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有幾個朋友因為對於男性肉體的崇拜和喜好,幾個人出資合開了一間以男性裸體為名義的畫室,專門登廣告和透過各種方法,來找尋一些像是體院的學生或服役中的軍人,還有其他一些缺錢的男性,來當他們所謂的人體模特兒。
因為是針對那些業餘沒有經驗的人體模特兒,所以大部份的業餘人體模特兒在上台秀身體之前,都會被要求先經過裸體的面試。

用以過濾掉一些不適合的自願者,也在私底下順便趁機欣賞人體,有時會順便進行裸體裸特兒的行前外觀改造,這些工作通常是幫他們剃毛或皮膚保養之類的,也順便要讓那些模特兒習慣裸露。
幾次下來,幾個參與的模特兒,在他們的鼓吹和教育之下,都肯大方的解放身體來配合為藝術犧牲的全裸演出,然後在上課的時候,製造機會擦槍走火以達成他們的目的;所以幾個月下來一群人也藉機搞了不少男體。
醉翁之意不在酒,畫室只是他們搞男人的榥子而已,所以如果遇到一些相當不願配合裸體的模特兒,大多數時候就會直接拒絕雇用他們,但是還是有些例外。
有一些條件真的很不錯的男性,他們會想辦法先讓模特兒直接站上展示台,再用騎虎難下的方式,在展示台上讓他們被迫解開最後一道防線,達成他們的目的。
印象最深刻的那一次,就是一位有曾參加過比賽還小有名氣的健美先生,說什麼也要穿上表演用的三角褲,但在我朋友的三寸不爛之舌下,還是說服他,讓他先答應了先來當那一次的人體模特兒。
也因為是那名模特兒名氣的關係,要繳比平常更多的模特兒鐘點費用,不過也因為他的肌肉名氣響亮,所以吸引了比平常還要多的肌肉同好,加入當天的課程。

這一位健美先生的年紀聽說大概才二三歲,就聽說已經有四五個比賽冠軍的頭銜;而在那天傍晚的六七點的時候,八九個參與者就已經準時抵達就座不到數百尺左右的教室,原本就已經堆放了許多的雜物,加上了這些臨時來捧場的同好,更顯擁擠。
不久門鈴響起,進來了一位穿著全套運動服的男子開門走了進來,他的膚色黝黑,看起來十分陽剛而肌肉發達。
「大家好!我是今晚的模特兒。」健美先生有禮貌的向大家敬個彎身禮,這位健美先生,頭皮像是剃光後才留長的感覺,短短的三分頭,頭皮還有些青,但卻是相當的俐落的髮型。
他的身高差不多170CM左右,不是挺高;但從他穿衣的感覺來看,但是卻長得相當的肉感而壯碩。因為時間已經到了,我那一個朋友就對大家說,就開始吧,並且請他準備上臺。
「是!」健美先生回應說,因為那間教室不大的關係,他並沒有刻意迴避,就在房間的角落裡,放下了背包,矯健而俐落的脫下了身上的夾克和T恤,接著掙脫了球鞋,把腳踝上的白色厚棉襪拉扯了下來,塞進了鞋筒中。
接下來他毫不猶疑的脫下了褲子,而在健美先生的長褲裡已穿上了一件布料不多的紅色三角褲,在那塊小布得可憐的布料中,可以明顯的看出陰莖朝向左邊彎曲。

只見他刻意的轉身面向牆壁,很快的拉開泳褲,很快的將手伸進褲襠中,很快的把他自己的睪丸和陰莖擺放的正些,然後很快的又轉過身來,裝作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似的,面對著教室中的一群餓狼。
健美先生沒說什麼就直接站上了木製的平台,赤腳踏在空心的木平台上,腳跟和平台的撞擊,發出了沈重的響聲。他站定後就立正直站,雙手微微外張,眼神向前方,像比賽般神聖的姿勢,眼神的焦距像直視著遠方一樣。
大概是緊張吧,他的呼吸都聲還可以聽的很清楚,還可以隱隱約約的聽到他的心跳聲。他的頭身比相當的完美,大概是頭髮很短的關係吧,仔細欣賞他的五官,他有一付很陽剛味的臉龐,保持的很乾淨,這種長相第一眼就給人很好的印象,也不愧是有得過獎的有名選手。
我那朋友隨意的用筆指著這位健美先生身上一些局部部位,假裝的講解了一會人體繪畫的重點及技巧後,要求他擺出指定展示胸腹肌的姿勢,用手上的筆不斷的戳著身體各部位。
筆尖若有若無的戳到了那位健美先生的下體,可能是敏感,他只是脹紅著臉,臉上仍勉強帶著一絲彊硬尷尬的職業性微笑。這時所有與會者的眼睛都目不轉睛的盯住那有如雕像般的身體,大家在第一時間裡並沒說什麼話。
可能是因為天氣熱或是比賽的姿勢似分的耗損體力,我那朋友才不過講解了10分鐘,這位健美先生的身體上的汗水滴已經在投射燈光下清楚可見。全體人員立即使用畫架、寫生簿和鉛筆,假裝在描繪健美先生的身體。直到擺出大約15分鐘的時候姿勢,有個人打破了沈默。

「我有問題!可以請他脫掉內褲嗎!」有個人舉手發問。總算打開了沈默,大家都笑了出來,紛紛隨著起哄,畫室裡本來看似嚴肅的氣氛馬上變了。健美先生似乎被這句話驚嚇到而面有難色。
「對啦!快脫啦!又不會少塊肉!」,「不會怎麼樣啦!當作是在家裡就好啦!」,「身體這麼勇!作點好事讓大家欣賞啦!」,「在場都是男人,有什麼好怕的?」 ,「大概是還在室吧!會比較害羞!」大家一衆品評說。
「今天的模特兒真的比較內向吧!」,「你看的小弟弟被壓在小小的空間一定很不快樂,快讓他出來見客人啦!」,「可能還有包莖吧!」,「怕什麼,我們不會把你吃掉!」,「我們當兵時還不是天天脫光衣服洗澡!」。大家看了他在場一陣笑鬧,說來說去還是要健美先生把泳褲給脫了。
而在大家的言語激將下,可以明顯的發現健美先生的下體慢慢的有些脹了起來。大家一言一語,健美先生漲紅了臉,表情十分的躊躇,回頭看著我那朋友。
「幹麼磨磨蹭蹭的。這裡大家都是男的!你不要太計較!時間保貴!」我那朋友站在健美先生的背後命令著他。「真的要脫掉嗎?」健美先生躊躇的問著。
「你當來這裡是到游泳池曬太陽啊?是男子漢就爽快的脫掉!」我那朋友大叫喝令一聲。健美先生在這樣的狀況下仍僵持了好一會,卻沒有動作,他大概也很猶慮吧。

突然我那朋友從他背後,迅速的將他的紅色的小泳褲脫到膝蓋下,健美先生的生殖器就這麼的完全的曝露了出來。只見健美先生臉色變成豬肝般的紅色,全身彈了一下後,卻只是繼續擺出展示腹肌的姿勢,沒有特別的動靜。
健美先生黑色陰莖和和未割過的包皮真的有點彎曲,微微充血,在全身的顫抖下跟著身軀不斷的晃動,二個的飽滿的睪丸沈甸甸的掛在陰莖下,陰毛剃的十分的整齊清爽;而脫去了內褲後,在重點區域上,留下了一塊三角形的白色皮膚。
「不賴哦,很大支哦!」,「啊!這樣多好,對你小弟弟好一些!」,「你的小弟弟很黑哦,有見過世面哦!」在場的人這時也不知道是安慰他還是取笑,不斷的引發在場所有人的大笑鬧聲。
這時全場都將注意力放在他的生殖器上。我那朋友悄悄繼續扯下掛在膝蓋上的內褲,此時健美先生也不得不抬起腳,讓他取下雙腿間的紅色泳褲。
只是那條泳褲被取下後,我朋友似乎並沒有要還他的意思,在大家都在注意健美先生的下體時,就偷偷的塞進他自己的口袋裡了。
「啊!這裡好複雜,我要到前面看的仔細一些!」有位座在後排的人兄,邊說邊走到健美先生的面前,仔細的盯著健美先生私密的陽具正在部分檢查。他的臉幾乎湊到健美先生的下體上,似乎還在聞他的陰部的味道。

「嗯!不錯!洗的很乾淨,味道香香的!」這位人兄回應說,健美先生卻只能仍然裝著沒看到的樣子,被脫掉泳褲後只得被一群人不斷的逗弄和屈辱,強忍著仍擺出職業般僵硬的微笑。
可能是形勢所逼,健美先生並沒有發作、仍然強作鎮定的擺出要求的姿勢。可是可以明顯發現,健美先生全身似乎不斷的抖動,心理似乎相當的憤怒。
不一會位在最前面的中年人對著身邊的另一個人說「啊!他的老二歪歪的,朝向左邊,這種懶較就是左宗棠吧。」,「是啊!不過龜頭蠻大的,顏色也漂亮。」另一位人兄回應說,「包皮太長了,為什麼沒有割掉咧?」亦有人問,健美先生表情像是苦笑著並沒有回答。
突然有人大喊說「…大家來快看看他的老二,我覺得他好像快要勃起了哦。」,其他人的者也附和著,一群人都擠向了平台前。
「對!他要勃起了!」,「真的也!可能是年輕人都會比較敏感沒有辦法的控制!」,「可能是被看著想著和什麼人在作愛吧!」,「年輕真好啊!」,「不過真的有點太彎了說,硬起來真的蠻醜的,不過好像可以開刀治療!」在場一群人正七嘴八舌般討論一番。
「我…我想要上個廁所!」正當大家紛紛你一言我一語的耶諭著健美先生時,健美先生開口了。「廁所在那邊,快去快回啊,全部人都等你一個!」我那朋友交待道。

「不用關門了,反正都脫光了,沒什麼可以遮的!」有人說這一句,全場又是一陣笑鬧。健美先生踏著赤腳,下體的肉棒很明顯的已經腫脹了起來,尷尬的用手摭擋著,跳下了木平台,沒走向廁所,卻轉身走回衣物堆,想找些什麼,沒找到,拿起褲子想穿上的樣子。
「我想順便先抽根煙!」健美先生說,「幹什麼!幹什麼!想要走人啊?」,「不要浪費時間了,今晚花錢請你來可不是這樣來看你表演穿衣服的,忍一下,再一個半小時就過去了!」有人呼叫喝令健美先生說。
僵持了一下,健美先生不得已只得先放下了那條運動褲,就走進了廁所,結果他也真的就沒有關門,直接一站定對著馬桶小解,過了許久,才聽得洪亮的落水聲,響遍了整個房間,因為馬桶就在門前,大家的視線都注視著健美先生強壯而赤裸的倒三角背影瞧著。
「這個傢伙膀胱有力哦!」,「看看!這連褲子都不用脫多方便!」外面又是一陣的耶諭。他尿完後,在健美先生彎下頭,很子細的確定龜頭上沒有的尿液,走到洗手台邊,洗了把臉,他似乎很緊張,盯著鏡子中的自己出神,似乎在想事情。
只是還沒一會就有人在催他了。「快點出來!大家都在等你!」在場有人說,健美先生全裸著身體,慢慢的又走回到平台上,再度將雙手抱頭,擺起健美姿勢,此時雖然他的陰莖已消腫了,但此時場內氣份與先前已大不同了。
這時,我那朋友開口說「其實勃起是男人很正常的現象,你可以不需要硬撐,全部硬起來畫面會更好看些!」,在場的所有人都同意這個說法,紛紛要要求他再大膽一點。

「男生啦!大方一點!」,「硬撐對身體不好哦!」,「不要聽剛剛他們亂說,你的懶較其實很漂亮!」,「不要像有些人一樣,想硬都硬不起來了,結果還跑去吃什麼威爾剛!」,「年輕人血氣方剛,該硬的時候就要硬!」一眾人又在起哄說。
「要不要來幫你?」說話的同時有一隻魔手伸了出來,就拈著健美先生的陰莖和龜頭開始搓弄,想要把他的龜頭脫出包皮,但才一觸碰的同時,健美先生的身體像是受到驚嚇,全身劇烈的跳了起來,就轉身想要擺脫這突來的羞辱。
「幹!他媽的!老子不幹了!我錢也不要總可以了吧!」健美先生大喝說,聽得他這樣說,我們知道他的理智己經崩潰,還不斷的聲咒罵了好幾聲。而健美先生立即下了平台,就轉身走到脫下衣物的地方,似乎準備想走人。
「大家阻止他,別讓他就這樣走了!」我那朋友命令道。健美先生一時間找不到被我那朋友強迫脫下的內褲,似乎決定不要了,荒張間先拾起了運動長褲,正還沒穿上時,五六個人就已經一起圍了上來,把他圍在房間的角落。
即使他的身體健壯,要能擺脫五六個男人他還是沒有勝算,一瞬間,有人抱住了腰,其他人則一人兩手抓住了健美先生的四肢,令他不得動彈,這時健美先生右手還抓著運動褲,無力的要掙扎穿上,一邊用粗壯的手臂推開眾人,想要強行脫離這個房間。
「滾開~~!」健美先生發出恐懼和忿怒交織的咆哮,但有人很快的撿起他塞在球鞋裡的白襪子,塞進了他不停發出怒吼的嘴中。「嘸~~!」最後卻只能無力的怒吼!

「把他綁起來好了!」有個人提議,接著不知從那裡取來了粗麻繩,在幾個人的合力下,綑上他的左右手腕,接著用力一拉,雙手就固定在身後了,只見健美先生手上還抓著的運動褲沒放開,我那朋友接著彎下身繩索很俐落的一套,又用力的一拉,一雙健壯的粗腿也就這麼強迫的合攏了起來。
這時健美先生已失去重心,重重的躺倒在其一人身上,可是全身仍不斷的掙扎,那人扶著健美先生的身子讓他慢慢倒在地上,可是全身仍不斷的想要掙脫草繩,可是卻途勞無功。
「把他抬到大桌上去!」有人提議道。於是大家合力把健美先生抬到大桌上,這時已經有人開始伸出魔手,不斷的撫摸著他的肌肉、有人玩弄他的睪丸、並讓龜頭從包皮中露出來。
特別是有個傢伙似乎喜歡健美先生的龜頭,不斷的撫摸著。還有一人機的拿起相機,不斷的為受到驚恐的健美先生拍攝裸照,而健美先生的下體,受到刺激忍不住越來越堅硬的挺起。
健美先生先是被仰放在平台上,我那朋友很熟悉繩子的用法,先是用力的將他放了側身,接著抓著健美先生的放在背後的手,調整了一回反綁的結,接著拿了一支棍子,撐開了他的雙腳固定住,並讓健美先生雙腿彎立起來,開始用草繩將他的整個人固定住,完成後這時他也竟已沒了反抗的意思。
他的頭卻偏向一旁,似乎不忍心看見自己的身體竟淪落到變成眾人玩弄的玩具,而且還有好幾雙手不曾間斷的在身體和四肢上游移,有個人甚至不斷的為他打手槍,因為龜頭受到不斷的刺激,他的龜頭已經開始分泌一些液體,摸著摸著,竟從龜頭處拉出了一條長長的透明絲線。

「分泌好多!」,「這條陰莖真的很彎!」,「這個身體很粗勇,肉質看起來很好吃!」,「應好該幾天沒打手槍了,很硬哦!」一眾人回應說,有人把運動襪拿從口中取出,健美先生原來的怒罵,已變成低聲的喘息,像是在哭泣!
「我們來幫他矯正陰莖吧!」又有人提議了。大家都說好,於是眾人讓了讓位,我那朋友塗了一些油料在他的龜頭上,又從身後的箱子中取出一根支金屬的細棒子,慢慢的從他的馬眼中,插入他又彎又硬的陰莖裡。
只看到那健美先生一看到有人要玩他馬眼,就驚恐的開始掙扎,隨著細棍刺入進了他的陰莖時,很明顯的可以看見他全身的肌肉上浮出了很粗的青筋,還有臉部表情猙獰而扭曲著。
「痛~!」才刺了一半,細棒因為他陰莖的彎曲而無法再進入,這時攻勢暫歇,健美先生總算可以大聲的呻吟出聲音,大力的喘著氣,眼角己湴出了幾滴的眼淚。「是男人的話就要忍著!這麼壯的身體還忍受不住,怎叫男人!」我那朋友對他斥喝著。
「今天不是人體素描模特兒而已嗎!」他的語氣裡呻吟還是怒吼已經分不清了。「放心吧,錢我們會照付的,我們只是想要錢花的心甘情願。」我那朋友回答說,「求你們放了我!錢我不要總可以了吧!」健美先生求饒說,「是男人就不要說這不爭氣的話!」我那朋友拒絕說。
他的尿道口受不住細棒的穿刺,他的陰莖終於因為劇痛而軟化擴張,細棒最後終被刺了進去,像是進入了膀胱裡。「噢~~!」隨著我朋友刻意的將金屬棒不停的轉動,全場只聽到健美先生的不斷發出殺豬般的哀嚎慘叫,在大桌上不斷無意義的扭動著健美的肉體。

健美先生臉色紅成豬肝色,額前脖子佈滿青筋,十分痛苦,眼睛睜的像瞳鈴一樣大。插入細棒後,接著我那朋友開始又為他摩擦陰莖,逐漸勃起的陰莖看起來果真比較挺直了一些。可是健美先生卻忍不住持續的怪叫,又有人把他的襪子塞進了他嘴裡。
然後幾個扶著健美先生把整個人被翻了過來,讓他變成呈現跪趴的姿勢,這時他的肛門就曝露了出來,四周有些肛毛,我那朋友又塗了一些凡士林,又拿了一支電動按摩器,打開開關後,慢慢的塞入他肛門中。
健美先生的肌肉、全身不斷的痙攣,喉嚨仍在試圖著發出哀嚎聲,也不知他是爽還是痛了,因為他的陰莖則被另一位老兄把持著,激烈的搓揉,還有一位人兄則忠實的用相機記錄著這一切,特別是他的臉和下體,拍了許多的特寫畫面。
我那朋友這時很快的抽出了細棒,不一會健美先生的陰莖上,不自主的像火山爆發一般,噴出大量的精液。最後,在場的所有人對了這位健美先生的身體作了什麼,大家就自行想像吧。
而在那件事不久之後,我在一個健美網站上還看到有人登出了那位健美先生在比賽時的照片,照片上還展現出一付自信的笑容。不過在我看到那些的照片時候,心裡想到的卻是他那天的驚恐表情,心裹是多麼的興奮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20415w 的頭像
w20415w

書店的家

w20415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