤條條,隨處亂跑,那又怎麼會找到他呢。現在,讓我告訴你呢﹗」學慶說。

「告訴我什麼,快點說吧。」阿狄焦急地說﹕「你是不是知道他在那裡,不要指三瞎四的了,你如果知道他在那裡,你還是乖乖早說好了,找到了他,大家有得開心,如果遲了,他走了,豈不是大家也得不到好處﹖」

「你找過的地方,告訴我吧。」學慶好整以暇地說﹕「如果像你現在這個樣子,光著屁股,亂跳亂叫,不是辦法的,依我看,他不會逃在屋外的。」

「那麼,你認為他躲在那裡﹖我什麼地方也找過了,差不多每個角落也找過,但依然見不到他,究竟他走到那裡呢﹖」阿狄說。

「你有找過你那個大衣櫃內嗎﹖」學慶問道。

「找過了,我不是早已說過,甚麼地方也找過了嗎﹖」阿狄焦急地說。

「哦﹗我想,他一定不會在屋子之外,他一定還在屋裡,問題是他在那裡。」學慶附在阿狄耳邊,輕聲說,神情也顯得有點焦急。因為,當他見到黃覺之後,心底確實起了一陣慾念。而且,需要之情,越來越大,慾火正慢慢升起,那一根大雞巴,也源源流出淫水來,同時需要急速去填塞那個癢癢的洞口,填滿它,讓它不再流出潮水來。所以他現在聽阿狄說甚麼地方也找過了,依然不見黃覺的人影,也急得團團轉。阿狄與學慶兩人找了很久,也找不到,他不自禁的,內心也就莫明其妙地焦急起來了,樓上露出失望之神色。

「啊,我想到了,他一定是躲在那裡,一定是了。」阿狄頓有所覺以的,就在自言自語。

「藏在那裡,他究竟是藏在那裡﹖」學慶現在也莫明其妙的,緊張的向阿狄追問。阿狄見學慶這副神情,便有意捉弄他說﹕「你這麼緊張幹甚麼﹖剛才你不是說過,不喜歡那個小夥子嗎﹖為甚麼,你現在卻緊張起來,了,是不是你也起色心了。」阿狄笑嘻嘻的說著,學慶聽了,臉紅紅,忸怩地說道﹕「你這算是報復了是不是,還是你不捨得,將那小子與我共用,有意獨佔,所以用說話難住我了是嗎﹖」學慶說時,臉上微露出不愉快的神色。阿狄見狀,恐怕事情鬧大了,大家也不好過,慌忙說道﹕「我祇是說笑而已,你又為甚麼這樣緊張呢﹖」阿狄說時,並用俊眼飄了學慶一眼,看他的反應加何,見學慶並不是真生氣,這才繼續說道﹕「不要再說了,我們還是快點去找他出來吧。」

「噓﹗不要這樣大聲說話,不然,讓他聽見了,又會躲到別處了。」阿狄扭轉身過來,用手指按在那兩片紅唇中對學慶說,當他扭轉過來時,胸前豪乳,也隨著一擺,蕩一蕩的震動,似乎在向學慶招手。

「你還是脫掉身上的濕衣吧。不然,著了涼可不是說笑的。」阿狄望著學慶他那全身衣服剛才在門外被雨水濕透了。學慶在門外被雨淋得遍身濕透,健康身材若隱若現,的確令人看了,為之魂蕩魄銷。

「是,你說得對。」學慶一邊說,一邊脫去身上濕衣,不一會,已脫得一絲不掛,回復到大自然,赤裸裸的與阿狄相對站著。

「好了,現在就去找他吧,你認為他究竟躲在那裡呢﹖」學慶一邊用著毛巾抹自己濕淋淋,赤裸得一絲不掛的胴體,一邊問道。

「哦﹗照我想,剛才,我什麼地方也找過了,可以說,差不多連地板也翻轉過來,但依然找不到他,現在,我想起來了。剛才還有一虛地方沒有找過。我相信,他一定是躲在那裡了。一定沒有錯的。」阿狄說道。

「他究竟是躲在那裡呢﹖你說了大半天,老是說不出攸現在究竟在何虛,老是那裡那裡的,真令人氣惱。」

學慶將水拭完,身上的毛巾,隨手向旁一掉,便大聲問道﹕「你還快點說吧﹗別吞吞吐吐的了。」

「噓﹗不要大聲,你附耳過來,讓我告訴你,等會我們兩人,台力將他揪出來,好好的整冶了一番,使他非向我們求饒不可。」阿狄說時,並發出得意的壞笑。阿狄與學慶細聲說了一會兒後便向浴室方向走去。

「學慶你看,浴室的門關上了,他一定躲在裡面。」阿狄滿有把握,輕聲對學慶耳邊說。阿狄與學慶對望一眼,便合力把門「砰﹗」的一聲推開,已見黃覺穿回衣服,驚惶的躲在浴缸內。阿狄與學慶把黃覺拉回廳中,黃覺驚恐得連聲求饒,阿狄與學慶心中暗笑,阿狄故作嚴肅地說道﹕「黃覺,如果你再不聽話,我就去報警。」黃覺一聽,更加驚恐,便說﹕「我不再走了,你們叫我做甚麼我都肯,阿狄,請你不要報警啦﹗」

「不報警也行,那就要看你服侍得我們舒服與否了。」阿狄說著,並向學慶拋了一個眼色,學慶現在身上也是一絲不掛,而且輕倚牆邊,姿態幽美。黃覺也正好擡頭,看見學慶的雞巴居然比阿狄更大,也不由得不看呆了。因剛才驚恐過度,沒有注意到,現在黃覺看得目不轉睛,老是盯看學慶的身體,而他的雞巴也立時作出了反應。學慶與阿狄當然注意到了,大家不約而同的發出淫笑,而學慶已忍不住,向黃覺作出主動。

學慶向黃覺上下侵襲下,年青的小夥子,火氣十足,怎又經得起兩個一絲不掛,赤裸的胴體所誘惑呢。而且,全身上下的被學慶石膏像般的胴體磨擦著,又教他怎經受得起這樣的刺激呢﹖所以,黃覺的「雞巴」,慢慢的開始發硬,使學慶看了又愛又怕,因為,它有如發怒的毒蛇般,昂頭吐舌,像是擇人而噬,又像是示威似的,好不威風。

阿狄本在一旁靜著,但始終也忍不住,立刻加入,三條健美男體,便互纏一起,難分難解。黃覺此時可真正忙透了,因為,上面的背部,受到阿狄那雙富有力度,而又溫柔的手指不停的摩擦著,而下面則是被學慶在撫摸捏弄著,令黃覺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快感。

雖然,剛才黃覺已經在阿狄的肉體上第一次受到人生的真正樂趣,首先嘗到男人之間的歡樂。但他終究是個血氣方剛年青的小夥子,那又怎經得起,與自己赤裸貼在一起的學慶與阿狄,多方諸般挑逗引誘呢。所以,起先地的一雙亂翻亂擺的一對手,現在,一隻手卻慢慢的,摸向學慶那鐵硬的雞巴,一下一下的輕輕的撫摸著,而另一隻手就向阿狄的雞巴摸去。黃覺對性毫無經驗,也不懂得怎樣再進一步,祇好任由兩個男子擺弄與分享。

阿狄的一雙白嫩的大手,有如魔術師似的,一撩一撥,又像音樂指揮似的,一上一下,不停的揮動的,把黃覺的大肉棒,左搖右擺,右擺左搖的舞動著,弄得黃覺的慾火,繼續高漲起來。此時的黃覺,早已被阿狄引得血脈奔流,在一前一後的攻擊下,怎能不使他慾火中燒,而急需獲得解決呢﹖本來,黃覺是想先在學慶身上獲得解決的,因為,在他未進來時,他已和阿狄幹過一番,但現在阿狄則站在自己面前,正緊緊的摟著自己,用他的身體向自己磨動,令黃覺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郡受到強烈的霞撼。

於是,黃覺略一騰身,他的雞巴,「霍」地一聲,對阿狄先進攻下去,並且連續的挺著。而學慶則祇好在一旁欣賞著他們,看他們進入神仙境界,自己也可稍作休息,準備等一會兒再全力以赴。

「哎喲﹗」阿狄猛不及防,被黃覺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大跳,阿狄這時已是慾火高燒,他便趁勢摟抱黃覺躺在床上,並且主動地工作起來。黃覺現在仰臥著,任由跨坐在身上的阿狄去施為,自己也樂得休息一下,以助恢復體力,然後再向阿狄反攻。雖然如此,黃覺的一雙手,也並不閑著,他握著阿狄碩大雞巴,一捏一搓。而阿狄一經黃覺如此撫摸後,磨動的動作越發快了。起先,阿狄跨住黃覺的身上,但自經黃覺一旦挑捏其乳尖後,動作突然加快起來,但見他雙膊密密聳動,動個不停,面露疲態。黃覺則好整以暇,任阿狄去磨動,阿狄活動了好一會兒後,呼吸越來越急促,氣喘加牛的,哼個不停,但他的動作,也沒有因為自己氣喘而停下來。相反的,越來越加快頻率,喘息聲使人聽了,為之魂奪魄蕩,倍感迷人。最後,阿狄真的有些支援不住,他筋疲力歇的,有如玉山頹倒,整個胴體,撲臥在黃覺那健碩胸脯上,深深的噓了一口大氣之後,隨即急促的喘著氣。由於阿狄的呼吸太過急促的關系,胯前一根雞巴也隨著一吸而縮,一呼而張,如此川流不息,黃覺所感受到的,是自己小腹上,有一根溫暖,軟中帶硬,而硬中富有彈性的東西,正在一縮一挺的,在向他挺撞著,令他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

「你疲倦了嗎﹖」黃覺說,一雙手輕輕的在他那結實的臀部上撫弄,而且貪婪地的,望著他雞巴的一起一伏。阿狄祇是點了點頭,並不答話,他祇是下停的在喘著氣,他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我實在支援不住了,你的雞巴實在過於粗壯。」

「好吧,現在讓我來吧,相信你會獲得更大的樂趣,更能領受到人生的真締,享受到我給你的快樂。」黃覺說畢,也不理會阿狄肯是不肯,把兩隻結實而有力的手,繞過阿狄的蠻腰,用力去抱他,一個大翻身,兩人的位置倒轉過來,黃覺那碩健的軀體,將那具石膏像似的胴體,結結實實的壓著,繼續用勁的幹起來。

阿狄因為經過剛才一陣的瘋狂行動,早已筋疲力竭。同時,他確實喜歡黃覺這樣對他。因此,他一動也不動,任由黃覺去擺布。黃覺那巨型的身體,結結實實,將他重重的壓著後,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滿足感。黃覺要欣賞阿狄那種動人而富誘惑性的喘息,地用自己雙手支撐著,俯視著阿狄那起伏不停的胸膛,加上呵氣加蘭的喘息。兩人沈默了好一會兒後,黃覺開始動作了,他先是一下一下,慢慢的動著,後來便川流不息,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哎呀,我.我好舒服哦﹗快點吧。」阿狄說著,雙手不停的,緊緊的摟著黃覺,口中不停的嚷叫著,發出呵呵而迷人之聲。黃覺經不起阿狄這種淫聲浪調,果然如猛龍活虎似的,他不停地,猛烈地,向阿狄暴雨狂風的進攻。

「啊﹗啊﹗」阿狄口中不斷的氣喘連連,發出那種無字之言,加上兩人呼吸的急促聲,混成一片迷人的聲浪,阿狄與黃覺兩人,頓時陷入慾海之高潮,互作捨生忘死的搏鬥,互相纏綿,滾作一團。此時,學慶在一旁,看見阿狄與黃覺兩人那引誘的動作,內心的一點慾火,又不禁慢慢的高燒起來,他慢慢的擡起身來,雙目不移的,望著阿狄與黃覺兩人的動作。「拍﹗」一聲,隨即聞到黃覺「哎喲﹗」一聲大叫,驚破兩人好夢。

「為什麼打我﹖」黃覺轉過頭來,瞪大了眼,狠狠的望了一眼身旁的學慶。原來,學慶看到黃覺狂暴的與阿狄搏鬥了一番,恐防黃覺再沒有精力留給自己,便起了醋意。所以,學慶在恨極加上慾火難消之下,便用力狠狠的,在黃覺那個朝上的臀部,大力地拍了一下。「哼,誰叫你這樣偏心。」學慶憤憤的說道﹕「剛才你對我,卻沒有像對阿狄的熱情加火,竟拋下我,先跟阿狄幹起來。」

「嘻﹗誰叫你未能先挑起我的慾火。」黃覺嘻皮笑臉的說。

「那你是說我功夫不夠嗎﹖」學慶說﹕「你又沒有試過,怎知我不行﹖好吧,既然你還沒有領略過我雞巴的厲害,等我教你嘗嘗滋味吧。」

學慶邊說邊站起身來,就撲向黃覺的背上。學慶一個餓虎擒羊,雙手按住黃覺的肩膀,整個人便想壓下去,他要一鼓作氣,去加入在慾海中的阿狄和黃覺。但黃覺卻揮手一推,將整個學慶推到在地,並笑著說道﹕「幹嗎﹖你想怎樣﹖」

說時,並移動臀部,向後挪開。阿狄被著幾下猛插之哼哼,學慶撲了個空,也不肯罷手,他一個鯉魚打滾,掉過身來,撈向黃覺腰肋,觸手之處,但覺柔軟而又富有彈力。黃覺原是恨他的,本欲一手將他推開,但奇怪的是當學慶的手,一按在他腰上那敏感的地方後,便有如觸電似的,全身為之一麻,渾身酥軟無力,那隻本已舉起的手,也軟軟的垂下,不知是不欲推開,還是真的無力。學慶一邊搓捏著他的胸脯,一邊笑吟吟的說道﹕「怎麼啦,我早就說你捨不得推開我的了。」學慶說著,也跟著大力搓捏著他也還健壯的胸肌。

黃覺聞言,輕輕的看了學慶一眼,說道﹕「誰需要你了,別發白日夢了,快點拿開你的手,不然,我又要打你了。」

「你就算打我,我也非摸不可,而且,正叫謂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

「油腔滑調。」黃覺笑著地說,但他已經沒有再推開學慶的手,任由地去撫摸著。學慶摸了好一會兒,慢慢的將一條大腿,跨在黃覺的大腿後,壓住而擦動著,又伸出一隻手,在那個石膏像似的肉體周圍移動,上上下下的摸個不停,摸得他全身也鬆軟了。

「現在你覺得舒服了點吧?」學慶說時,並用他的雞巴,微微的用力向黃覺進攻。慢慢地兩人也慾火如焚,又需要來一個大解決才能平靜了。

「哦﹗插進去吧﹗我那裡空虛得很,而且有似癢非癢的感覺,請你快點給我充實一下吧、」黃覺說著,一邊用力幹阿狄的臀部。學慶這時也興奮了,於是地對準了滋潤的肉洞口,拼命的向前採取行動。

「我的雞巴夠厲害嗎﹖」學慶問道,並用手撫摸那黃覺柔軟而有彈性的胸脯。「不但厲害,而且驚人。」黃覺說﹕「在我所見過的,你是絕無僅有的了,好了,我們繼續我們未完的工作吧﹗」

於是,黃覺馬上用仙人指路法扭動起臀部,抽插一陣後,開始細細尋找黃覺的G點。他很有耐心的一點一點的試著,終於,他找到了!他發現,在直腸約兩指節深的上方,另一面是前列腺的一小塊地方。每次他一刺激這裡,黃覺就是一陣哆嗦,肉穴也隨之一緊。他開始將攻擊火力集中,一次又一次的攻擊著,這一個最最敏感、最最隱密的G點。

「嗯!啊……」黃覺後面爽的不得了,只好繼續向阿狄採取一連串暴風雨的攻勢,猛力的衝撞,令得他死去活來。阿狄微開著雙眼,發出誘人的聲音,同時有節奏的,依著那種迷人而美妙的聲音,急促的呼吸喘著。阿狄的沖動,越發越來得厲害,已到一發不可收拾了。

黃覺不斷的,猛力攻勢,拼命的衝撞。老於經驗的阿狄,知道將會是什麼一回事,忙緊緊的夾住他的雞巴,「哎喲,我真的忍不住了。」黃覺說時,隨即好像是注射似地往阿狄的直腸裡射精了。阿狄的感受和快樂,實非筆墨所能形容,他感到一度熱流,由他插在他直腸裡的龜頭不斷地輸入體內,直透丹田,舒服極了。阿狄全身不禁抽筋一般的抽動著,有如虛脫似的。直到高潮漸退,才像風暴過後一樣,由燦爛變為平靜。黃覺伏在阿狄雕像似的胴體上,一動也不動。

這時在上面衝刺的學慶像黏著般也跟著倒下去,仍不斷對俯趴著的黃覺用力的來回衝刺,心蕩神迷的使勁的抽送著。經過一輪強勁地進功之後,他想動得更急,可是已經達到極限。學慶的龜頭感到黃覺的腸壁深處,一下下的抽搐,似忽像吸盤般一下下的吸吮著他的龜頭。一陣酸癢,也忍不住了。學慶把積蓄已久的能量,用力的射在黃覺的肉體深處,一發發熱乎乎的精液刺激的靜趴的黃覺也呻吟了兩聲。學慶的動作靜止了以後,仍然緊緊的和黃覺擁抱在一起,回憶著剛才的情境,正所謂真是不知人間何時何世。

三人緊緊的摟著入睡。一覺醒來,已是早晨九時了,黃覺急急起身,整理好衣服,向阿狄與學慶兩人告辭回家。

在歸途中,黃覺笑意滿面,因為他已經第一次嘗到性愛的滋味,而又得到如此美滿的感覺,使他回味無窮。而阿狄和學慶也非常滿足,長久以來的空虛,昨晚也得到盡情的填補,所以,兩人放黃覺回家之後,又相擁著再度進入甜甜的睡夢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